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眾推牆才倒

2009-12-02 16:41 作者: 江棋生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朋友託人告訴我,他們於11月16日以郵政快件方式將三本書寄給我,其中兩本是今年10月出版的我的《一生說真話》,另一本是甘粹先生的著作《憶林昭》。幾天前的一個上午,果真傳來了郵遞員的敲門聲。然而,當我美滋滋地開了門準備拿書時,孰料見到的,卻是一紙冷冰冰的"海關代保管物品憑單",憑單號碼為022696,簽發日期為2009年11月17日。憑單告知說:北京航空郵件交換站海關代為"保管"了那三本書!

我心裏明白,這裡的所謂"保管",不過是查扣的代名詞。目送無辜的郵遞員下電梯後,我重重地把門撞上,不由自主、想壓也壓不住地,怒火在胸中升騰;而當時一下子凸現在我眼前的,不是別的,正是將近61年前聯合國發布的《世界人權宣言》。這份《宣言》的第19條說得清清楚楚:"人人有權享有主張和發表意見的自由;此項權利包括持有主張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過任何媒介和不論國界尋求、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的自由。"白底黑字,毫無歧義!如果這個第19條在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中國的大地上真的管用,那我就完全有權獲得自己的著作,也完全有權獲得《憶林昭》,而海關先生也就根本無權在這種事上橫插一槓子。

然而可悲的是,在中國官方眼裡,《世界人權宣言》從來就不是什麼硬道理。口頭上可以認帳,實際上不受約束。由此不難理解,中國的海關除了執行正當的公務之外,還必須充當可恥的柏林牆的角色;也因此,不管樂意還是不樂意,海關先生要常常幹些很不光彩的髒活和醜事。

一葉知秋。一紙憑單表明,在前東德的有形柏林牆轟然倒塌已達20年的今天,中國的無形柏林牆依然厚著臉皮趴在那裡。不過,這道無形的柏林牆除了由海關、邊檢等部門組成的傳統"牆體"外,還有一道近年來特意耗費巨資打造的、名為"金盾工程"的電子柏林牆,它一天24小時不歇著,專幹無理封鎖、阻隔網際網路的營生,對中國網民非誠肆擾,偏和《世界人權宣言》第19條過不去。11月15日,美國駐華大使洪博培先生代中國網民向歐巴馬總統提出的問題,可以說矛頭直指這道電子柏林牆。網民所提的問題是:"第一,在一個有三億五千萬網民、六千萬博客的國家,你聽沒聽說過防火牆?第二,我們該不該能夠自由使用Twitter(推特網)?"

雖然我對歐巴馬獲得今年諾貝爾和平獎一事大不以為然,雖然我認為歐巴馬的膽識遠遜於里根總統,但我要公正地說,歐巴馬正面回答了洪大使轉遞的問題,給出的信息也還算明確、到位。歐巴馬說:"我從來都是一個網際網路公開使用的支持者。我大力支持信息不受管制。這也是我剛才所說的美國傳統的一部分,我認識到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傳統。我可以告訴你們,在美國,我們具有的自由的網際網路──或者說上網無限制,是我們力量的一個來源,我覺得應該得到鼓勵。"稍後,歐巴馬再次強調說:"因此,我大力支持不對網際網路使用、網際網路上網、以及Twitter等信息技術實行限制。我們越開放,就越能夠溝通,這也有助於讓世界走到一起。"當然,你不能期待,也不必期待歐巴馬會像當年的里根總統那樣,無畏地說出激動人心和永載史冊的話來:中國的無形柏林牆,也應當被人性的力量所推倒!

中國的無形柏林牆不僅和《世界人權宣言》第19條對著幹,還時常蠻不講理地把一些中國公民阻在牆內,而把另一些中國公民擋在牆外。今年3月上旬的一天,我頭一次進入北京市海淀區公安分局出入境大廳,"依法"辦完申領港澳通行證的應有手續,最後將材料遞給了窗口的女警官。只見她把我的名字輸入電腦後,顯示屏上隨即出現了一行我看不見的字。過一會兒,她轉過臉來,毫無表情地對我說:你應該清楚,你被限製出境。這個結果在我的意料之中,於是我微笑著對她說:香港不是在境內麼?她馬上接招說:香港你也不能去。

在我的面前,不是分明有一道冷冰冰的無形柏林牆剝奪了我出境的權利,甚至剝奪了我踏上另外一塊國土的權利嗎?

不過,話又要說回來。當局把我堵在牆內,還總算是找了一條可笑的理由--"出去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而把擁有合法護照的中國公民馮正虎先生拒之門外,當局就居然連什麼託詞都不找,愣是黑下臉硬幹了。於是,人們見證了這個星球上極具黑色幽默的一幕:中國當局一邊到處堂皇光鮮地大辦孔子學院,一邊卻十分荒唐地不讓人回家侍奉老母。九泉之下,孔子若有知,當大呼:"鮮矣仁。"

11月23日下午,我和堅守在東京成田機場的馮正虎先生通了電話。迄今為止,在捍衛回國權方面,馮先生是最為較真的一個,也是做得最好的一個。我對馮先生說:不讓人回國,於法、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什麼叫豈有此理?這就是典型的豈有此理。馮先生說:不讓人回國,真是搞笑到極點。我一定要認真地、也要帶點搞笑地和快樂地維護自己的回國權。我說:在回國權這件事上,在中國當局和你二者之間,人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站在你一邊。

柏林牆是攔腰砸在人的尊嚴、自由和基本權利上的專制怪物。從東德柏林牆(當時只是一道鐵絲網)建成的第一天起,即1961年8月13日,就有一位東德青年冒死翻牆,奔向自由的西德。自那之後直到1989年,數以千百計的東德人,以"不自由,毋寧死"的氣概一次次地衝擊、撼動柏林牆;1989年5月開始,在匈牙利人、捷克人和波蘭人的幫助下,成千上萬的東德人迂迴越過柏林牆,高呼"自由!自由!"進入聯邦德國。終於,1989年11月9日那個無眠之夜,東柏林的滾滾人流將柏林牆一舉衝決!

和德國人推倒柏林牆一樣,要推倒中國的柏林牆,主力軍也只能是中國人自己。我以為,現在應是國人進一步告別"牆倒眾人推"的臣民傳統和勢利心態,更好地確立"眾推牆才倒"的公民意識和責任倫理的時候了。我敢說,只要一部分人先站出來說不,此後愈來愈多的人堅毅跟進,則什麼樣的柏林牆都難逃被推倒的"厄運"。


2009年11月28日 於北京家中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