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周森鋒官運亨通的後臺水落石出


近期網上盛傳一篇署名為《新京報》記者孔璞的帖子《清華大學作出結論:29歲市長周森鋒的論文系正常引用,與抄襲無關》,詳細記述了清華大學學術委員會主任、中國工程院院士錢易教授對記者的提問回應說:周森鋒的論文系正常引用,與抄襲無關。同時錢教授還透露了清華大學對於不同級別的官員其論文抄襲的鑒別標準有著很大的不同,副省部級以上官員的即使論文與他人的相同程度高達100%也不能判定為抄襲。

11 月27日,《東方早報》 發表記者吳玉蓉的文章《"周森鋒沒抄襲論文"? 系網帖編造的結論》,文章稱錢易教授的秘書說那篇署名為某報社記者的文章系編造,清華大學宣傳部副部長於世潔也表示"這個帖子是虛構的,不實的。" 該文還說,"周森鋒論文涉嫌抄襲"一事一直沒有當事人或者學校出面給予說法,而此前清華大學稱,"校方對該事非常重視,但核查需要一個過程,肯定會給出一個說法。"目前距離周森鋒學術論文涉嫌抄襲一事被發現已有近半年時間,但卻遲遲未有任何說法。

這兩篇文章引起了我們的興趣,於是決定前去清華大學探個究竟。但很不幸,電話聯繫了錢易教授和宣傳部於世潔副部長,兩人都客氣地表示拒絕採訪,對周森鋒"抄襲論文"一事都說是"無可奉告"。無奈之下,記者前去採訪周森鋒的導師,清華大學土木水利學院副院長、清華大學房地產研究所所長劉洪玉教授,但同樣遭到拒絕。在清華大學房地產研究所遇見了好幾個年輕的研究生模樣的人,記者主動呈上名片要求採訪,但還是被婉言謝絕,名片倒是都被笑納了,採訪卻沒有任何進展,記者只好失望地離開了清華大學。

第二天一早,記者發現自己的郵箱裡出現了一封署名為"清華浪子"的郵件,郵件內容正是記者希望瞭解的一些問題。

" 清華浪子"寫道,網上那篇署名為《新京報》記者孔璞的帖子內容完全屬實,錢易教授確實接受了採訪,所說的清華大學對周森鋒的論文作出的"不算抄襲"結論也是真的,但清華大學當局希望將這個結論保密,因為這個結論確實有點兒丟人現眼,沒想到卻被錢老師給捅了出來,因此鬧得滿城風雨,錢老師還因此受到了警告處分。其實錢老師完全不像網友評價的那樣無恥,相反她是一個很有正義感的學者,作為一個70多歲的女院士,又是著名科學家錢偉長的妹妹,錢老師的道德和學術水平遠不是現在這幫挂羊頭賣狗肉的年輕博導院士們比得了的,只是在清華當局的巨大壓力下無能為力罷了。據說在給周森鋒"抄襲門"事件定性的會議上錢老師還是堅持原則要認定抄襲成立的,但我們書記胡和平和校長顧秉林都說要顧全清華的面子,不能認定抄襲,錢老師孤掌難鳴啊。錢老師看來心裏有氣,所以後來故意將此事告知了記者,順便將清華在會議上通過的那份無恥的論文抄襲判定標準也給說了出來。

"清華浪子"的郵件還說,錢老師將清華的這個秘密決定泄漏給外界後,最生氣的還不是顧校長和胡書記,而是周森鋒的導師劉洪玉。劉洪玉得知了記者採訪錢老師的事情以後,就跑到錢老師的辦公室裡大吵大鬧,說是錢老師要"整他",說錢老師是個"比江青還惡毒的老妖婆","不得好死"等等。又說和平(指書記胡和平)和老顧(指校長顧秉林)都是他的人,每年都從他這裡"拿個上百萬","你一個要死的老太太算個屁",等等,劉洪玉在清華大學房地產研究所的第一號紅人鄭思齊也跟著用污言穢語幫腔,差點兒沒把錢老師給氣死。在清華,很多老師都知道劉洪玉是清華一霸,他不僅像網上說的那樣通過搜房網年賺千萬(通過搜房網和那些缺德的房地產商整天搞在一起,哄抬房價,把老百姓以後幾十年的血汗錢都賺走了,看看樓市崩盤的時候那些房奴不生吃了他!這個人將來一定沒有好下場!),更多來錢的路子是介紹很多高官富商來清華讀碩士博士,每賣一個學位他都能賺個幾十萬。反正他和書記胡和平的關係特好,校長顧秉林又不太管事兒,全是胡說了算。我們都知道清華每年通過劉洪玉賣出的博士帽沒有一百也有八十,胡和平和顧秉林兩人也確實沒少從他這裡拿錢,所以他才敢那麼對待錢老師。

"清華浪子"還透露,網友都在找周森鋒的後臺,認為周森鋒的後臺是他的父母或者岳父母什麼的,其實森鋒和霍焰家境都很貧寒,之所以在仕途上能突飛猛進,完全是劉洪玉的功勞。通過大量批發清華的博士帽,還幫著很多人家的孩子進清華讀書,劉洪玉在全國政界的關係早就盤根錯節了,給森鋒和霍焰弄個處級不在話下。不過你可不要以為劉洪玉是真的在幫森鋒和霍焰,那是有代價的。劉洪玉純粹是個不學無術的生意人,能白幫別人?每個受他幫助走仕途的人都要向他年年進貢的,像霍焰那樣的副處級虛職幹部每年都要給他送五六十萬,森鋒這樣一個正處級市長每年怕不是要給他個幾百萬吧?所以你們也別羨慕森鋒和霍焰,他們那點兒工資,到哪裡去搞那麼多錢孝敬劉洪玉呀?只能去貪污受賄罷。那麼年輕的兩個人就這麼搞下去,怕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吧?

"清華浪子"最後寫道,您現在看到周森鋒的後臺有多硬了嗎?憑著劉洪玉與胡和平和顧秉林非同尋常的關係,清華不可能認定周森鋒的抄襲事實,除非胡和平和顧秉林倒臺了。就是他們兩個都倒了,還有那麼多從劉洪玉那裡買了博士碩士帽的高官呢,他們也會罩著劉洪玉的,也就會罩著周森鋒的了。清華啊,表面上光鮮,其實裡面早爛透了。清華的學位啊,就像三陪小姐的身子,花錢就能到手的啊!

看到了"清華浪子"的郵件,記者心情極為沈重,沒想到中國的第一學府竟然已經墮落成這個樣子。又想辦法聯繫《新京報》的記者孔璞瞭解情況,結果她一樣也是" 無可奉告"。幾經周折,才知道了一些,原來在周森鋒"抄襲門"上,最倒霉的還不是錢教授,而是記者孔璞。據說孔璞採訪完錢教授後寫成新聞稿上交報社,但主編顯然是受到了上面的壓力而不予刊發。後來就有人將這篇稿子貼到了網上,孔璞為此還受到了記大過處分。

"我是按照社裡的安排去採訪的,又不是私自行動,後來社裡那麼多編輯都拿到了這個稿子,憑什麼就認定是我自己貼出去的啊?再說要是我自己貼出去的話,明知道那是違反制度的,也沒有必要寫上自己的名字啊!"孔璞覺得很委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