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許多事情很荒誕(圖)


艾未未:許多事情很荒誕
艾未未

去年四川地震後,在輿論對豆腐渣工程的責問聲中,中國藝術家艾未未呼籲當局調查並公布死亡學生人數,併發起蒐集遇難學生資料的民間行動。今年8月艾未未在成都遭到公安拘禁和毆打。10天前,他的銀行賬戶受到警方調查。11月27日,數十名各界人士在網際網路上發表《聲援艾未未的網路呼籲》,對艾未未的人身安全表示關注,要求停止一切對他的威脅與迫害,並呼籲關心和支持他的人們以各種可能的方式進行聲援。呼籲書發表的當天德國之聲記者與正在臺北的艾未未通了電話。

德國之聲:艾未未您好。以北京部分文化和經濟界人士為主的一批各界人士在網上發表了《聲援艾未未的網路呼籲》,認為您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要求當局停止對您的威脅和迫害。他們這種擔心您覺得有道理嗎?您自己的感受是怎樣的?

艾未未:我覺得中國目前的情況是對很多個人,特別是對維護自己權利的個人構成了很大的威脅。我以前沒有太意識到這個問題,直到我為譚作人的案子作證的時候,遇到了警方的阻撓和暴力。這個時候你會意識到事情是相當的嚴重,一個國家的司法機構竟然公然地違法。之後我們又通過合法的渠道進行申訴,在3個月後得到警方的正式的回答是,他們沒有做錯任何事,也不存在暴力的問題,他們的執法是合法的。

這個時候你會意識到,這是一個政府和國家行為,它不僅是個人的一種暴力,而是政府和國家無視事實,公然地歪曲,是一種國家暴力。在這樣一種意識的指導下,對公民來說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因為這個系統是保護這種暴力行為的。

德國之聲:您剛才提到了譚作人的案子。譚作人也是在四川地震後參與維權,要求調查豆腐渣工程以及死難學生的人數。您認為這是不是您和您的同伴受到人身威脅的主要原因呢?

艾未未:我認為這是原因之一,但並不一定是主要原因。因為在中國社會可以看到,很多並沒有明確的維權意識的人仍然受到了不同形式的暴力,受到暴力之後他們才變成了維權人士。今天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人站出來,開始為他人的不幸提出支持或呼籲,正是由於暴力的普遍存在,以及它會威脅到每一個公民生存的最基本的前提。

德國之聲:對您表示聲援的這份網路呼籲,裡面提到的讓他們為您感到擔憂的一個直接原因是,11月19日公安部派人到中國銀行調查了您的賬戶,理由是"涉嫌詐騙"。有這樣一回事嗎?

艾未未:當然,這是他們做的一件我覺得不那麼明智的事。顯然,政府對一個公民要進行迫害的話,是可以找到各種理由的。很明顯,對這種理由將會引起的反彈以及社會上由此產生的公眾輿論,他們已經無所顧忌。這樣一個社會將走向何處?它如何自視其統治和基本的管理水平,這些都是讓人感到荒誕之處。當然這種荒誕是以每個個人付出更大的代價來顯現的。

德國之聲:警方在調查您的賬戶之後有沒有給您一個說法或是結果?

艾未未:沒有。我無法猜測他們要做什麼。當然他們的調查可能還需要很長時間,但是我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我能想像的是,他們希望對我進行某種法律上的限制或是制裁。直接原因很大程度上就是我為社會上那些不幸的人們以及不公正的現象做出了我個人的辯護和抗爭。

德國之聲:就是說您自己也覺得可能會面對一件司法訴訟的官司?

艾未未:那要看他們調查的結果,還有他們對這種做法的利弊的權衡吧。我自己無法猜測他們想要作什麼。

德國之聲:對那些在網路上發表呼籲,對您表示聲援的人士,您想說些什麼?

艾未未:我很感謝每一個人為我,其實不只是為我,也是為了他們心目中的公平和正義付諸的行動。我覺得這個社會要發生任何變化,必然是每一個的覺悟,而不是憑幾個人的努力。我們可以看到在今天的中國有這種趨勢,很多人會不顧一切地站出來,這就是一個社會發生變化的最大的契機。

德國之聲:您現在的處境的確可以說有一定的危險,您將如何面對這種情況,有什麼打算嗎?

艾未未:我生活在這樣一個時代,我會忠實於我所處的這個時代,我會面對所有我必須面對的問題。所以我並不會因為別人對我的威脅而改變我個人的行為方式。

原題目:艾未未:我會忠實於我所處的這個時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