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一記者被指"潛規則" 裸體尋母的上訪女


因在網上發裸照尋找失散多年的母親,雲南女子被網友稱為"雲南裸女"(圖片來自網路)

去年,一個雲南少女為能盡早找回失散多年的母親,同時要回據稱被村幹部霸佔的土地,她在長達一年的時間裏上訪尋找解決途徑。除此之外,她還在各大論壇發帖,以圖吸引網路輿論關注,但都石沉大海。為了吸引網友的眼球,她把自己的裸照上傳至網路。正是有此次的裸體尋母,而被眾多網友稱為雲南裸女。此舉之後,雖然受到不少媒體的關注,然而她所希望解決的土地問題及那失散多年的母親卻依然沒能解決。

為了討回自己認為丟失的東西,這位名叫彭春平的雲南省女子,迫不急待地尋找各個地方的報社,或者一些能聯繫上的記者,而這一切,為的就是能把自己的事情盡早地被報導出來。

7月26日,署名為"中國二肥麥"的網友發帖曝料稱,雲南某報記者張某以幫助報導她家事情,並擔保在報紙上發表為理由,向女子彭春平提出潛規則--陪其睡覺。該名張姓記者與彭春平先後發生8次性關係,然而事情卻沒有像張某所承諾的那樣見諸報端。惱怒之下,彭春平向當地翠湖派出所報警。

目前據瞭解,彭春平還保留了部分證據,而是否作進一步的追究則尚不清楚。

由某禽獸記者誘姦雲南裸女想起的回憶

今天下午上班的時候,同事發了一條信息過來,我看了後大為之震驚,一年前的事情,到現在......怎麼還是這麼慘?於是,我把這則信息轉載到網易論壇:某禽獸記者誘姦雲南裸女。

同時,我想起了一年前的事情......

我與大多數網路青年一樣,喜歡泡網,喜歡論壇,去年夏天,某位版主朋友把他們發現的一位少女介紹我認識,與她聊QQ,我得知,這位雲南的少女名叫彭春平,年紀小小,卻經歷著很慘的人生經歷:

春平是一個不幸的孩子,她剛出生那年,父親因為醉酒而不小心燒燬鄰居的房屋而扯上糾紛坐了八年牢,爸爸入獄後,她與母親還有姐姐三個女的相依為命......

只有三個女人當家的家,在一個農村,是會受到同村人什麼樣的看待眼光。於是,春平的母親給同村人強姦,卻無從申訴。直到春平的爸爸減刑一年提前釋放回到家裡,一氣這下把強姦媽媽的人打死了,因而給判了死刑.....

雪上加霜再加上一刀的境地是如何?母女三人受到同鄉人的威協,流落他鄉,在這期間,她們家裡的土地與房產,全部變得不屬於她們,直到她們回到家中,才發現,一無所有,幾經辛苦,卻如此下場,媽媽的失蹤,留下無望的春平與姐姐。

多年來,春平一直在爭取自己家人的權利,爭取早日找到媽媽,春平做了一件很出格的事,就是裸體與人網聊,好讓更多人關注她。我們幾位網友都勸她,叫她不要衝動,衝動只會更傷害到她,畢竟是個沒結婚的女孩。可是固執的她只想要自己的家,找到受盡折磨的媽媽。我們一度放棄了對她的關注,原因就是她太固執了。

我以為,在我們勸說無效果之下,春平會離開原來一直工作著的理髮店,離開河南,踏上一條充滿艱難的道路去找媽媽,我再也不會聽到關於她的消息。一個月左右後,我的一位網友也是朋友:小書(化名),他說春平來了廣州。我帶著懷疑的想法,與小書一起見了春平。我們約了週末在廣州中山大道的一個大學校門口見面。我並不是一個容易相信他人的人,我打量著春平,她穿著黑色的上衣,黑色的褲子,而且眉毛也經過修剪,指甲也塗上了淡淡的甲油,稍微有點打扮。我不禁浮想聯翩,也許,也許,春平,真的已經受過什麼委屈,已經給世塵給染上了一層俗氣。

我們找了一個茶樓,吃著點心,我想春平應該會餓壞了吧。但是吃飯時她還不忘向我們訴說著她的故事,說著她是如何跑出來的。

春平指著她隨身的棗紅色棉襖,她說,"村裡的幹部來姐姐家抓我,把姐姐家的門賭住,我和姐姐都出不去,好心的鄰居幫我,引開那些關我的人,救我出來的,走的時候,他們說天氣涼,要拿件棉襖防寒。"

我看著這件厚厚的衣服,再看看窗外這麼熱的天氣,還有這一件不諧調的棉襖,我不知道要說點什麼好。

小書一直對她說,"你多吃點東西"。小書與我,能幫到她的顯然不多,中午過後,我們帶著春平在天河上社閑逛,同時也想著幫春平找一份工作,在廣州安定下來也好。因為春平的什麼證件都給村裡的人扣住了,幫她找任何工作都不容易。後來我們幫春平找到一份端盤子的工作,一天也就吃兩頓飯的時候出來幫客人下菜單,上一下菜,不用洗碗,還能包吃住,一個月九百塊。我和小書很擔心她在飯館裡給人欺負,於是看著她在飯館裡試工,看著她工作了一下午,看著她與其他員工一起吃飯,直到老闆也對她點頭示好。

在這麼繁華的廣州,900塊一個月的工資,明顯不高,但是能包吃住,我和小書能放心的安定好學歷凍高的春平,最少她再上路的話,也能有點錢防身。

晚上,因為飯館老闆還沒來得及安排好她的住處,我們便在上社裡面找了一個小旅店給她住。服務員看著我們三個人一起開一個房,那異樣的眼光,臉皮薄的我的確有點不好意思。後來,進到房間,春平才把她棉襖裡包著的衣服展開,裡面一條磨破了的藍色牛仔褲,一件白色上衣,上面沾的全是黃泥。我跑出去和服務員要洗衣粉,回來時一邊遞給她,一邊問她這泥哪弄的。她說是她鄰居助她逃跑時,她翻牆時蹭到的,跑的時候,不能走村裡的路,只能是經過農田逃跑,裡面都是泥,也只有這樣才不被人發現。我真的不知道我要說些什麼會好,但是她還是很自然的笑笑,好像逃出來是一種很大的勝利,好像這樣已經是非常了不起了。

第二天,春平離開了,她說謝謝我與小書的關照,廣州不是她應該停留的地方,她應該去往她媽媽在的地方。可是,她媽媽在哪裡,我們不知道,也沒辦法幫到她。

數星期後,春平換了個QQ加我,她說"姐姐,我在福建了,他們還一直抓我,所以我換了QQ號,我一定要找到媽媽!"

後來小書把他的媒體朋友介紹給春平,也報導了春平的事,新聞的圖片裡:春平背著一個挎包在村裡的路上行走,村民看著她,是多麼異樣的眼光......小書對我說,"看,她還背著你送她的包。"我笑一下,想不到應該說什麼。

一年後,也就是我發帖子的現在,我看到了這個:某禽獸記者誘姦雲南裸女,我真的不知道要以怎麼樣的心態來面對這個事情。

誰能幫幫她,我能做的,也只是把事情寫出來了。

来源:網易論壇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