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車索命幾時休?

2009-07-15 13:18 作者: 撣塵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這兩天網上熱傳蘭州退休老教師王治國專砸斑馬線上闖紅燈的車輛的消息,竟有接近八成的網民支持老人的這一「壯舉」。這倒令我想起最近這兩個月網上報導的豪華車輛因為開飛車造成的一系列車禍來。之所以專門把豪華車輛從諸多闖紅燈的車輛中單列出來,不只是因為豪華車輛的豪華,而是因為豪華車闖紅燈的司空見慣和造成車禍的繁多,還想和大家一起來探討一下豪華車肇事背後的深層原因。

先說說大陸近兩個月內報導的豪華名車造成人員傷亡的幾起事例吧。

5月7日,杭州飆車案中富家子胡斌駕駛的是一輛法拉利,以把人撞飛37.3米、拋高5米的速度在市區狂飆。撞死的是一個剛剛畢業兩年,正準備結婚的原杭州大學的才子譚卓。

5月16日中午,廣州白雲區雲城西路一輛挂特種牌照的黑色小轎車撞上一過斑馬線的11歲男孩,孩子被撞飛二十多米後死亡。車上下來四個穿特種服裝的人,一人留下處理後事,其餘三人駕車離去。

5月19日,重慶一22歲的青年人駕駛寳馬車,以把人撞高6米,撞飛十多米的速度將一40歲地產公司的項目經理撞死。事發後,該男子下車打了十多分鐘電話後離去。爾後又有一個男子來頂替,說是自己開車撞死人的。

6月6日,在江蘇靖江市,一輛雷克薩斯車將一名婦女衝出百米之外,當場死亡。死者32歲,是一個8歲孩子的母親,肇事者是靖江海獅泵業集團董事長的公子。雙方當事人曾在當地派出所民警的調停下達成賠償協議,可是後來肇事一方又反悔,村民去討說法時卻遭到暴打。

6月8日,廣東省平遠縣紀委副書記酒後駕駛豐田皇冠車連撞10人,致二人死亡,8人受傷。

6月30日,南京一輛別克更是連撞9人、撞6車,造成5人死亡、四人受傷的重大車禍。肇事人張明寳名下有三輛車:松花江麵包車、寳來和一輛別克。雖然張明寳醒後追悔莫及:「我等於就是成了一個劊子手,所有跟我一樣的駕駛員,千千萬萬不能酒後駕駛。」可是,從他的駕駛證上得到的信息是,不到三年的時間,竟然有80次違法行為記錄,其中超速達39次,還有不少次闖紅燈,而且這僅僅來自於那一輛寳來車。
…………

中國的人多,車也多,出車禍的機會也多。可是,任何一次車禍必然有造成車禍的具體情況:方向盤失靈,剎車失靈,駕駛員醉酒、犯困等等,都有一個造成車禍的主要原因。在眾多的車禍當中,豪華車飛車奪命的案例就顯的格外的突出。主要原因除了司機醉酒外,就是開飛車。開豪華車肇事的除了車主很多就是他們的子女,這些車主在中國也必定是屬於權貴階層,他們的子女也被人稱為富二代。把眾多的名車造成的車禍放在一起,可以看出造成這類車禍的更深層原因。

簡單點說,造成這類車禍的根本原因就是駕駛者驕橫的心態。他們在目空一切、飛揚跋扈的心態驅使下,開起車來也自然就是盡他們的心意去「瀟灑」了。至於紅燈和斑馬線以及限速這一類交通標誌,在他們的視野中也真的是形同虛設。藐視社會的正常秩序是形成他們傲慢心態的必然過程;形成了這種心態之後,他們會更加無視社會的正常秩序,日積月累,他們這種驕橫的心態就固化下來了。

在現實的中國社會,要想具有權和財,就不可能走正常的渠道了,特別是在中共這種「逆向淘汰」遍佈社會各階層的體制之下,要想謀取更大的權力和財富,必然要有獨到的偏離於公眾視野的特有捷徑方可。權生財也好,財生權也好,或者是權生財之後再生權,財生權之後再生財,這一類交易只能屬於中國特有的社會階層——權貴階層。日久天長,正常的社會秩序對他們來說真的就是可有可無的了,他們的心態也就越來越傲慢、霸道和自以為是了。

問題的關鍵是這樣的心態一經養成,他開起車來就必然有所表露,最具體的表現當然就是開飛車。

他們對於超速、喝酒駕駛等違章情況也根本不放在心上的。一個是他們有錢,違章罰的那一點錢對他們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甚至在他們的勢力範圍內,他們違章後,都能通過關係把違章後的記錄抹掉的。這在中國,在他們這些人手上真的不算個事,他們的權勢可以說是「通吃」社會上的各個行業。

這類富豪的共有特點,就像林嘉祥那樣,根本沒有把普通老百姓當成人。他們的傲慢加上目中無人,才敢在鬧市區開出把人撞飛37.3米,拋高5米的速度。肇事的富家子胡斌並沒有喝酒,他飆車時是非常清醒的。市區的限速對他來講很顯然是無所謂的,他要的就是那種飛車的感覺。他瀟灑的代價是一個二十多歲即將邁進婚姻殿堂的才子瞬間死亡。

並不是說只有飆車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重慶的這起寳馬撞人事件,並沒有和誰飆車,他也能開出把人撞高6米,拋出十多米遠的速度。更為叫人驚詫莫名的是在肇事司機離去不久就來了一個頂罪的人。來者說: 是我開車撞死人的。這種冒名頂替的現象還是一個比較普遍的現象呢,5月24日,福州市中心的湖濱路上兩輛總價值近600多萬的跑車發生追尾事故,可是事後兩位司機都找了個替身來頂包。

權貴們怎麼能不傲慢呢?自己撞死了人或出了車禍,手下人馬上就能為他來頂罪。這種社會現象的背景是什麼?權貴們的權勢究竟有多大?以前光聽說只要有錢就可以把殺人案件擺平,現在權貴們可以很輕意的就把自己造成的原罪轉嫁給自己的手下了。

找人頂罪還不是最牛的,最牛的是浙江靖江泵業集團董事長和他的公子,遇難者的家屬和村民討要說法時,一頓暴打了事。

肇事者何以如此猖狂?撞死了人還誣人鬧事。這些開豪華車的富家子在清醒時是這種情況,那麼醉酒駕車的是不是就不屬於這種情況呢?

6月30日南京的那場特大車禍中,司機是酒後駕駛,連撞9人,5死4傷,其中有一個孕婦,另外還撞了6輛車。他為什麼敢酒後駕駛?不是說他喝醉了他控制不了自己,我們說的是他是一個什麼心態的人。他在清醒時就不知道酒後駕駛的後果嗎?看看他的駕駛記錄還不足以說明問題嗎?不到三年的時間違法行為80多次,超速30多次。這還只是他的一輛車上的記錄就這麼多,可想而知他是一個具有什麼心態的人。

作為我們這些平頭老百姓來說,幾乎沒有什麼機會可以一窺權貴富豪們的真實生活的。從這些名車飛車奪命的案例中我們約略知道了一點他們的囂張,就像胡斌撞死人後,他的一朋友在一旁說的那些「用錢可以擺平」的話,從而能加深一點對這個群體的瞭解。真正的瞭解他們,對於我們來講,也根本不可能。我記得一個太子黨記述他的生活時說過一句話,他說的大致意思是,手頭沒有幾個億的資產就別想在太子黨的圈子裡混。

看來也真是這樣。常言道: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在中國這樣階層分明的社會裏,下層人怎麼可能窺探得到富豪們的生活呢?但是,也不是真的看不到一點。7月4日晚,在重慶的一個廣場上,一下子來了23輛總價值接近億元的豪華名車。這些車最便宜的是200多萬的瑪莎拉蒂,最貴的是高達500多萬元的法拉利。據悉,這是一個車友會,車友們都是一些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個個帶有漂亮的情侶。想他們飆車時的英姿,肯定是個個英俊瀟灑、身手不凡的啊。

果不其然,這些豪華名車7月5日在成南高速公路上開始飆起車來,那真是見縫插針,遇車就超,瀟灑飄逸,高速公路成了他們的嬉戲場。他們自己倒是蠻瀟灑的,卻把被他們超車的司機們嚇的心驚肉跳。當被交警攔下,有記者問及他們的身份時,一個個的都三緘其口了。其中一個說的倒很輕鬆:「跑起來心情好,點一下油門,可能快了點……」多麼輕巧的語言啊,他們就沒有想到造成車禍的後果嗎?或許,他們就根本不會去考慮這些。驕橫的心態可見一斑。

以權貴們及其子女的心態來看飛車索命的結局並不只限於喪命在他們車輪下的草民,他們自己在狂飆的車速下也有喪命的時候。7月10日,富家子楊波駕駛寳馬車從都江堰往壽安鎮的路上,在弧形彎道處突然撞上道路右側的路樁,撞飛5根路樁後,又把一個庭院的圍牆撞開一個長約10米,高1米的缺口,再往前撞斷12棵直徑10到15厘米的行道樹。又往前行駛20餘米後再次將庭院的另一側圍牆撕裂,憑藉巨大的慣性又再次撞倒1根路樁和撞折15棵行道樹,爾後翻倒在溝中,才算停了起來。從現場看,在路上找不到剎車的痕跡,車子出現事故的距離竟長達70餘米,這不能不說是令人極度震驚的特大交通事故,而事故的
主角楊波也在送到醫院前死亡。值得一提的是,前往醫院為楊波送行的仍不乏奔馳等豪華名車。

看來,驕橫的心態不但能遺禍他人,也能將自己斃命啊。

那麼,怎麼減少或儘可能的杜絕由於權貴們的傲慢而造成的飛車奪命事件呢?草民們發出的呼籲力量又是如此之弱,幾乎引不起權貴們的絲毫注意。權貴們所處的地位之高,和草民們的實際生活距離又是如此之遠,怎麼能讓他們飛旋的車輪減緩下來呢?王治國老師的舉動也不失為一個好的做法,那是人們在被逼無奈的情況下對自己生命本能的守護。他砸向闖紅燈車輛的同時是在向著這個不公平的世道砸來,砸的是那些藐視他人生命的人。可是這種做法畢竟不能普及,是不可能作為一種制度規定下來,也不可能作為一種風範去推廣。那麼怎樣起到對飛車的遏制呢?

我不說普通車輛,只就著豪華車來說。5月24日,福州市那場飆車導致的事故中,那輛撞上法拉利的奧迪車的車主當時在記者的追問下說了一句:「現在網路上,網友對我批評不斷,得保護自己。我當時速度真的不快,只有五六十碼。」

他這句話提醒了我,這些傲慢慣了的富一代、富二代或者是當權者,不怕自己出車禍或開車撞死人,怕的是網路對他的曝光啊。仔細想來也真是這樣,胡斌的家庭是一個既有權又有錢的家庭,可是在網友的關注和強烈譴責下,中共對他的處理也不得不「認真」起來。不止於此,包括他的父母,至今、恐怕以後也難逃網友的「關注」了。他們能不害怕嗎?
 

周久耕吸個豪華煙、戴個豪華表,遭到網友的人肉搜索後,逼迫中共不得不對他進行調查,他現在不是只能在家賦閑嗎?那個林嘉祥因為酒後失德,也被革了職。林嘉祥的上司劉功臣還直為他鳴不平,說他就是個倒霉蛋,還誣說網路是可以殺人的。結果怎麼樣?不也是在網友的聲討聲中憋氣不吭了嗎?還有那個中國最年輕的市長周森峰,一經網路曝光,馬上給他的畫皮剝了個精光。「害」得現在的官員們吸菸都改抽「裸體煙」了。

其實,網友們只曝光了他們所吸的煙就起到了這樣的效果。他們的窮奢極欲又何止是吸個煙的事?他們的坐駕為什麼不廣泛的曝光一下呢?這可不只是當官的問題,那些富豪也是非常害怕曝光的。因為他們的發家史和他們現在所走的「道」有哪一樣可以見得人的呢?一旦曝光,牽扯的肯定是一串,在全國網友的注目下,他們的囂張氣焰自己就得自動降下來。大家還記得那幅《脫吧,到你了》的漫畫嗎?說的正是這個道理。

權貴們害怕民眾把他們剝光。沒有一個人敢於挑戰網路和廣大的中國網友。如果全國的權貴都要被曝光的話,其實就等於把中共給剝光了。剝光了畫皮的中共也只有一條不歸路供它選擇了。反過來說,只剝光少量的權貴也不可能杜絕這樣的事,因為中共自我掩護的能力和再生的能力還是不容小覷的。可是只要中共還存在,就甭想在中國杜絕這樣的事故發生,中共才是造成這一切的根源。怎麼辦?既要不失時機的曝光中共及其權貴,又要呼籲全國人民走上解體中共的道路。如此,才能還我華夏以安寧!才能確保我華夏兒女坦蕩的走在斑馬線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