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女兵赴新疆結婚 10年後才准許回鄉探親


1951年3月,在哈密,一個倔強的長沙女兵拒絕了一個營長的求愛,後者被激怒,拔槍殺死了女兵。該軍官後被軍事法庭處以極刑。還有一個高中畢業非常漂亮的長沙女兵,因為被"包辦"給一個死了老婆有3個孩子的比她大近20歲的老幹部,在結婚當天就瘋了。

沒有老婆安不了心,沒有兒子扎不下根

1949年8月,新疆宣布「解放」。1950年2月,毛澤東命令駐守在新疆的20萬解放軍就地轉業,屯墾戍邊。當時,許多戰士都還未成家,時任新疆軍區代司令員的王震將軍說了一句掏心窩子的話:"沒有老婆安不了心,沒有兒子扎不下根。"為解決男女比例的懸殊,王震向當時的湖南省委第一書記黃克誠寫信,希望能在湖南招收志願戍邊的女兵。於是,從1950年到1952年的3年時間裏,約有8000名湘女志願參軍進疆,其"使命"就是要嫁給屯墾戍邊的解放軍官兵。

1950年初,《新湖南報》連續刊登了新疆省人民政府、新疆軍區司令部在湖南招聘女兵的啟事。啟事中說,新疆軍區要招募一批女兵到新疆進工廠、學俄語、上學校、開拖拉機,條件是16歲到25歲,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未婚女性。此時,剛剛誕生的新中國,百廢待興,抗美援朝掀起的"參軍熱",更是激盪著無數年輕人的心。長沙及周邊城市的在校女學生、社會女青年爭先恐後報名參軍。

那是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一段充滿理想和憧憬的歲月,一批又一批的女孩子高唱著著名的蘇聯歌曲《共青團之歌》,義無反顧地朝著理想飛奔而去。據新疆軍區檔案館的資料統計,在這8000名湘女中,年齡最大的19歲,最小的只有13歲。

1951年6月,第一批入疆的湖南少女們到達了新疆。沒有房子,她們和官兵們朝地下挖掘出一個個深兩米的地窩子,這就是她們的宿舍和後來的家。她們和男兵一起在這裡開荒種地、修水庫、打土坯、蓋房子。沒有水,女兵頭上生了很多虱子,她們就互相抓 "革命蟲";女兵們來月經沒有衛生紙,血水順著大腿往下流,她們就把內褲撕了縫成一個布袋,再把棉衣裡的棉花扯出塞到裡面,做成"衛生巾"。沒有棉花可用了,女兵在布袋裡裝點沙子,做成"沙袋"。過度的勞累使一些女兵停了月經。但女兵們已經無法停止她們工作的節奏。一位女兵說:"在那種激情燃燒的氛圍裡,任何人都會被感染,都會覺得自己在做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


進疆女兵部隊


肖葉群:先結婚,後戀愛

肖葉群今年70歲,兵團退休教師,她是1951年人疆的湘女。當年,她懷著光榮與夢想,與姐姐一起報名參軍。當時她還不滿15歲,體重不足40公斤。入疆後,姐妹倆被分到了22兵團9軍26師,肖葉群在師機關,姐姐到了文工隊,當時26師除政委和政治部主任有家屬外,其餘的全是光棍。

入疆的第二年,肖葉群所在部隊的師政委就給不到16歲的她介紹了對象--21歲的教導員王富民。肖葉群說:"一見面,他就說對我沒意見,非常滿意。我看他長得濃眉大眼,大高個,還不是我不喜歡的鷹鉤鼻子,也比較滿意。但相處不久後,王富民告訴我,其實他的真實年齡是25歲,比我大9歲。我聽了後就不願意了,哭哭啼啼,他就拿出了槍,將子彈推上了槍膛,好像要開槍打死自己的樣子。後來我再也不敢說不願意了。政委又找我勸我,他說,男的比女的大10歲以內從生理上講沒什麼,何況這個人政治上可靠,品行也好,長得也精神,根據你的家庭情況,不管你將來怎樣,他都會對你一輩子好的。這點,我可以給你打包票!聽政委這麼說,我就默認了。1954年,我們結了婚。"

雖然從認識到結婚有兩年多的時間,但因為都在忙著墾荒,我們見面的時候很少,交談的機會更少。王富民是行伍出身,只上過兵團的速成中學,對於談情說愛,他也不懂。他腦子裡只有一個樸素的願望:打下了江山,有了老婆,趕快生幾個孩子。所以,我們彼此沒多少話好說。婚後,我連續為他生了3個孩子,他對我還是很好的,尤其是"文革"期間,他保護了我,使我受的罪相對少一點。

2002年,肖葉群的丈夫患急性淋巴癌去世了。現在,肖葉群和兒子仍生活在石河子市。她的父母上世紀80年代從臺灣移民美國後,希望她也移民美國,但肖葉群沒有去,她說她的根已紮在了新疆。

戴慶媛:我們的婚姻更多的屬於道德婚姻

戴慶媛,湖南長沙人,在墾區被譽為維吾爾族語言「活字典」。她是1952年從長沙參軍的湖南女兵。

戴慶媛是一個木匠的女兒,小學畢業後就一心想當兵,連報幾次名都因年齡太小沒有通過。 1952年,她穿了一雙厚底鞋,身高才勉強夠了1.50米,懷裡揣著秤砣,體重才勉強達標。她參軍後,高興得不得了,一路上唱著歌來到了新疆。戴慶媛說: 「到了烏魯木齊,在八一廣場,王震將軍給女兵們講話。王震將軍說:‘同志們,你們要做好思想準備,把你們招聘來,是建設新疆,保衛新疆的,是為各族人民辦 好事的,湖湘子弟滿天山,這還不夠,你們要把忠骨埋在天山下……’將軍的話還沒有講完,下面的秩序就亂了,因為大家原以為參軍3年後就可以轉業回湖南老家 的,這時從將軍的話裡才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許多人就哭了。」

戴慶媛說:「當時在軍區機關,男女間的接觸有嚴格規定,除了工作往來和參加集體活動之外,都不能單獨接觸和交往。當時軍區的女性很少,我所在的部門 40多人,女的只有兩人,所以我們特別顯眼,也是眾多男性暗中追求的目標。」 後來,戴慶嬡在幹部文化補習班做教員時認識了一個比她大8歲的西北野戰軍戰鬥模範。那時,部隊裡經常組織女兵展開討論:老同志為誰打仗負的傷?老同志為什 麼沒文化?老同志為什麼沒成家?通過這些活動,戴慶嬡逐漸理解了部隊官兵軍旅生活的不易。最終,戴慶嬡嫁給了那位戰鬥模範,現在,她的3個兒女一個是博士,另外兩個也都是大學生。

戴慶嬡說:「當時對我們這些結婚的女兵來說,覺得像包辦又不是包辦,自願又不是自願,既幸福又不幸福。可以說,絕大多數人都覺得婚姻生活沒有多少愛, 十分壓抑。這是當時的歷史條件造成的。包括在有意或者無意當中,我們對情感的選擇,都不是從個人的需要出發,而是從集體利益出發,那就是繁殖生育,讓兵團 的人口增加,壯大力量,固守疆土,扎根邊疆。我認為那種婚姻是道德婚姻。過去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在家靠父母,出門靠組織,我們的組織就是我們的當家 人,不敢說不服從命令,所以那個時候都服從了。」

這種婚姻有幸福的,也有不幸福的。湘籍女兵江莉華總結了一條規律:湘籍女兵年齡越大(入疆時最大的才19歲)結婚越早,結婚越早的婚姻越不幸,但更不 幸的是相貌漂亮且文化程度高的——因為漂亮,就越易被更高級的大齡軍官看中,因為文化程度高,內心就越痛苦。當時,因為軍官年齡普遍大過湘籍女兵十幾歲, 這和女兵們的理想相差甚遠,她們理想的對象是年輕、有文化的。1951年3月,在哈密,一個倔強的長沙女兵拒絕了一個營長的求愛,後者被激怒,拔槍殺死了 女兵。該軍官後被軍事法庭處以極刑。還有一個高中畢業非常漂亮的長沙女兵,因為被「包辦」給一個死了老婆有3個孩子的比她大近20歲的老幹部,在結婚當天 就瘋了。

1952年,兵團總務處長劉錫憲向王震反映,這些有文化的湖南女兵不大適合介紹給老同志,他建議找一些農村的姑娘,最好是找喪偶婦女。於是,軍區決定到山東去找,此後,大量山東女性被招入新疆。

隨著時間的推移,一些女兵開始改變自己的想法。幾年中,較早入疆的湘籍女兵相繼結婚成家,丈夫們大多是部隊的中層軍官。

在這8000名湘女中,雖然大多數是經組織介紹結婚的,更多人是先結婚後戀愛,其中有幸福的,也有不幸福的,湘女們入疆後,10年後才准許回鄉探親。 1962年,湘女陶先運探親回來時,從長沙一直哭到蘭州。由於路途遙遠,直至現在,有的湘女還沒有回過家鄉。現在,湘女們的丈夫大多已經過世,因為,當時 這些丈夫們都比湘女年長10餘歲,而且,他們經歷了戰爭年代的槍林彈雨和50年代的超強體力的勞動,一些人在七、八十年代就去世了,這使很多湘女在中年以 後就成了寡婦。其中一些在60年代響應號召退出工作回家成了看孩子的家庭婦女,在生活上更加依賴丈夫,一旦丈夫去世,她們的生活只有依賴子女,目前的醫療 和日常生活都比較困難。參軍,進疆!這是湘籍女兵們的夢想,她們用50多年的歲月,演繹了為夢想生存的人生。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