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少奇專案:周恩來為毛澤東火中取栗(圖)

揭開周恩來面具 第25集


這裡是揭開周恩來面具系列節目的第25集。在這一集我們向大家 介紹周恩來在劉少奇專案過程中,人性是怎樣又一次被黨性吃掉。本次節目的部分內容來自高文謙先生的《晚年周恩來》。


毛澤東結束文革運動的全盤考慮中,如何給劉少奇的歷史問題定案佔據很重的份量,毛十分清楚他發動的這場文化大革命已經把整個國家拖入一場空前的動亂和內戰之中,如果拿不出開展這場運動的"豐碩成果",他在政治上就無法交代。正是出於這種需要,毛澤東決意繼續拿劉少奇開刀,在他的歷史問題上大做文章。因為只有設法證明劉少奇的問題極其嚴重,才能顯示出發動文革這場運動是"完全必要的"和"非常及時的"。

為此,毛澤東在一九六七年九月下旬剛從外地返回北京後,就親自召集會議,把給劉少奇歷史問題定案一事正式提了出來,要求把它作為召開黨的九大各項準備作中的一件大事來抓,並且一直抓得很緊。隨後,在中央文革碰頭會開始著手進行九大的籌備工作時,毛又就專門對"解決劉少奇的問題"作了部署,要求一定要抓緊劉案的審查工作,無論如何也要在九大前把劉少奇的歷史問題"落實"下來。

這件事最初落到了周恩來的頭上。因為自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後,周本人一直兼任著中央專案審查委員會主任的職務 (文革之初由鄧小平兼任),因此給劉少奇的"歷史問題"定案正是他份內的職責。況且此事又是毛澤東親自交辦的,在政治上有很重的份量,事關結束文革的大局。在這種情況下,一向追隨毛澤東的周只好擔任中央審查劉少奇專案的牽頭人。

開始時,周恩來對抓這件事並不是那麼賣勁。他在接見專案組的談話中,總是不斷地說兩面的話,譬如"既要大膽地去設想,去調查,又要極其謹慎",一方面強調說對劉少奇歷史問題的審查工作在政治上 "意義重大",另一方面又強調要認真核實調查材料,沒有把握的不要作為證據往上拿。周的這種態度,自然影響了辦案的指導思想,使得對劉案的定案工作進展遲緩一直無法取得重大突破。

對此,毛澤東很不滿意,認為周恩來是老病復發,想腳踩兩隻船,在政治上為自己留後路,有必要找機會敲打他一下。不過,當務之急還是要把劉少奇歷史上的"罪行"定下來。眼看預定召開九大的日期日益迫近,而劉的歷史問題卻無法坐實。這令毛心急如火,於是決定中途換馬,把周撤換下來,由江青接管對劉案的審查工作,並指定主管黨內肅反工作多年的康生在中央常委分管此事,從旁協助,盡快把劉的歷史問題定下案來。

根據毛澤東的這一決定,當時具體掌管劉少奇專案的謝富治立即對下作了傳達佈置,提出:"大叛徒劉少奇一案,主要工作都是由江青同志親自抓的。今後一切重要情況的報告和請示都要直接先報告江青同志。"江青見毛澤東如此重用自己,把這樣重大的任務交給她去"攻堅",自然十分賣力。她曾多次不無得意地表示:我現在忙得很,擔負著中國第一大專案,不過,江青也確實不負重托,指揮劉少奇專案組日夜奮戰,查閱大量敵偽檔案,從中尋找可以做文章的蛛絲馬跡,突擊審訊,採取各種手段,誘騙逼供,勒取偽證,無所不用其極,甚至連危重病人也不放過。最後總算是如願以償,靠屈打成招的偽證和斷章取義的編造,整理出所謂劉少奇三次被捕叛變的"罪證材料",於一九六八年九月中旬正式報送中共中央。

下僅如此,急於向毛澤東報功的江青還把在中央領導核心中傳閱劉少奇的有關"罪證材料",變成一次對毛個人的效忠表態。她帶頭在上面批道:"我憤怒!我憎恨!一定要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劉少奇是大叛徒,大內奸、大工賊、大特務、大反革命,可以說是五毒俱全的最陰險、最凶狠、最狡猾、最歹毒的階級敵人。""要是沒有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中國革命前途是不堪設想的。我作為一個革命的中國共產黨員,書此以明我的無產階級、中國共產黨員的忠心和氣節,我將永遠忠於毛澤東思想,永遠忠於革命的人民,做一輩子毛主席的小學生"。

江青在批轉中央文革碰頭會其他成員審閱時,有意將了週一軍,說:"請你們把各自知道的材料批注一下,特別是恩來同志和康老,你們知道的可能比我多,因為你們工作經歷決定這點。"對此,康生心有靈犀,在第二天便表態,跟著批了一篇話,表態完全贊成江青"充滿無產階級憤怒的批語",江青的將軍和康生的表態讓周恩來面臨無法迴避的事態。本來,以周氏為人的精細和飽經中共黨內肅反鬥爭的閱歷,不難看出這份拼湊而成的所謂劉少奇歷史問題"罪證材料"中的疑點和破綻,然而,大陸官方的《周恩來傳》卻極力為周開脫,說他"不清楚"江青一夥有意製造偽證,"不掌握真實情況"而最終相信了專案組的報告。這種解釋未免太低估周恩來在政治上的判斷力了,再說周為人的精細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被矇騙的。況且周自己也剛剛因"伍豪啟事"的風波而在政治上經受了一場不小的虛驚,從而使他更容易看出事情的真相--劉少奇的"罪證材料" 不過是毛澤東欲加之罪,出於政治上的需要而拿劉少奇的歷史造假開刀罷了。

但是,這一次周恩來卻無處逃遁,不得不在黨性與良知兩者之間作出選擇。

十天之後,周恩來終於打破緘默,對劉少奇一案正式表態。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五日,周執筆起草了由他本人和陳伯達、康生、江青共同簽名上送的報告,把劉少奇所謂歷史上三次叛變的"罪行材料"送給毛澤東、林彪審閱。報告稱:"劉賊少奇是長期埋伏在黨內的大叛徒、大工賊、大內奸、大特務、大漢奸,現在專案組所掌握的人證、物證和旁證材料足以證明劉賊是一個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反革命分子。"

他還在劉少奇被捕叛變"罪證材料"的傳閱文件上也批了一大篇話,表明自己的政治態度,回應江青。他寫道:
" 我完全同意你的批注和看法,我也是以無比憤怒的心情看著、想著、批注著這三本劉賊叛賣我們黨和犧牲同志們的材料。劉賊是大叛徒、大工賊、大內奸、大特務、大漢奸,真是五毒俱全、十惡不赦的反革命分子!我們要首先歡呼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這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沒有這種大革命,怎麼能夠把劉賊及其一夥人的叛黨賣國、殺害同志的罪狀,挖得這樣深,這樣廣? 當然我們還要繼續挖下去,不能有絲毫鬆懈,不能失掉警惕,如果挖不完,我們要交給後來人! 我們要萬分感謝林副主席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把毛澤東思想、毛主席聲音(語錄)廣泛地傳達到幾百萬解放軍和幾億勞動人民中去。沒有幾億勞動人民和幾百萬解放軍戰士掌握了毛澤東思想,如何能夠發動這場有億萬革命人民參加的自下而上又是自上而下的文化大革命?毛澤東思想的傳播,毛主席聲音的傳達,毛主席指示的執行,這是考驗我們夠不夠做一個共產黨員,能不能保持革命晚節的尺度。在這點上,我們要向你學習!我更要向你學習! "

江青閱後在此處批道:向恩來同志學習!共勉勵,保晚節!

儘管周恩來在批語中狠狠地踹了劉少奇一腳,所用的語言和江青如出一轍,並且用相當肉麻的言詞向毛澤東表態效忠,對文化大革命大唱讚歌,吹捧林彪和江青兩人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但卻沒有打消毛內心對他的疑慮,因而不想輕易放過他。為此,毛指定由周恩來在隨即召開的八屆十二中全會上代表中央作關於劉少奇歷史問題的審查報告。這一手十分老辣,把周恩來徹底拉下水,讓他為劉少奇一案承擔歷史責任,以後即使翻案變天,周也是有口難辯。周恩來終於黨性克服了人性,為毛澤東火中取栗,扮演了幫凶的角色。

一九六八年十月,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批准了周恩來代表中央所作的《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並通過決議,宣布"把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撤銷其黨內外一切職務,並繼續清算劉少奇及其同夥叛黨叛國的罪行。" 這件事成為周氏在文革中一大罪行。知夫莫若妻,鄧穎超曾對中共黨內一批總想"揚周貶毛"的老幹部說過這樣的話:你們不要這麼搞,恩來什麼時候反對過毛主席?他這個人你們不是不瞭解,路線對了,他就對了,路線錯了,他就錯了。你們那樣說,那樣搞,無法向歷史向後人交代麼。應該說,鄧穎超在這一點上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 知道有些事情在歷史上是迴避不了的,也無法為自己的丈夫辯白,只能聽任歷史來評判。

歷史總是在不斷捉弄人的。毛澤東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剪刀除掉心腹大患劉少奇後,到頭來卻發現扶植起林彪這樣一個更加難於駕馭的對手,這完全打亂了毛原本想通過召開中共九大來鞏固文化大革命既成格局的部署。實際上,九大召開之日,就是毛、林兩人在政治上分道揚鑣之時。在刻意營造的"團結、勝利"的表面氣氛之下,新的一輪中共黨內權力鬥爭已經悄然展開。

在這種情況下,周恩來就又被捲入到另一場你死我活的角鬥之中。








来源:SOH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