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庸:通鋼事件──「建龍滾出通鋼」

2009-08-07 04:54 作者: 吳庸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建龍滾出通鋼"是吉林省通化鋼鐵有限公司7月24日爆發的群體事件的中心要求,一切功過是非都是從這個中心要求引伸出來的。讓我們圍繞"建龍滾出通鋼"來看看有關各方的利益趨向,藉以作出應有的價值判斷。

這一事件的主體是工人,是一次自發的、洶湧的工人運動。由於省國資委關於建龍集團再次投資通鋼集團的決定下發,通鋼工人聞訊甚為不滿,24日上午近3000名員工與家屬在通鋼辦公大樓前聚集,高舉"建龍滾出通鋼"的標語,表示抗議。引起員工不滿的直接原因是:(1)與建龍從2005年第一次合組後,員工工資不升反降,一線工人月工資為一千二三到一千七的水平,退休工人月收入少到200元。盛傳建龍派到通鋼的總經理年薪為300萬到450萬,即使以通鋼集團黨委書記與總經理的收入為參照系也相差懸殊,工人心理難以平衡。(2)通鋼是有60年歷史的老企業,員工數代以之為家,生活來源比較穩定,建龍入主後相傳將淘汰部分或大部員工,被淘汰者生活將陷絕境。正是這種實際利害關係迫使員工堅決反對與建龍合組,要求"建龍滾出通鋼"。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通鋼工人把建龍視同異己已有十餘年,心裏早憋著一股氣。工人意志堅定,破釜沉舟,決一死戰。這從示威群體採取的兩項措施可以得到證實:(1)示威的3000餘人從辦公大樓移往冶金區,首先把通往1、2、3號高爐的運輸路線堵住,使原材料輸入與鐵水輸出無法進行,這3座高爐只得休風停產,在崗工人也加入了示威隊伍。下午,如法炮製,使4、5、6、7號高爐休風停產,在崗工人同樣加入示威隊伍。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高爐停產,再恢復原來爐內高溫,造成的損失難以估量。這一招的震撼力極大,足以讓通鋼集團乃至省國資委當權者坐立不安,食而無味,迫使他們必須想辦法予以緩解。(2)工人的憤怒集中於當天才上任的建龍所派總經理陳國君身上,部分示威者得知他在焦化廠大樓正在做職工安穩工作,一群示威者衝進會議室將他拖至走廊進行群毆。他跑到會議室將門反鎖,人群用暖氣片將門砸開,繼續毆打。他跑到宿舍區,就逐門搜尋,找到接著打。這是最原始的報仇解恨方式。有人說,工人將其從樓梯上推下,也有人說陳自己失足墜樓。屍檢報告稱,陳顱骨骨折,顱內出血,當日23時宣告死亡。這一結局比高爐停產震撼力還大,可以想見,通鋼集團與省國資委當權者接獲這一報告時遍體觳觫、心驚膽戰的樣子。他們深知,這個漏子可是大了,吃不了要兜著走。當前的社會體制,沒有巨大的震撼力是不能稍有移動的,一步都不能改進,半步都不能改進。只有通鋼工人這兩項出擊的力度,才能嚇得當權者趕忙收縮,省國資委於當天就發布公告,說是"報請省政府同意,決定終止建龍集團控股通鋼集團的方案,不再實施",建龍永不再參與通鋼重組。事態的嚴重性驚動了中央,第二天溫家寳就飛至吉林調查這一事件。不可否認,通鋼工人階級以自己的堅毅、果敢向中共建國60週年獻上一份厚禮,它將在10月1日的天安門廣場展示自己的挑戰權貴的大無畏精神,光彩奪目,照亮夜空,讓慶祝國慶的禮花黯然失色。

"建龍滾出通鋼"不僅是通鋼工人的要求,也是通鋼黨政人員的意圖。省國資委一手操辦的建龍投資通鋼進行產權改組,不管是建龍持股36.19%也好,後來持股68%也好,總之,建龍要求全面控制通鋼,這對通鋼集團當權者原有的權力格局當然是一種損失。當7月22日省國資委宣布建龍控股方案時,通鋼集團董事長安鳳成及幾位副總立即宣布辭職。這樣的舉措表示原有當權者的不滿是很顯然的。如果權力的損失沒有適當的補償,就會形成新舊兩種當權者、新舊兩種體制的矛盾,雙方的磨擦是不可避免的。據說第一次改組後就有數十名通鋼副處及以上的中層幹部被裁撤,被裁撤者怎麼會心甘情願呢?因此,工人喊出"建龍滾出通鋼",實際上會獲得這些不滿於權力喪失者的支持,這個要求也是他們的心願。

在建龍與通鋼的合組中,省國資委所起作用令人匪夷所思。按說兩個大企業,一個國有企業與另一個民營企業進行產權合組,應對等談判,將有關產權涉及的股權比例、資產評估、人事安排、盈虧責任等等作出明確規定,然後雙方照章執行。有關股東大會職權、董事會職權、職代會職權也必須作出明確界定,新的混合所有制的運行才能井然有序。這些本應由通鋼集團出面與建龍集團談判的工作全由省國資委越俎代庖,把通鋼集團甩在一邊。第一次合組,建龍集團只佔股36.19%,通鋼集團佔股46.64%,建龍卻要派出總經理掌握全盤,為什麼允許它如此強佔權力?合組4年後,建龍要求實行股權分立:建龍退出虧損嚴重的通鋼而佔有效益較好的吉林鋼鐵公司所有權並控股通鋼原有礦山,人們認為這是只佔便宜不吃虧。建龍只佔股權36.19%,憑什麼有這樣的特權?所有這些都是省國資委一口答應的。而這個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顧名思義,只對國有資產負有"監督管理"責任,它有什麼權力許以建龍眾多超越其股權比例的優惠待遇、把國有權益白白奉送?此中的蹊蹺已經到了無法掩飾的地步,連大陸中國的官方報紙都不能不率直指出:"通鋼神秘重組的背後有著不足為外人道的原因。"(北京青年報2009.8.3.A4)可見,當前社會體制的混亂、無序,亂抓權,亂用權到了何等程度。因此,"建龍滾出通鋼",這個工人的吶喊成了通鋼集團全部當權者抒發對省國資委不滿的代言,他們與工人示威站在一起。

建龍集團在通鋼工人示威中成了被驅趕的對象,大有老鼠過街人人喊打之概。建龍集團董事長張志祥,這個以倒賣鋼材起家的人,2008年底已擁有總資產319億元,轄下控股子公司17家,名列中國企業500強的158位。民營企業如果遵循市場規律,以弱勝強,以少易多,賺多少錢也不為過。大陸中國的發展趨勢是,國有企業將從競爭性產業有序退出,這些領域正是民營企業大顯身手之處,不愁沒有發展餘地。但是,這只是理論設想,現實的狀況卻是民營企業走正道寸步難行,連銀行貸款都撈不到,向民間借貸則像河北省企業家孫大午那樣,官府還要治罪,弄得孫大午只得偃旗息鼓,敷衍而活。這樣的環境誘使人們對國有企業虎視眈眈,看準國企多少還有些油水可榨,想方設法將國有油水榨取到私人手中,變國有為私有。建龍集團走的就是這樣的路。據披露,與通鋼合組時,對通鋼的資產評估就做了手腳。把通鋼撇在一旁,由建龍自找評估公司,自作評估。無形資產、土地使用權價值為零。生產設備僅評估為900萬元,還在生產的幾個高爐價值由於折舊,七折八折,價值也是零。這些近乎天方夜譚的神話卻是實實在在的客觀現實。這樣一個擁有9個高爐正在使用的企業,它的生產設備居然只值900萬元,彷彿是在給兒童玩耍的積木評價。建龍於今年3月宣布退出通鋼公司股權,7月又宣布加入,據知情人揭露,其中隱藏著一個秘密:2008年,建龍治下的通鋼從澳大利亞進口一批精鐵粉,貨未到岸,價格大跌,損失近10億元。建龍為逃避責任,於3月退出通鋼公司,由此這筆虧損就作為負債處理,與建龍再加入無關。如此運作,無非是為了使虧損歸國企,盈利歸民營,用這種辦法巧取豪奪,最終把國企吞掉。看來,張志祥的319億元資產,他的那些寧波建龍、唐山建龍、撫順建龍、吉林建龍、黑龍江建龍,都是這麼鼓搗出來的。大陸中國的民營資本正在同共產黨的官僚資本展開激烈的、你死我活的爭奪戰。"建龍滾出通鋼"的怒吼反映了官僚資本保護自身權益的心聲。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