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和三峽工程的關係

2009-07-02 21:10 作者: 王維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紀年史」中的空白頁

在書店裡購買了一本《偉大的歷程--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的書,作者是顧亞奇、常仕本、章曉宇。這三位是《大國崛起》、《復興之路》這兩部電視劇的撰稿人。這本書一反「當代人不修史」的習慣,以紀年史的方式記錄了從一九七六年到二??八年在神州大地發生的改革開放三十年的歷史歷程。但是在這本號稱「以真實為最重要原則」的書中,在一九八九-一九九六年這一篇,沒有記錄發生震驚世界的「六四」天安門事件,而這個事件對後來中國的政治經濟社會的發展產生了本質性的影響。沒有記錄「六四」天安門事件,這是筆者意料中的事情,但是,十分出乎筆者意料的是,在這本三十年的「紀年史」中,竟然也沒有記錄這個讓中國四代領導人最引以為傲的長江三峽工程。

鄧小平一生的兩大錯事

從表面上看,三峽工程和「六四」天安門事件是兩件沒有關係的事件。是李銳先生第一個把三峽工程和「六四」天安門事件聯繫在一起。李銳先生說,鄧小平一生幹過兩件大錯事,一是「六四」天安門事件,一是三峽工程。

一九八二年,鄧小平給三峽工程開了綠燈,表態說,我贊成(三峽工程的)低壩方案,看準了就不要動搖。一九八四年中共中央、國務院成立三峽工程領導小組,由李鵬出任組長,這也是中共的老一輩準備把政治權力轉交給下一代的一個開端,也是利益集團利用權力豪奪經濟利益的一個開始。一九八四年國務院原則批准了三峽工程。但是這個決策遭到海內外的強烈反對,特別是全國政協委員的強烈反對,因而發生了眾多政協委員大鬧政協大會的事件。雖然反對的最主要理由是三峽工程沒有經過工程可行性論證,還只是在科學技術層面上挑戰中央決策,但是其核心是希望中國走上民主、科學決策的道路。這畢竟是對共產黨絕對領導的第一次挑戰,這一點,鄧小平看得很清楚。在一九八六年趙紫陽視察三峽地區回來後向鄧小平匯報時,表現出擔心三峽工程可能在全國人大投票時無法得到多數票的憂慮。鄧小平一語道破:三峽工程決策是政治問題,上三峽工程會有問題,不上三峽工程問題更大。

一九八六年中共中央和國務院決定進行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這是中國自一九五八年大躍進之後,第一次重新引進工程可行性論證機制,也是作為中共中央和國務院「重視、尊重科學」的具體表現。這不是鄧小平思維的轉變,而是出於黃河三門峽工程失敗的教訓,鄧小平不想一人承擔錯誤決策的罪名。

知識份子在三峽工程上的叫號

從一九八二年到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這段期間中,三峽工程反對派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在三峽工程決策上向鄧小平的獨斷專行叫號。這段時間他們組織考察,在報刊雜誌上發表文章,出版書籍。三峽工程反對派包括了社會最廣泛的階層,有科學工程技術人員、文藝工作者、作家、退居二線黨政領導人、學生、工人、農民和一般的市民。三峽工程反對派希望共產黨能良性地走上民主決策的道路。他們中間的大多數也不是以反對派的身份出現,而是以「緩建派」的身份出現。一九八九年二月二十八日,戴晴女士主編的《長江,長江》一書正式出版,並在北京召開發布會。政治評論家吳國光為《長江,長江》撰寫序言,稱中國知識界在三峽問題上的發言,可以說是重大的歷史性行動,它好比是向傳統政治體制及其權威扔下一隻白手套,意味著:叫號--也就是挑戰:你對民族負責嗎?

利用六四打壓三峽工程反對派

不久,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市民向鄧小平發出了更響亮的叫號。學生的請願活動,使得原計畫的三峽大壩工程可行性報告成果匯報大會流產,報告未能如期在此時上報國務院。當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被軍人坦克趕回校園之後,中共於一九八九年七月十四日,以「天安門動亂」幕後黑手之名,將《長江,長江》一書的主編戴晴女士抓入了秦城監獄,並以株連九族的方法,通過鎮壓「六四」民運,打壓三峽工程反對派。彙集了三峽工程反對派意見的《長江,長江》,被指「為動亂與暴亂作輿論準備」而被列為禁書,從書店與圖書館撤下,並被焚燒銷毀。《長江,長江》書中文章的作者以及被採訪者,要在政治上接受審查。自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至一九九八年長江洪水期間,中國媒體只發布過一篇反對三峽工程的文章,這是錢偉長寫的,從海灣戰爭看三峽工程。事發後,錢偉長專程到三峽壩址道歉。

三峽工程成為黨內鬥爭分水嶺

一九八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把長江三峽壩址作為上任後第一個出訪視察目的地。當月二十五日回京,立即前往醫院看望李鵬,談及視察長江的印象,認為必須讓三峽工程上馬。至此,三峽工程便成為中共黨內鬥爭、站隊劃線的分水嶺。

胡耀邦、趙紫陽在下臺之後,都表示在位時對三峽工程的保留態度,面對鄧小平對三峽工程的支持,他們的辦法只是拖,推遲三峽工程的決策。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日至二十一日,江澤民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作出建設三峽工程的決策。但是政治局常委會對於三峽工程是否能在全國人大獲得半數通過,仍然沒有把握。江澤民自告奮勇地要到兩會的黨員幹部會議上去做動員報告。三月十八日,江澤民在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會議期間,舉行「兩會」黨員負責幹部大會,針對三峽工程講了兩個多小時。江澤民說,黨中央和他都對三峽工程投了贊成票,要求「兩會」黨員代表以及委員,同黨中央在思想、行動上保持高度一致,支持三峽工程。興建長江三峽大壩工程,是中國共產黨第三代領導人,立志實現毛澤東「高峽出平湖」的宏願。

一九九二年四月三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批准了三峽工程,贊成票一千七百六十七票,反對、棄權和未按表決器的一共八百六十六票,贊成票佔三分之二,這和全國人大中中國共產黨黨員代表比例基本一致。這是用黨的決定和黨的紀律左右全國人大的決策。

三峽水庫蓄水後問題浮現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八日,三峽工程實現大江截流,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和當時的總理李鵬率領中央到地方的高官到場祝賀,聲勢浩大。

二00三年六月三峽水庫開始正式蓄水。三峽水庫蓄水之後,長江三峽工程的問題逐漸浮現出來。

經常被問及的問題是:長江三峽工程是否會成為第二個黃河三門峽工程?筆者的回答是:黃河三門峽工程的歸宿是立斬,長江三峽工程的結局不是立斬,而是凌遲:慢慢地死,長期地受罪。

第一個問題是在三峽水庫上游建設水庫大壩並不能解決三峽工程的淤積問題。第二個問題是到二??九年,滑坡和岩崩的地質災害點已升至九千三百二十四處,而且災害點的增加將持續百年。

而最令人擔憂的是,如果暴雨、洪水、地震、滑坡、泥石流和岩崩在三峽庫區同時出現,就會像四川大地震時一樣。如果大震發生,災害後果將超過五.一二大地震。

現在上天在凌遲三峽工程,中國人將長期受其害,這凌遲之痛苦能夠忘記嗎?

来源:爭鳴7月號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