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管圍毆攤販 未獲救治將變植物人(多圖)


上海城管圍毆攤販 傷者未獲救治將變植物人
彭林的兩個孩子對變故懵懂不知 新民網 薛驍翔 攝

上海城管圍毆攤販 傷者未獲救治將變植物人
彭林家屬向新民網記者出示照片展示彭林的傷情 新民網 薛驍翔 攝

閔行城管涉嫌群毆攤主一事在近日被媒體揭開"冰山一角"。但是至7月28日零時,作為當事一方的閔行城管大隊仍保持著沉默,相關信息亦不公開。新民網記者從被毆當事人家屬及事發地周圍目擊者口述中,盡量還原事件真相。而在還原過程中,記者發現此次事件存有諸多疑點。

疑點一:當事人為何滯留派出所數小時而未獲救治

陳傳義,被毆當事人彭林的妻舅,7月11日晚上9點,就是他將彭林從當地的紀王派出所背到了離事發地點最近的華泰醫院。

上海華山醫院採訪時,陳傳義向新民網記者如是說:"我妹夫是11日下午5點左右被城管隊員送到了派出所,送來時傷情已經很嚴重,但派出所民警此前是將我妹夫羈押在了審訊室內。"

彭林在審訊室裡的4個小時,警方是否知道彭林已重傷在身?

一份從彭林家屬手中得到的,由上海市長寧區中心醫院出具的診斷報告單上顯示,彭林最初接受治療的時間為7月11日晚間9點之後。

7月11日晚間9點,陳傳義首先將傷痕纍纍的彭林背到了事發地附近的華泰醫院救治,但華泰醫院規模較小,無法診斷傷情,後警方陪同家屬將彭林轉到了長寧區中心醫院。據彭林家屬向新民網記者提供的一份長寧區中心醫院自7月11日至7月13日關於彭林的病情報告顯示,7月11日晚,長寧區中心醫院急診對於彭林的初步診斷結果為,全身多處軟組織損傷,需入院觀察。但隨著彭林的病情不斷惡化,至7月13日上午,長寧區中心醫院專家又對彭林進行了會診,發現彭林存在嚴重的內傷情況。而此時,彭林病情已顯著惡化且喪失知覺。此後,彭林被轉院至華山醫院ICU病房。

從家屬提供的彭林傷勢照片來看,彭林送到紀王派出所時身上已經傷痕纍纍。

彭林的妻子陳傳英無法理解,為何彭林滯留派出所數小時,而未獲救治?

根據警方通報,派出所民警當時並未及時發現彭林傷情。

疑點二:毆打彭林者,究竟多少人?

此次閔行城管涉嫌圍毆攤販一事,閔行警方已介入調查並刑拘5名打人者。但據多位目擊者表示,他們都曾看見有十多個城管先後上了彭林被毆打現場的一輛大型客車,並為此簽名作證。

據東方早報報導,現場目擊者向記者還原事發當時的一個細節--城管將彭林拖上車後,客車的車窗窗簾隨之被城管拉上。十多人的車內,究竟有多少人參與毆打了彭林?不得而知。

閔行區華漕鎮城管監察分隊的徐姓隊長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當天執法行動將以當天錄像為主。那麼在彭林被毆的車廂現場內,是否也有錄像資料?而華漕鎮當地居民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更表示,類似華漕鎮城管打人的事情每個禮拜都會發生,居民已屢見不鮮。

彭林的病情正在惡化 或將成植物人

7月27日晚,彭林的病情仍在趨於惡化。在華山醫院重症監護室外,一直守候在旁的妻子陳傳英告訴記者,彭林的神志不是很清楚。這幾天,在切開了喉管後,醫院將進食管直接通進胃中,輸入流質以維持彭林的生命。陳傳英說,"人其實還是有知覺的,例如,當說起‘城管'等特定的字眼,彭林會流出眼淚。但情況似乎一天比一天糟糕。"

話間,彭林與陳傳英4個月大的二兒子餓了,在一陣討吃的呢喃後,陳傳英拉起上衣,開始餵奶。而彭林3歲半的大兒子彭家旺(音)則在一旁頑皮地對著鏡頭擺出各種造型,陳傳英擦掉剛才情緒激動時流下的眼淚說,"孩子太小,不懂發生了什麼,只知道爸爸出了點事情。"彭林是家中的頂樑柱,每個月兩千餘元的賣菜收入維持著家中的開銷。兩個月前,為改善生活,彭林開始在小店中賣西瓜,不久後毆人事件發生。想到之後的生活,陳傳英隨即又愁上心頭,再次淚水漣漣。

陳傳英告訴記者,從27日下午瞭解到的彭林的病情來看,情況只能用"每況愈下"來形容。當切開喉管後,彭林已無自主呼吸,主動意識很弱。根據彭林家屬提供的一份此前長寧區中心醫院的診斷報告顯示,彭林的餘生將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在床上度過,僅有三分之一的希望恢復部分器官功能。因脊髓損傷、腰椎滑脫等傷情,彭林很可能因此成為植物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