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中:淺析成都奪命公交車調查 (圖)

2009-07-06 07:01 作者: 劍中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有多少無恥可以重來--淺析成都奪命公交車調查

一個擁有多處房產、衣食無憂的百萬富翁,何以到了成都警方眼裡,就成了窮困潦倒的縱火嫌疑犯?

7月2日,四川省公安機關通報,成都"6·5"公交車燃燒案已告破。警方查明,此案是一起特大故意放火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張雲良已當場死亡。6月5日8時許,在四川省成都市三環路川陝立交橋進城方向下橋處,一輛9路公交汽車突發燃燒,造成乘客中27人死亡、74人受傷。

然而,細看警方的調查結論,不禁讓人疑竇叢生:

警方介紹,62歲的江蘇省蘇州市人張雲良嗜好賭博,長期不務正業。2006年到成都後一直沒有正當職業,主要經濟來源靠女兒資助。2009年,女兒因其又嫖又賭,減少了給他的生活費,張雲良遂多次以自殺相威脅向家人要錢。6月4日,其與女兒通話中表示"明天我就沒有了"、"跟別人死的方式不一樣"等內容。6月9日,其家人收到了張雲良案發前從成都寄出的遺書。

早在6月14日,《姑蘇晚報》即發表《成都公交車燃燒事故遇難者中有蘇州老鄉》,這樣介紹張雲良:"老張今年63歲,一直都在成都做生意"。

7月4日,《揚子晚報》披露:張雲良在老家蘇州陽山花苑小區擁有4套住宅,有的出租,有的乾脆空著。(《成都公交車縱火案嫌疑人張雲良已離開蘇州20年》)

那麼,張雲良究竟是"一直沒有正當職業",還是"一直都在成都做生意"?"一直都在成都做生意"的張雲良,經濟上會拮据到"多次以自殺相威脅向家人要錢"?又嫖又賭、一貧如洗的張雲良竟沒有變賣4套住宅,甚至還讓住宅"乾脆空著"?

有網友根據《2008年蘇州市市區房地產市場價格》、《關於確定2008年度蘇州市房屋基本重置價格的通知》、《2008年蘇州市房屋裝修及部分附著物參考價格》等蘇州政府文件及蘇州房價、租金估算:張雲良是擁有200萬房產的富翁,僅憑租金月收入就達數千/月。

情況已經很清楚了,警方關於張雲良經濟狀況的彌天大謊,是為了給張雲良被自殺安排合理的動機。

張雲良女兒透露的與父親的通話內容,不僅使父親具有作案嫌疑,家庭得不到巨額賠償,還將揹負罪犯家屬的惡名,如此"大義滅親",背後究竟隱藏了什麼秘密?

警方公布張雲良與女兒的部分談話,為何隻字不提遺書的內容?警方對更具證明力的遺書諱莫如深,完全不符合情理。唯一合理的解釋是,根本不存在所謂的"遺書",或"遺書"內容無法印證警方的結論。

警方聲稱:有乘客證實當車輛由北朝南向城內方向行駛至三環路川陝立交橋處時,張雲良在車內傾倒所帶的汽油,並點燃引起車輛燃燒。

真是天大的笑話!事發當時,12米長的9路公交車(出廠核載為75人)裝載了120多人,擁擠不堪,上下車都很困難,張雲良居然有傾倒汽油的空間,乘客發現其圖謀不軌居然不加以制止,居然讓其從容地掏出打火機去點燃汽油!如此豐富的想像力,好萊塢亦會自嘆不如。

6月6日,《中國青年報》發表《成都乘客稱有男子在車上打翻疑似汽油液體》:"陳傳文看到前面一名男子把一瓶液體打翻在車廂裡,'看上去像是故意的',隨即他聞到了明顯的汽油味。"

6月11日,《南方週末》發表調查報告《成都9路車為啥這麼擠?》:"所有倖存傷者都無法提供這名汽油攜帶者的準確信息,坐在最後一排從車尾氣窗逃生的高一學生陳傳文向警方提到,他似乎看見一名男子將一個裝有汽油的瓶子放在了腳邊,這名男子穿著'豬肝色'的衣服,至於後來汽油是這名男子潑出去的,還是瓶子自己倒下的,陳傳文並沒有看見。"

遍查媒體訪談倖存者、傷者的記錄,幾乎"都無法提供這名汽油攜帶者的準確信息"。證實張雲良傾倒汽油並點燃的"乘客",是一個還是幾個?他(們)當時在車上處於什麼位置?張雲良用何種容器裝的汽油?眾目睽睽之下,張雲良在如此狹窄的空間,有如此出格的舉動,當為多人所見,為何之前從未有過相關報導?

其實,事發當天,有熟人看見張雲良一大早擠上了9路公交車。(《成都公交車燃燒事故遇難者中有蘇州老鄉》)

調查張的這個熟人,至少可以確認:張雲良在事發當天穿的是什麼顏色的衣服,是不是"豬肝色"?上車時是不是空手?若不是空手,拿著什麼東西?是不是瓶子類的東西?

耗費大量人力、物力的調查,單單不去調查張雲良擠上9路公交車的目擊者!放過如此關鍵的證人,警方該當何罪?這個疏忽太過明顯,似乎這不是一場死傷上百人的慘劇,而是一出破綻百出的戲。

又或者,警方調查過張的熟人,但其證言恰恰能夠洗脫張雲良的縱火嫌疑,只得棄之不用。

警方通過現場勘驗確認,車輛起火的中心區域只有張雲良的屍體,在其屍體旁提取到一枚打火機防風罩。屍體倒地的姿勢和朝向表明,著火後張沒有主動逃生意願。

警方暗示這枚打火機防風罩是張雲良的物品。車上120多人,以大陸煙民的數量,現場少說也有幾十個打火機,怎麼證明這隻打火機屬於張雲良?在鋼管都被上千度高溫融化的情況下,這枚打火機防風罩不僅倖存下來,竟然沒被高壓水龍沖走,忠實地呆在主人的身邊,真是奇蹟中的奇蹟。

"慘烈事故造成遇難者遺體嚴重燒燬,失去了辨認條件,最後通過成都警方提取的DNA進行比對,確認老張(張雲良)在事故發生時遇難。"(《成都公交車燃燒事故遇難者中有蘇州老鄉》)

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什麼奇蹟都可能發生:屍體毀損到需要進行DNA比對才能確認身份的程度,車廂裡有二十多具這樣的屍體,警方居然能夠從張雲良屍體的形態,洞察到"張沒有主動逃生意願"!

何為"主動逃生意願"?一個視死如歸的人,在臨死之前也會劇烈掙扎,這是身體的本能反應,不受大腦控制。尤其是在火災中,由於神經反射,"屍體倒地的姿勢和朝向"只是死者生前的掙扎形態。能從這樣的屍體形態得出死者"沒有主動逃生意願",真是匪夷所思。

6月11日,《南方日報》發表《成都公交燃燒事故調查:奪命車的公共安全之鏡》:司機羅佩"反覆按電動按鈕,車門紋絲不動。事後,乘客向公安部門作旁證表明,羅佩曾經嘗試手動打開車門,然而這扇'生命之門'堅持讓車內乘客吃'閉門羹'。"

警方刻意迴避了這個至關重要的問題:車門為何打不開?即便有人縱火,在火勢之初,氣壓很小的情況下,電動、手動車門均無法打開,說明瞭什麼?每天例行的安全檢查,難道只是走走過場,根本沒有落實到位?相關部門應該承擔什麼責任?

縱觀奪命公交車耗資甚巨、錯漏百出的調查結論,不是警方能力低下得不可思議,而是當局有恃無恐地欲蓋彌彰。把該案定為刑事案,無疑可推卸、減輕當局行業管理方面的責任;但是,如此粗製濫造地尋找替罪羊,未免太不專業,太把百姓當"屁民"了。

俯臥撐、躲貓貓、欺實馬、楊佳媽媽和鄧玉嬌被精神病、上海13層樓房整體"臥倒"、成都奪命公交車調查黑幕重重,有多少無恥可以重來?權力不受制約,真相怎能浮出水面?沒有獨立、公正的權威機構,人心就是一桿秤:

惡貫滿盈終有報,正義不絕氣還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觀察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