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倫多找工作難 找老婆更難


不論是長相還是身高,秦飛都屬中等,臉上戴著的那副眼鏡倒是讓人覺得很斯文。用秦飛自己的話講"只要我長得再帥上那麼一點點,再長高那麼5公分,工作再好上那麼一點,就讓別人愁去吧。"秦飛倒是個很幽默的人,就是有時顯得有些負氣,也許無數次的投簡歷和無數次相親,真的讓他先泄氣了。不過能看出他還是很積極的一個人,對找女朋友的熱情也很高。

找工找得頭髮痛

很不幸,我也是學IT的,來之前就聽說IT已經不太好找工作了,來了之後才知道原來是很不好找工作。但是我也沒灰心,你說不好找吧,身邊的朋友還就有找到的,所以我也要努力。

簡歷修改了無數次而次次看上去都完美得很,把我在這的朋友叫來幫我看一下,當然人家是有經驗的,朋友肯定後,我就開始了。發了多少封我已經不記得了,只是這麼完美的簡歷就是無人欣賞。做了閒人等了N個月後,終於等到一個interview的機會,但是我失敗了,機會沒把握住。

失落,回到和別人share的公寓裡,回想我在上海的風光日子----年紀輕輕就當上了主管,手下有人聽我使喚,工資可觀,在浦東八佰伴附近的高層住宅樓裡有一套2室1廳的房子屬於我,父母的退休金也不少,我只有一個大姐也嫁到了不錯的人家,我的負擔很小,前女友盯我像盯著3歲孩子一樣怕我被人拐跑。

哎,不提了,如今的我,一邊斷斷續續地打工一邊找專業工作,這也是朋友出的主意,他們說不能總在家閑著,坐吃山空的滋味會讓人消極。我還去過什麼Co-Op, 可現在打工都打上癮了,我也沒找到(專業工作)。看來找工也是要運氣的,而我缺了一點點。父母和姐姐很關心我,經常讓我注意身體,也說一些安慰我的話,什麼"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但是他們的心情我又怎麼安慰?還是努力的工作,少說一些苦的話,讓他們放心好了,不然他們擔心而我會為此頭痛。

登陸前我和前女友分手

本來我是有一個談婚論嫁的女友,只是我來之前和她分手了。這件事不知道要怪誰,但我也有很大責任。

我們倆的感情還是很好的,那時我剛拿到移民紙,打算短登後和她結婚的,準備結婚的時候問題就來了。她家裡條件沒我家好,她和她父母住在一套面積不大的老房子,她哥也是結婚才2年,她父母拿了大筆積蓄給她哥買的房子要還貸款,於是就想到我的那套。

她父母讓我把房子換成3室1廳的,然後裝修好,做結婚用。而我父母則認為,我們即將離開上海,這房子也是臨時的家,可能用不了幾個月,沒必要浪費,再說來到加拿大也要用錢,能省則省。之後我把情況和我女友說明,她還是很通情達理,同意了。但是她父母說不換大房子,現在的那套也要裝修,我父母還是認為我們即將離開沒必要。矛盾這就開始了,雙方父母各持已見,我們也各自站在自己父母這邊。她的理由是,我們走了,房子可以讓她父母幫著看著,其實就是住著。我的理由是房子是我和我父母出錢買的,別人沒有支配權,再說登陸之後的日子還說不准,錢還是能省則省。誤會越來越多,矛盾越來越來大,我倆生氣,吵架,我家認為她家是貪那套房子,她家認為我家是小氣。然後互不理睬,之後再吵架,說對方的不是,慢慢地愛就只剩下厭惡和恨了。

我倆單獨談過,最後的結果就是各走各的路吧,沒結婚就吵以後問題會更多。女友一開始還在流淚,可我堅持分了。

在加拿大的第一次相親

從來不知道在這裡找個老婆會這麼難,別說找老婆了,看來現在連找女朋友都難了。

剛來的前1個月,除了為工作愁外,其它還很好。尤其是恢復單身的感覺,再也不會有人為了房子和我吵架了,然後還異想天開地以為在不久我就會找到一個比她漂亮的女孩兒,運氣好的話,說不定會被洋MM看上呢。到第二個月就知道我在做白日夢了,我去哪認識洋MM呀?就連我原來引以為傲的英語都連小學一年級都不如,當然了認識洋MM這也是開玩笑的話,但是中國女孩兒呢,不是一樣嗎?

我在這兒生活圈子很小,Roommate、幾個比我早來這兒的朋友和朋友圈子裡的幾個人,基本上就這些了。Roommate是個一心考託福上大學的人,整天抱著書本轉,朋友也都各自有家,能陪我出來玩的人也不多,所以能認識女孩兒的機會等同於零。

我來這兒的半年後,有了平生第一次相親,其實自己到沒這麼著急,只是父母希望我快點找一個,可能前女友的事讓他們有了顧慮。她是朋友的太太給介紹的,一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女人,我對她的印象還是很深刻的,只是忘記她叫什麼名字了。

那天我和朋友在咖啡店裡面等,比原定時間過了20分鐘才見她來,我稍打量了她一下之後心裏就涼了一半。我沒奢望對方是多麼漂亮是多麼前衛,因為我長得也不帥,但至少不能不修邊幅。一件看上去像90年代中期流行的連衣裙,一雙平底露腿趾的涼鞋,居然穿了短絲襪,還有那鮮紅的唇膏太刺眼了。她剛到就急著去洗手間,之後我和我朋友說我的看法,我朋友笑我說:"你以為這是上海呀。"哎,也許是我膚淺了,忘了還有內在美。不過她還是給我好好上了一課,她讓我知道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加拿大,男人經濟條件的好壞遠比其它東西重要得多。以前大家都說上海女孩兒比較看重這些,其實哪裡的都一樣,即使外貌氣質如此平凡的女人也是如此。她問得我啞口無言,我還沒找到工作,打工每小時也不如她的多,真是慚愧呀,我還挑人家呢。

第一次相親有點不歡而散,還連累了朋友和他老婆吵了一架。之後,又被其他朋友大大小小有意無意的安排,真是一群熱心的傢伙。不過倒是有2個出去約會了幾次,但是最後都是覺得對對方沒什麼感覺又不了了知了。我Roommate曾經開玩笑和我說:"你朋友肯定覺得你的單身生活太瀟灑了,所以想辦法讓你下水呢。"

說真的,又過了1年我還真的著急了,可能是太多的相親不果讓我害怕了吧,我條件就真的那麼差嗎?我朋友甚至我自己都認為我人品不錯,平生唯一做的小氣事就是那套房子了,可連找個女朋友都這麼難。還記得一個和我相過親的女孩兒說過,年紀都不小了,基本條件不合適就不能浪費大家的時間。

我還和一個在網上認識的女孩兒見過一次,那個女孩兒23歲,留學生,倒是很漂亮,應該說是很時髦,個子高得不得了,穿著高跟鞋更高,我都不好意思站起來了。那個女孩兒很活潑,但我知道我和她不是一個年代的人,之後我再也沒見過她,她也從我的MSN上消失了。

回國探親相親?!

今年過年的時候,我回國住了2月,在這2個月裡也相親了2次。一次是姐姐給安排的,一次是父母找人給安排的。

姐姐安排的那個在外企工作,事先沒同她講我已經移民了。我們一起吃飯,聊天兒,還陪她逛了街,相處的還算不錯。我們在星巴克休息時我問了她對加拿大的印象,不問還好,一問都不知該如何談下去了。她說,她公司有很多從加拿大回流的人,也有人出去的,回流的那些人也不打算回到加拿大了,好像日子也不怎麼好,現在她公司裡已經拿移民加拿大當笑話了。我告訴她這話太誇張了,還是有很多人想出來的,然後人家問我在哪高就,我不好意思地告訴她我也移民去了加拿大。她尷尬我也尷尬,然後再尷尬地一路送她回家,歷時4個小時,彼此說再見。

第二個女孩兒26歲,很前衛很能說話,總是聽到她說"儂怎麼怎麼樣......加拿大怎麼怎麼樣",大部分話題都是圍繞著加拿大,就算問起我之後還是會轉到加拿大上,對它的興趣遠遠超過了我。她意圖太明顯了,我可要不起。不過倒是很有趣的,一個當加拿大是草,一個就拿它當寶。

我也乘這個機會去看了以前的女朋友,她還是單身,聽說期間也談了1個朋友,雖然大家都是單身,但誰都知道我們根本就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可能房子的陰影太大了吧。

我現在才知道找老婆也是要看緣分的,緣分可真是個不能錯過的東西。

隨汝也聽說在加拿大單身男女不太容易找朋友,但不是這個愛情遊戲的主角就不知道原來還這麼難。秦飛說有時雙方都太現實了,以至於把對對方的感覺統統忽略了。那我就祝福他,在不久的將來能談一場與現實無關的戀愛.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