英雄

--謹以此文紀念在中共鎮壓中歷盡苦難的法輪功弟子

2009-06-20 10:50 作者: 歸雲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本文為法輪功學員來信投稿,內文描述監獄場景較為恐怖,請讀者慎入)

引子

十年以前,對於在中國長大的我來說,"英雄"這個詞語,似乎只是存在於久遠的歷史之中。每當我從史書或者藝術作品中看到那些歷代的視死如歸、舍生取義的豪言壯舉,我都會被深深的震撼,被中華文明中博大的精神內涵折服,內心油然生出一種豪邁的民族自豪感。

然而,當把目光轉向大陸的現實世界,我感受到的只有頹廢和失望。中共長達幾十年的統治下,已經把中國人變成了大大小小的精神上的奴隸。在人們的心目中,良知、骨氣和正義似乎像是被層層沙土掩蓋起來。不知中華民族骨子裡所存的正氣浩然的精神何時才能重新展出來?

直到十年前,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千萬法輪功弟子不懼危難、無怨無悔、前仆後繼的到天安門抗議、電視插播、控告江澤民、傳《九評》、促三退,以至在中共監獄高牆內用生命和鮮血維護"真、善、忍",才使我真正看到了中華民族又從新挺起了脊樑,一股英雄之氣又一次在中華大地上升起。

我慶幸,此生走入了法輪功。在中共的殘酷迫害中,我也曾經度過了四年的監牢生涯。在這四年中,曾經見證了法輪功弟子無數的英雄事跡,經歷了無數震撼人心的時刻,如果一一記錄下來,也許足夠寫一本書。這裡就僅僅摘錄其中幾個片段,以此銘記那段英雄們用鮮血寫就的歷史。

一、壯士

對於法輪功弟子而言,進入中共的勞教所或者監獄,所面臨的最殘酷的一件事就是"轉化"。所謂"轉化",或者叫"感化",其實和中共歷次運動一樣,只是用"無產階級專政手段"對民眾實施肉體和精神摧殘的代名詞而已。這種"轉化"中,包含著所有世人能想像出來和想像不出來的各種精神折磨和各種酷刑。然而,不論其如何殘酷,都無法動搖那些堅定的法輪功弟子。甚至有很多弟子,不但無懼各種酷刑,還要不時的振臂一呼,奮起反抗。這種錚錚鐵漢,就是那些惡警和刑事犯,也從心底忌憚和欽佩,雖然嘴裡把他們貶的一文不值。

在我的記憶裡,劉成軍就是這種壯士中的一個。

初見劉成軍,是在長春一個勞教所的禁閉室裡。所謂禁閉室,也就是一個個狹小的鐵籠子,被稱為"牢中之牢",是用來關押和折磨牢中再違法的犯人的。對法輪功而言,自然就是關押其中敢於反抗的弟子的。我是先進禁閉室的,記得好像是因為公開煉功。在同一間屋子裡,緊挨著我,還有一個禁閉室,起初是空著的,幾天之後,又關進了一個國字臉、身材魁梧的漢子,那就是劉成軍。他關禁閉的原因據說是"不服從管理",其實就是因為出手阻止刑事犯牢頭毒打其他法輪功弟子。

我和劉成軍,就在這同一間屋子裡,一起關押了大約一個月。在這一個月裡,我們曾經一切吃,一起睡,一起煉功,一起在會場抗議,一起受刑,一起高歌,度過了一段難忘的時光。

記得有一天,我和他上廁所回來,忽然外面一陣騷動。我們馬上意識到:這是法輪功弟子在反抗勞教所的暴行和"轉化"。劉成軍當機立斷,立即在禁閉室裡盤腿煉功,響應外面的弟子,我也趕緊盤腿坐下。我們很快被刑事犯們架了起來。隨後就進來了一個黑黝黝的警察,一邊出言侮辱,一邊手提高壓電棍往我們的頭和脖子等敏感部位招呼。也許是對劉成軍有幾分懼怕,他的電棍往劉成軍身上點了幾下,就把進攻的重點轉向了我。直到聽到劉成軍的一聲大喝"住手",他才惱羞成怒,轉身溜出了禁閉室,臨走時惡狠狠的留下一句話:"早就聽說你小子挺有綱的(東北話,有骨氣)。你等著,今天讓你嚐嚐勞教所的‘專政手段'!"

過了一段時間,劉成軍就被架出去了。又過了一會兒,走廊外面隱約傳來了他的慘叫聲。又過了不知多長時間,他才被架回來,或者說是被拖回來的。那時他已經臉色蒼白,站不起來,說不出話了,但是精神依然矍鑠,雙目依舊炯炯有神。等到能開口說話的時候,他就開始給我們輕鬆的講起受刑的過程:幾個惡警扒光了他的上衣,把他踩在地上(因為人體在高壓刺激下會彈起),用四五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他的全身,直到警察都累壞了,電棍的電池也全都沒電了。他說其實自己並不想喊叫,那只是高壓電流激發的生理反應而已。

在勞教所的那種恐怖的高壓氛圍中,獄警手中高壓電棍的火花一閃,就連那些平時好勇鬥狠的刑事犯都會心裏打哆嗦,更不用說領受幾根電棍的萬伏高壓電擊全身的那種無法想像的痛苦了,那他們肯定會馬上"滿嘴說胡話,跪地求饒"(這是一個犯人的原話)。而劉成軍似乎不當一回事,這讓所有的刑事犯們佩服的五體投地。就連那些對他動過刑的警察,從此也對他心存忌憚。

所以,打那以後,我倆這個禁閉室的屋子,只要沒有什麼"太出格"的事情,幾乎是沒人管了。白天或許還要裝裝樣子。等警察晚上一下班,這個本來應該是勞教所最受限制的地方,卻成了大樓裡最自由的空間。劉成軍和我,負責看管禁閉室的刑事犯,還有一些來"串門"的牢頭之類的,無所顧忌的山南海北的大聲聊天。那個看管我們的刑事犯,甚至捧來了一摞《讀者》、《知音》之類的雜誌,聊天累了的時候,就給我們倆讀雜誌。挑的也都是那些褒揚人間真誠善良的故事,讀完了陪我們一起感動,或許是平時的表現觸動了他們原本善良的一面吧?那時候,這個人間最陰暗的角落,卻充滿著春日的和暖與清透。

有時候,劉成軍會豪情大發,手攀著禁閉室的鐵門,放聲高歌一首《男兒當自強》,嘹亮的歌聲會在整個走廊裡迴盪。這讓我羨慕不已,於是開始跟他一句一句的學唱。如今,那首歌的歌詞和曲調我已經記不大清了,但是劉成軍那昂首高歌的豪氣卻永遠的留在了我的記憶中。

二、 緊張的批判會

這裡說的批判會,就是勞教所舉辦的一些所謂"專家講座"、"已轉化學員的演講"、"慰問演出"之類的,雖然花樣百出,目的卻只有一個:"批判法輪功",這個自然是堅定的法輪功弟子們無法接受的。所以,每次開批判大會的時候,最緊張的往往是勞教所的警察。

熟悉歷史的人都知道,在歷次運動中,批判大會上的被批判者,沒有幾個敢說一句話,甚至抬一下頭。但是在中共的監牢中,幾乎每次批判法輪功的"大會"都有法輪功弟子無視毒打,拍案而起、拚死抗議。所以,每次批判大會,警察都要"精心組織",特別是有上級或者媒體記者參加的,更讓他們緊張萬分。因為這種大會,很多都是那種對法輪功的所謂"關懷"行動,用來欺騙社會的。

給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一場所謂的"轉化學員現身說法"。勞教所為了"不出意外",給台下的每個法輪功弟子配備了兩個負責看管的刑事犯,一左一右將弟子夾在中間。同時,勞教所所有的年輕警察都全副武裝--頭盔、武裝帶、電棍、膠皮棒,圍在會場四周(據說這些裝備還是為了專門"對付"法輪功購進的)。

然而,當第一個演講者的言語中辱及法輪功的時候,還是從會場的後排傳出了一聲高呼:"你在污蔑大法!" 說是高呼,其實聲音並不是很大,雖然喊話的人盡了全力,因為他當時一身被毒打的舊傷未癒,頭上還纏著紗布。這名弟子,我至今還清楚的記得他的名字。他當時之所以被安排在後排,就是因為已經被列入了"危險分子"的名單。

呼聲過後,不斷的有弟子掙脫刑事犯,高聲抗議或者退場,整個禮堂很快亂成了一團。警察和刑事犯的喝罵聲,桌椅的碰撞聲,拳腳、棍棒觸及皮肉的劈啪聲,弟子們倒地的撲通聲,響成了一片。混亂中,我也因為退場抗議被拖出會場一陣毒打。等到所有抗議的弟子都被拖離會場以後,剩下的觀眾已經不足一半了。" 現身說法大會"最終只好草草敷衍了事。

三、 悲壯的抗爭

中共的監牢,對法輪功弟子而言,是真正的人間煉獄。不止是每年數次的"轉化攻堅",而且這種"轉化"的恐怖高壓會經年累月的積壓。在長期的精神壓力和酷刑折磨中,即便一個小小的勞教所,也幾乎每個月都有人傷殘、精神失常甚至痛苦的離世。所有這一切,僅僅是為了把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弟子"教育"成違背良知、放棄信仰的精神奴隸。

而勞教所的警察和刑事犯中的流氓人渣,在中共"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密令唆使下,在中共層層下達的"政策"的威逼和利誘中,早已異化成了毫無人性的野獸。我記得曾經有一名獸警公開叫囂:"現在打死你們比打死一條狗都簡單。打死狗還要給狗主人賠錢,打死你們就直接扔到火葬場火化。"

對這一切,最痛心的自然是處身其中的法輪功弟子。在我那段記憶中,為了維護自己的信仰,挽救受難的同門弟子,監牢中的弟子們從開始的集體絕食,到後來的跳樓抗議,從來沒有停止過悲壯的抗爭。

寫到這裡,我首先要聲明:中共宣傳的所謂"法輪功自焚升天"純屬栽贓和無恥的謊言。不用說中共製作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如何的漏洞百出,單就所謂 "自焚升天"的說辭本身在法輪功弟子看來都是可笑之極。而在監牢中的這些極端的抗議行動,只是在中共製造的這種極度恐怖和封閉的環境中採取的抗爭策略而已,而且抗爭的目的也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他人的安危和共同的信仰。

其實,不論監獄裡如何邪惡,他們所能掌控的只是在這與世隔絕的勢力範圍內,而面對世人的輿論,他們還是非常心虛的。惡警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發生無法向上級和外界隱瞞的"事故",從而導致他們的惡行曝光。一旦這種事情發生,他們就要面對來自社會和親友的指責,來自上級的處分(當然處分的主要原因是 "處理不當,隱瞞不力"),來自權力爭鬥中對手的壓力。

勞教所對法輪功弟子們殘酷"攻堅"的時候,一定會封閉勞教所,停止弟子們的接見,切斷他們和外界的一切聯繫。此時能制止迫害的最有效的手段之一,也許就是製造"事故",公開抗議。因為他們對"事故"的處理,往往就是所謂的"減壓緩解矛盾",停止迫害,哪怕只是暫時的。而即便是要獲取這暫時的"和平 ",也需要弟子們付出巨大的犧牲。

記得上文中那個在大會上拍案而起的弟子,也曾經有過一次在勞教所的跳樓抗議。據說,當他躲過警察和刑事犯的圍追堵截,跑上大樓外部樓梯的時候,那個負責"轉化"的副所長也慌忙跑到樓梯下,臉都嚇青了。當跳樓事件發生後,跟著也就是勞教所的上級-- 司法局的調查和處理,然後勞教所不得不停止了"轉化"高壓。而這名弟子付出的代價就是內臟受損,腿上植入了鋼釘。

自此以後,這個外表文靜柔弱,內心卻無比剛烈的小夥子,就成了勞教所裡的警察都害怕的對象。以至於在長春的勞教所最邪惡的一次"轉化攻堅"開始之前,勞教所所長都要親自找他談話:"我知道你小子頑固的很。我向你保證:這次‘攻堅'是別人的事,這段時間你‘飯照吃、覺照睡',肯定沒人找你。" 當然談話的目的很明確:這種人即使把他打死也不會寫"轉化書"的,倒不如假裝關懷示恩,博取同情,免得警察們在勞教所折磨其他弟子的時候他給他們"製造麻煩"。

不過這種暫緩之計自然沒有起任何作用。此後歷次"攻堅",這名弟子總是要給他們製造一些"事故",著實讓惡警們頭疼不已。別的"不轉化"的法輪功弟子勞教期滿的時候,都要有一個所謂的"加期"懲罰,而他到期的時候,勞教所迫不及待的把他"踢"了出去。

結語

如今,這些我曾經相識的英雄,早已與我天各一方,有的已經永遠離開了我們:劉成軍,那個曾經錚錚的鐵漢,因為2002年在長春有線電視上插播天安門自焚真相,成為惱羞成怒的江澤民"親自關心"的重犯,被中共綁架後,經歷了數載非人的折磨後,在吉林監獄中離世;劉海波,那個曾經在批判會上拍案而起的醫生,在 2002年長春插播後的殘酷抓捕中,被中共獸警用高壓電棍插入肛門電擊內臟而死;劉博揚,那個曾經冒著生命危險從中共"洗腦班"走脫的年輕人,後來又被綁架,歷盡酷刑依然不吐一言,最後長春公安將他刑訊致死後,從高樓拋屍馬路上,誣陷他自己"跳樓升天",然而他的家人看到的屍身上仍然殘留著用鐵絲穿出的孔洞......

然而,我堅信,當陰霾散去,萬象更新,"真、善、忍"的光輝從新普照大地的時候,這些英雄的名字必然會銘刻史冊,萬世流芳,永遠激勵後人。

註:此文只是記敘一段歷史,文中所述請讀者萬勿效仿。只想告訴讀者"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中共做不出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