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國集》之與友抱膝雜談

2010-01-03 14:35 作者: 蘇凰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前幾天在《大紀元》的博客,有人論到我寫的《論讀書》一文文不對題,因為他所以為的「論」應該有類似數學上的論證,有證據之類,其實這只是「論」的一種, 此外還有一種敘論,如戰國諸子多用此法,這可能是他不瞭解的。人類的學問,其實究其根本,不過宇宙中某一境界在世間的映射,譬如說中國的,我們說儒還是道家的某一種,法家也是,墨家也是,所謂帝王者乃道家所奉的太極位,這在我以前的《閒話皇帝》說過。此外還有另外一個特點,大家可能沒有發現,那就是中國的學問在個體修煉上的意義,所以以往的老尊宿學問境界越高,越有對天地星辰日月草木變化有感覺,越有仁心,而且自然的通靈入妙,對自然有不同於凡夫的感受, 這就是人一般所謂的「聖」。這個「聖」因為每人的來歷不同,固然理解也不同,帶有其個體的生命特點,造成其層次的不同,這就叫「境位」。有境位的人,對天地宇宙的應對是不同的,也許他可以很窮,但他很從容、很幸福,而且體會不類與一般的人,自有他幽微靈秀的趣味,能從一朵草木之花發現世界,能從滿天風雪而任我逍遙,甚至在野外荊棘上的蟲卵也不覺噁心;也許他很富貴,但天天天廚仙供,他卻不以為然,一切世法平等,不自驕不自傲,而以極大勢力扶持人間正道。我曾當過長春真人,所以現世的此生也仍然愛在山洞打坐,喜歡在沒有人煙的地方修煉,採集日月之精華,因而成就出生命本元的龍火之珠,此為我對宇宙的通靈入妙之處,當然還有更加靈妙之處,因為關係轉輪大數,此處不談他,但這也是我的真性沒有現代人類變異思想的來源,我對現代這個世界的感受跟一般人是完全不同 的,似乎更為靈妙一些,所以我在一些美好的地方不喜歡說話,對古代的繪畫有非人的理解也就是這個因素。我說這些,不是為了顯耀自己,從某種意義來講,是時 勢的需要,因為現代的這個世界人的思想太妖化了,已經妖到就是按過去宇宙的標準也沒有法來容忍的成度,所以才說出來。所以古人的思想、其文化,其實是當時宇宙諸界至上法性的體現,道家說之為道,佛家說之為法。因此人類的生存,如果從人類存在的原始意義來講,不是僅為了人類的生存,而現代世界卻幾乎鎖定在這 一點,中共更是如此強調,把人當成動物,而動物是不配來領受宇宙偉大的聖靈的,當人墮落到這一地步,無論怎樣自詡為所謂高度的文明,也只有被宇宙淘汰,這就是人類的劫難,而中共加劇了這個情況。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