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倒賣人體胎盤黑幕:神秘接頭 形成網路鏈條 (組圖)

2009-08-04 22:02 作者: 亞文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核心提示:一塊本該屬於產婦所有的胎盤,竟從醫院裡流出被人秘密倒賣。7月下旬,記者通過調查,揭開了長春倒賣人體胎盤的黑幕。

交易在長春市婦產醫院大廳內完成,交易過程中醫院人員並沒有現身,神秘中間人獨自到醫院樓上取貨。記者拿到的胎盤包裝袋上有"胡** 產三"字樣的標籤,而記者調查證實胡**就是在長春市婦產醫院生產的。

7月下旬,記者通過調查,揭開了長春倒賣人體胎盤的黑幕。

參與倒賣胎盤的男子




黑衣眼睛男取來的胎盤

接頭十分神秘

中間人"幫忙"

醫護人員不露面

整個交易鏈條被胎盤販子佈置得很嚴謹,在見面前,中間人曾幾次發問:"哥們,你不是記者吧?"

"得預定 還得批條子"

7月25日11時許,一個網名為"危險"的男子(以下直接簡稱"危險")進入記者視線,他是主動搭訕要幫記者找胎盤的。這也是記者在前期調查胎盤線索3 天期間,第一回跟長春販賣胎盤的販子接軌。此前的幾個胎盤販子,雖然在電話中或者網路裡聲稱手裡"有貨",但是販子都不是本地人,稱只能在外地往長春發" 乾貨"(烘乾後的胎盤)。至於質量能否保證或者是否是騙局,記者不得而知。

"危險"告訴記者他曾幫人弄到過胎盤,"現在沒有熟人醫院根本不敢賣,所以得找人疏通關係。我在那買過,要找人,新鮮的和粉的都是200元一個。""危險"說之所以有人買胎盤粉,是因為對吃新鮮胎盤打怵。

"他們好像都是預定,說還得批條子。""危險"告訴記者,"這個不讓賣......提前2-3天預定。不信你問問哪個醫院敢公開賣胎盤?"

200一個 ,沒提中介費

"危險"還告訴記者,因為買賣胎盤違法,所以必須小心謹慎,而為了保證醫護人員的安全,絕對不能讓買家跟醫院的人見面。"你給他(醫護人員)錢吧,200一個,我不要(中介費)。"

兩次接觸後,"危險"漸漸放鬆了警惕,他跟記者約定爭取在三天內給記者找到"鮮貨"(就都是剛生產下來的胎盤)。

三問"你不是記者吧"

在與"危險"達成交易細節後,"危險"在網路上消失一天。而此時,記者也開始排查與他說話的細節,因為此前他已經兩次質問記者:"你不是記者吧?"

26日15時許,記者的QQ收到一個離線消息,顯示的是"危險"當日上午10時多給記者發來的數條消息,但都是一個意思:需要記者馬上聯繫他交易。當日15時40分許,記者電話聯繫了"危險",他電話裡再次發問:"哥們,你真不是記者吧?"

在電話裡他說已經和醫院的人聯繫好了,剛剛下來一個男孩胎盤。"東西那邊已經準備好了,現在要是取的話,就不放冰箱裡了。""危險"突然提出交易讓記者措手不及。

交貨一波三折

兩次更改交易時間

不斷反偵察記者

兩次跟"危險"接觸後,他承諾可以在7月28日前給記者弄到胎盤,後來事實驗證,從一開始他就一直在反偵察記者,交易時間被"危險"故意兩次更改......

中間人露面了

按照事先約定,本報報導組成員將兵分兩路趕到現場,一組直接接觸"危險",與他在醫院大廳內交易;另一組暗中跟蹤"危險"與醫護人員交易。

就在記者電話聯繫"危險"告訴他有人去跟他接頭時,他突然改變交易時間,稱要19時後交易,並以電話沒電為由,索要交易記者的電話號碼。記者將接頭記者的電話告訴"危險"後,他又告訴記者電話沒問題了,並改回原來的交易時間,告訴記者18時在長春市婦產醫院門診等他。

17時30分許,兩組記者提前到達門診。此時,門診內患者寥寥無幾,兩組記者同時發現一個"黑衣眼鏡男"在大廳內若無其事地徘徊(事後證實他就是"危險",也是第一個出現在記者視線中的胎盤販賣網路可疑人之一)。而他為什麼提前半小時就出現在大廳內呢?

事實證明,當時確是記者和胎盤販子互相監視對方。記者一共四人在現場,而根據觀察判斷,胎盤販子也至少有三人在現場。

對50元中介費表示不滿

17時53分前後,"黑衣眼鏡男"給記者打來電話,說已經到了門診的電梯旁,希望接頭人與他見面。

雙方在電梯口見面後,"黑衣眼鏡男"獨自去取貨。大約10分鐘後,"黑衣眼鏡男"回來,手裡提著一個黑色的塑料袋,手提的塑料袋離身體很遠,好像很怕沾到身上。

"黑衣眼鏡男"稱:"東西在這呢。"接頭記者之後用手摸了一下,發現東西軟軟的,涼涼的。

然後接頭記者拿出了250元錢,告訴他200元是貨錢,50元作為酬謝金。"黑衣眼鏡男"認為應該是200元中介費,但隨後又說:"50就50吧,為了這點錢犯不上。"

胎盤販子網路

至少有3個人

從進入醫院到離開,兩組記者經歷整個交易過程約25分鐘左右,共發現胎盤販子網路至少3個可疑人物。

人物1:"黑衣眼鏡男"--"危險"

事實上只有他出面完成交易過程。

人物2:"白背心短褲男"

17時41分,一穿白背心短褲的中年男子,年齡大概45歲-50歲之間,在門口附近的椅子上坐著,偷偷注視著進入醫院大廳的每一個人。17時46分,他又轉到接頭記者的斜後方。 18時左右,在"黑衣眼鏡男"取貨時,他再次來到接頭記者身前,停留片刻後自東向西走過。後來另一組暗中記者也發現"白背心短褲男",他正好出現在"黑衣眼鏡男"上樓等電梯的位置,不停張望,像是放風。

人物3:"藍裙女"

接頭記者等"黑衣眼鏡男"時,電梯下出現一名年輕女子,穿藍色裙子,一手拿飲料瓶,一手拿紙兜。正好坐在了接頭記者所在長椅的右側長椅上,她一直偷偷注視著記者,並用手機發信息。直到交易結束她才離開。

真從這家醫院

流出來的嗎?

交易完成後,記者打開黑色塑料袋,一個胎盤血淋淋地擺在面前,令人不寒而慄。雖然記者沒能看到中間人和醫院人員的交易過程,但這個胎盤的外包裝暴露了重要線索......

包裝袋上有產婦姓名

之前在與"危險"談判時,他告訴記者醫院的管理流程很規範,賣出胎盤要領導簽字,還要用一天時間做12項檢查。

但當記者打開黑色塑料袋後,並沒有發現檢查報告。只有一個"麻醉包裝袋"裡麵包著一個裸露的胎盤,"麻醉包裝袋"上有產婦身份:胡**,產三。

護士證實該產婦確在該院住院

這是一個重大的發現,這意味著這個從醫院內流出的胎盤,很可能就是該醫院產三療區胡**的,事實會是這樣嗎?

當晚20時10分許,記者在長春市婦產醫院產三療區發現了胡**的信息。一名護士證實胡**確實在該醫院產三療區902病房。

產婦家屬稱當時沒要胎盤

在記者隨後的採訪中,胡**的家屬告訴記者,因為聽別的產婦說生產後要花錢買回自己的胎盤,所以放棄了胎盤,至於去向也沒做瞭解。

記者:你家的(產婦)貴姓?

胡家屬:姓胡

記者:是胡**嗎?

胡家屬:對。

記者:咋沒要胎盤呢?

胡家屬:別人說要那玩意得花錢。

記者注意到,胡**檔案顯示她22日在醫院生產,為何"危險"說成是"剛下來特意留的",而且記者第一次聯繫他時就已經是24日,中間人為何當時沒直接給記者胎盤,反倒拖延兩天,意圖不言自明。

秘密倒賣胎盤已成網路鏈條

"黑市"潛規則觸目驚心

2005年3月31日國家衛生部曾發文(衛政法發〔2005〕123號)《關於產婦分娩後胎盤處理問題的批復》,明確要求產婦分娩後胎盤應當歸產婦所有。

產婦放棄或者捐獻胎盤的,可以由醫療機構進行處置。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買賣胎盤。如果胎盤可能造成傳染病傳播的,醫療機構應當及時告知產婦,按照《傳染病防治法》、《醫療廢物管理條例》的有關規定進行消毒處理,並按照醫療廢物進行處置。

此文已抄送:各省、自治區、直轄市衛生廳局,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衛生局。

但記者調查中發現,販賣人體胎盤整個網路鏈條最重要的一端醫院人員一直躲在幕後,規避風險,只有掮客在前臺交易,給醫院"擋事兒"。

在深入調查胎盤倒賣網路時,一些"黑市"的潛規則更是觸目驚心:中間人把生男孩下來的胎盤叫出高價,有的產婦條件好甚至是頭胎男孩的,價格要高於生女孩下來胎盤的一倍;本是胎盤歸產婦個人所有,竟有醫院人員要收費才還產婦胎盤;怕買家恐懼鮮胎盤不好下口,醫護人員竟自製焙乾胎盤粉灌膠囊出售......

內幕披露

怕買家恐懼鮮胎盤不好下口

醫護人員自製焙乾胎盤粉灌膠囊

"焙粉也是新鮮的,磨成粉灌膠囊,我朋友說,你要是用藥的話,不建議你用新鮮的,用他們的焙粉。"胎盤販子"危險"在最初向推薦記者胎盤時,不建議給記者找新鮮的胎盤,一方面有風險,可能會"露餡",另一方面也麻煩,焙粉灌膠囊直接吃方便,用他的話說還實用。

"有的人打怵不敢吃胎盤,就是用新胎盤也都是偷摸包到餃子裡給病人或者需要的人吃。""危險"說,醫院那邊的朋友會定期儲存胎盤,然後自製胎盤粉灌膠囊,可以說這是業內一個不成文的潛規則。

曝潛規則

本是胎盤歸產婦個人所有

醫院卻要收費才還產婦胎盤

"你們這兒賣胎盤嗎?"記者在調查過程中,用公開電話諮詢了幾家有產科的醫療單位,被問及能不能買到胎盤時,對方都堅決表示不能。還有醫院工作人員直接反問記者,"有你這麼買胎盤的嗎?"

事實上,明面上,沒有醫療單位敢對外公開出售胎盤。就像吉林省衛生廳一位工作人員說的那樣,"正規醫院都不敢賣。"

不過,記者調查時發現雖然醫療單位沒有直接對外賣胎盤,但是卻向產婦間接"賣"胎盤。胡××的家屬就是因為別的產婦要胎盤要收費,決定放棄本來屬於自己的胎盤。"多少錢不知道,說還得找人能拿回來。"胡××的家屬說。

對此,記者在調查一些曾經生育過的產婦及其家屬時,他們也都有"艱難要回胎盤"經歷。"當時在醫院找的人,領導簽字才給的胎盤。"長春市民周先生說。

產業鏈條

秘密倒賣胎盤已成網路鏈條

醫護人員怕出事兒不直接交易

記者在與胎盤販子"危險"接觸時發現,秘密倒賣胎盤已有形成網路鏈條的趨勢,一方面有醫院人員鋌而走險,暗地裡從醫院流出產婦胎盤;另一方面,交易中醫院人員並不出面,中間人怕出事兒,不讓買家跟醫院人員直接交易,這樣一來,要想買一個胎盤勢必要有中間渠道完成。

"你問問哪個醫院敢公開賣胎盤,一般我們都收來,然後再轉手。"記者通過網路聯繫到北京一個胎盤販子,他說現在胎盤的買賣都在地下完成,有不少人看中這塊市場,從事倒賣活動。

自曝行情

新生頭胎男孩鮮胎盤價高

胎盤販子稱入藥效果更好

胎盤販子"危險"曾透露出一個市場的潛規則,那就是生男孩下來的胎盤很搶手,不但入藥效果好,而且買家都要找男孩的,按照他的承諾,他給記者拿到的就是一個生男孩下來的胎盤。

"危險"還告訴記者如果男孩是頭胎,而且產婦的個人條件要再好些,那就更不好"淘"了,整不好就是女孩價格的一倍。"一般的都是200元一個,好的就翻倍。"按照"危險"的說法,他們也把胎盤分成三六九等。

監管部門

買賣胎盤違法

正規醫院不敢鋌而走險

國家衛生部發文禁止買賣胎盤後,上海市衛生局就立即轉發衛生部的通知,並出臺了地方性法規。要求開展助產技術服務的醫療機構在產婦分娩前應與醫療機構辦理胎盤處理手續,填寫《上海市醫療機構胎盤處理告知、處置單》,規定產婦處置本人胎盤的方式有:自行處置本人胎盤;自願放棄或者捐獻本人胎盤,由接產醫療機構處置;如有關醫學檢測結果為陽性,胎盤由接產醫療機構按照《傳染病防治法》和《醫療廢物管理條例》的有關規定,進行消毒處理,並按醫療廢物進行處置。

就此,記者也諮詢了吉林省衛生廳相關處室。工作人員表示,目前還沒有接到關於胎盤買賣的投訴,但可以肯定的是買賣胎盤違法。交談中,工作人員也強調正規醫院應該不敢鋌而走險,因為這方面有明確的法律法規約束。

醫生提醒

胎盤確實有藥效

但不潔胎盤容易傳染疾病

人體胎盤的中藥名叫紫河車,是較常用中藥,紫河車是人體出生後脫落胎盤經過加工乾燥而成。中醫認為,胎盤性味甘、咸、溫,入肺、心、腎經,有補腎益精,益氣養血之功。也有人認為健康產婦的新鮮胎盤可直接處理乾淨烹飪食用。對此,醫學專家指出,食用不潔胎盤容易傳染疾病。

吉大二院專家陳學奎指出,胎盤僅是母體和胎兒間物質交換的"中轉站",它是一個儲存中轉營養的組織,由於產婦的健康狀況良莠不齊,產婦體內的一些病毒、病菌也會寄生在胎盤,比如產婦本身是乙肝病毒攜帶者或者感染者,一旦產婦胎盤沒經嚴格檢查流入市場被人食用,很可能繼續傳染疾病。

此外,專家指出剖腹產胎盤的娩出須經過產道,這一過程中很可能受到多種細菌污染,加上非法流入市場胎盤保護措施不完善,很可能使胎盤二次污染,一旦人食用後果也會不堪設想。




来源:東亞經貿新聞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