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父從軍 花木蘭

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2009-07-17 23:14 作者: 陳菽蓁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願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朝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

"旦辭黃河去,暮至黑山頭。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燕山胡騎聲啾啾。"

〈木蘭辭〉

八月秋高朔風漸起,單獨一人的屋裡,已有些許涼意,紡織聲忒然聒噪了些。不過木蘭似乎渾然未覺,她常常忘了自己是在機杼前,"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她痴痴思索:那織女如何調適椎心的思戀、如何降伏翻騰的心緒,才能織就成片紋理?"朔風動秋草,邊馬有歸心",織女呀織女,可別再掉淚了,且等那寒風吹過春燕啁啾,鵲橋會為你倆搭得牢固,好讓你飛奔而去再無憂傷......

"天晚了,怎地不開燈啊?"開門聲打斷了木蘭的思緒,"又在胡思亂想了!"母親有時候對這個掌上明珠不太瞭解,有時候她機智活潑,有時又看她安靜沉默。昏暗的光線下,木蘭的身影斜斜的投射在窗欞上,"好個青春嬌俏的麗人兒!"就像眼前窗格的美麗剪影,母親心中也是驕傲的:"好端端的,又嘆什麼氣了呢?"

木蘭手上拿的是徵兵令,上面寫著爹爹的名字,木蘭上無兄長、爹爹年事已高,怎生受那長途跋涉風霜雨露?好不好?木蘭代替將去?能不能讓木蘭掩飾女兒身?是不是要木蘭忘卻兒女情?心中儘管千回百轉,木蘭開得口來卻是篤定不疑:"我代爹爹從軍去!"

世界整個翻了樣,花家忙得熱呼了,一不為閨女初嫁、二不是有鳳還巢,只為木蘭即將辭家遠征。

此行悠悠未有歸期啊,但願駿馬良鞍載我女一路順風而去,轡頭長鞭可千萬記得指往歸鄉的方向,帶我女木蘭平安回家門。

怯弱與思念總要藏得住,才能叫自己不讓眼前的黃河水流攪渾了心,早晨方勸止了爹娘送行的腳步與眼淚,此刻已宿營在夜晚的黃河邊。看一眼最後的皎潔明月光,天明過後離家日遠,胡人馬蹄飛揚金鐵交鳴聲,將替代黃河潺潺恍似父母的殷殷喚女聲了。河上月兒溫柔輕探,可曾代木蘭探看家中老幼,叮嚀他們快快拭去煩憂與離愁?

儘管日升月落,昨晚春來今朝花開,然而十二年歲月何其漫長!行旅戎馬萬里征戰,木蘭粉黛盡褪身披征袍,奮勇上陣功勛卓著不輸男兒,愛國熱忱幸未有違初衷、歷歷功績亦未見愧於家中父老。只是古來征戰幾人回,若不是袍澤生死與共患難相依,木蘭安能強渡關山節節立功。今日凱旋賦歸端立殿前面對明君,功勞木蘭不願獨佔,推卻豐厚賞賜、辭去尚書郎,唯願與沙場夥伴抖去陳霜,作伴好還鄉。

高堂兩鬢又添霜,可喜家園還似舊模樣;深閨明鏡雖蒙塵,思忖暖陽猶可映紅妝。"當窗理雲鬢,對鏡貼花黃",木蘭從軍十二年如今還我美嬌娘。"想來同袍多年,弟兄夥伴不會相信眼前所見吧!"木蘭對鏡自語,幾分得意幾分慌,舉步出房門,千軍萬騎無所畏而今竟怯場,"出門看火伴,火伴皆驚惶: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是女郎。"

"花賢弟陣前殺敵,英氣勃勃銳不可擋,怎知是個女兒身?倒叫我們這些魯男子慚愧了!"

你們只道木蘭偽裝巧妙雌雄莫辨,豈知這十二年,漫漫征途,悠悠日夜,木蘭是如何自忍自礪強渡艱難啊!木蘭心下只怕是千般回想、萬般感慨的。

"弟兄們見笑了!同生共死十二年,多蒙各位好弟兄平日襄助扶持、陣前屢屢出力搭救,木蘭幸能安返家門闔家團聚,今日以舊時裝扮相見,也算是表達木蘭心中感謝於萬一。"

木蘭盈盈下拜,美目盼兮、巧笑倩兮,哪裡復見昔日叱吒沙場的花將軍了?眼前是一個行止大方、花容月貌俏佳人哪!

"開我東閣門,坐我西閣床。"熟悉的機杼聲切切呼喚,千絲萬縷女兒心,只能等待有緣人來寸寸梳理了。

至於女扮男裝代父從軍,種種撲朔迷離的那些事兒,就留予後人或談論、或驚嘆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