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記者烏魯木齊現場報導


目前在烏魯木齊據稱已有100多名外國記者,他們深入醫院,深入維吾爾人和漢人生活和祈禱的地方。有的記者獲知:週五夜裡還發生了相互的仇殺;還有人透露,一批失業維吾爾青年混進7月5日和平遊行隊伍當中。而這樣的信息大多無法得到證實。德國之聲記者編譯了一些德語媒體記者發回的報導。

奧地利《新聞報》記者:仇殺在相互間發生

奧地利《新聞報》7月11日報導,該報記者走訪了烏魯木齊城邊山腳下的一處貧民區,一名姓田的女子兩年前從四川來到這裡開了個小店。這條街的路口停著3輛武警的車輛,但田女士仍然非常害怕,她對記者說:"昨天夜裡,就在離這裡很近的地方,一個三口之家被殺害了。死者是漢人。接下來漢人殺死了幾個維吾爾人。要是沒有警察在,這裡簡直就是地獄了。"

在這個許多房子是泥砌的貧民區裡,許多維吾爾人是從鄉下來的,許多漢人也從內地到這裡來求發展。記者說,這裡發生著的"不僅是民族間和文化間的衝突,而也有妒忌,競爭的心理在作祟,害怕沾不上中國經濟繁榮的光。"就在這個山腳下的幾條街道裡就可以看到,越來越多的商店從維吾爾人轉到漢人手裡。田女士估計,只剩下大概五分之一的商店還屬於維吾爾人。她說:"維吾爾人說,我們奪走了他們的家園和工作。他們恨我們,因為我們比他們成功。"而漢人則指責維吾爾人:"沒有我們,新疆根本就不會發展得這麼好。"漢人還說,維吾爾人什麼都不是。

在市中心,記者遇到一名戴著面紗的維族女子,她會說非常好的漢語。她告訴記者,她原來在一家電話公司工作,由於政府禁止在國營企業裡工作的婦女戴面紗,她就決定回家待著。她還說,留大鬍子的男人同樣不允許在政府部門工作,18歲以下的學生不得進入清真寺祈禱,老師、警察和公務員同樣不可以。

記者還提到,39歲的中央民族大學維族教授伊利哈穆·土赫提由於在他的博客上要求改革民族政策,引起了激烈的討論,上週在北京被捕。

《明鏡週刊》記者:維吾爾人出境難

在烏魯木齊一家小飯店裡,一名上了年紀的男人對《明鏡週刊》記者說,他的弟弟居住在德國慕尼黑,但他還不能去探望他,"難的是得到護照。政府不允許我出境。"他的一名鄰桌說:"我拿到護照了,但第二天他們又收了回去。"而"漢人拿到護照基本上沒有問題。"記者繼續寫道,中國政府嘗試排除安全風險,安全風險之一在他們眼裡就是居住在國外的維吾爾人。"誰去探望他們,就有與分裂主義者接頭的懷疑,所以就不給護照,不讓出境。"

在烏魯木齊邊緣的一個市場上,維吾爾人對記者說,在去年奧運會前,新疆發生了一些恐怖襲擊事件,"在許多維吾爾人眼裡,安全力量的反應是粗暴的,過分的,"奧運會前他們就抓走了許多人。許多人再也沒有回來。"在白色清真寺前,一名維吾爾人對記者說:"我們不能講話,我們要講話,就可能被抓走。"

中國政府在英語媒體上公布了騷亂中死亡者的民族身份,一般老百姓並不知情。記者說,知情的維吾爾公務員有的對政府一開始不說死者中也有46名維吾爾人也表示不滿,一名維吾爾女公務員說:"這是不公平的。我們都是中國公民。"

《南德意志報》記者:一名維吾爾青年可能被飛彈打死

《南德意志報》記者瞭解了一番7月5日事件的過程後寫道:"據目擊者稱,這一開始是維吾爾大學生舉行的和平示威,後來迅速演變成了騷亂,在這個過程中,許多漢族行人在大街上被打死或刺死。數目不詳的一批維吾爾失業青年顯然事先混進了遊行隊伍。但也有維吾爾人在7月5日的'血夜'中死亡。後來,安全力量介入了。"

週六早晨,中國政府雖然公布了7-5事件死亡者的民族結構,"但只是用英語公布的。中國主要新聞社新華社直到當地時間傍晚才發布了死亡人數上升的短消息,而不提其中漢人和少數民族各自的人數。"記者接著分析道:"共產黨當局顯然擔心,更多的細節會進一步煽起各民族之間的仇恨。"

有一名維吾爾女人對記者說,她20歲的兒子被一顆子彈打死,這顆子彈是在安全力量所謂"對空射擊"之後,打在她家的牆壁上彈回來的。但記者接著寫道:"由於記者困難的工作條件,這個消息跟官方公布的情況一樣無法得到證實。"

所謂"困難的工作條件",該報記者提到一點:中國有關部門迅速地把屍體都集中了起來不讓接觸,因此記者無法去求證其中是否有中了子彈的,"即使是中國武警和警察在鎮壓暴力騷亂過程中是否動用過真槍實彈這個問題,也沒有澄清。"

《法蘭克福匯報》記者:沒能見到維吾爾族受傷者

《法蘭克福匯報》記者在一家醫院裡訪問了幾名受傷者,都是漢族的。一名49歲的叫吳大山,他是3年前跟妻子一起從湖南到烏魯木齊來做小生意。他腦袋上縫合了多處傷口,上半身都是瘀血的紫斑。他說,那些人是用鐵棍向他打來的。他的妻子站在一邊哭著。

另一名漢族人叫韓明明,是來自甘肅的農民工。他臉腫著,嘴開裂著,上身前後都是烏斑,眼睛出血。他說是被木棍打的。

一名醫院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家醫院裡也有維吾爾受傷者,但是"在另一個區域"裡。記者說,也許他們不想讓記者跟這些維族受傷者交談。"看上去,發生了這件事後,維吾爾人進一步被推到一邊去了。"

在一個清真寺裡,一名維吾爾人對記者耳語:"我們害怕"。儘管是在清真寺裡,政府的耳目可能也無所不在。這位記者寫道:"不滿的、失望的維吾爾人在上週日首先動用了暴力,至少官方機構是這麼描述的。烏魯木齊從這場騷亂開始成了一座分裂的城市,也許它以前就已經是。但現在,敵意公然爆發了。維吾爾人和佔這個城市人口70%的漢人相互敵視著,他們的腦子裡充滿了仇恨,恐懼和緊張。"


来源:DW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