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殺」副市長親友遭刑拘軟禁

2010-01-12 00:45 作者: 丁小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本臺曾多次報導湖南邵陽武岡市副市長楊寬生離奇身亡事件,死者親友上週進京申訴截返本地,學生羅茜被刑事拘留,妻子和姐夫被監控軟禁。在他們失去自由之前曾向媒體透露,楊寬生死前稱要害他的人恰恰是他死因調查組組長。

首先在網上發貼質疑警方關押以"自殺"身亡結論的楊寬生的學生,新寧維權人士羅茜上週在北京被湖南當地駐京辦控制並遣返邵陽新寧後,週五家人收到了他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的通知書,羅茜的妻子週一告訴本臺:"一月七號晚上被新寧縣公安局以那個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我是第二天收到通知的。調查組的人昨天找過我,要我不要做無謂的營救方法,不要再散發什麼言論,我說我向媒體說的都是事實。"

羅茜曾在十二月初被警方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帶離湖南軟禁,直到楊寬生遺體下葬後才放回家。其後,羅茜在十二月下旬及本月初陪同楊寬生的遺孀分別往廣州和北京會見媒體,呼籲重啟死因調查,直到被湖南公安在京強行控制,遣返地方其後拘留。

與羅茜同行的楊寬生多名親屬的電話多天以來都是無人接聽或關機狀態,據他們的委託人,北京法學博士滕彪週一轉告,被從北京截返以後死者妻子劉月紅目前在邵陽市受到二十四小時的貼身跟蹤,而死者姐夫呂開化則被軟禁在新寧縣賓館內,滕彪:" 昨天中午打來電話,楊寬生妻子是被貼身跟蹤了,在邵陽走到哪兒跟到哪兒。然後他的姐夫是軟禁在新寧金輝賓館204號房。當地政府用這種辦法對付告狀的、對公安局自殺結論有異議的家屬,是很愚蠢的,更加重了外界對楊寬生死因的懷疑,而且對發帖子的人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刑事拘留完全是很荒唐的。"

英文《中國日報》1月7日報導透露了在邵陽擔任醫生的死者遺孀劉月紅在北京時向該報透露楊寬生死前與妻子最後一番電話中說有2個人要害他,其中一人是邵陽市政法委書記鞠小陽,他是楊寬生死因調查專案組組長 。本臺週一多次致電邵陽市政法委以及公安局,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十多天滕彪已經幫家屬向公安部申請重新調查死因,目前還未得到回覆,在相關申請中也提到了地方一些人員需要迴避。滕彪說:"如果他家屬認為負責調查這個案件的其中一人有重大嫌疑的話,他不能參與這個案件的調查,必須迴避,否則就是一個巨大的程序問題。我們的申請有提出程序問題,也提出有關公安人員需要迴避的問題,但當時沒有點出人名,因為需要更多證據。"

邵陽武岡市副市長楊寬生十一月二十六日凌晨傷痕纍纍的死在宿舍,第二天公安就宣布抑鬱症自殺,並稱這是鐵案,其後武岡市政府和公安發言人對自殺身亡結論的詳細解釋:稱其自殺時使用了菜刀、水果刀和剪刀三種工具;此外,為了了結性命,採取了觸電、割腕和跳樓的方式,以致留下各種傷口,嘗試了種種自殺方式之後,楊最終從三樓墜下身亡。官方描述的殘酷的自殺方式不但沒有掃除政治謀殺的疑雲,反而更引起了網路輿論質疑和批評。

另一方面死者家屬不斷的蒐集證據即專家意見,同時希望通過媒體曝光引起上級公安檢察機關的注意和介入調查。他們上週二在北京會見記者時還展示了兩名北京司法鑑定專家對楊寬生之死的法律意見。

中國法醫學會法醫病理學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北京司法鑑定業協會法醫專業委員會主任劉良教授對楊寬生遺體上相關傷痕提出疑問,包括指出嘴唇上的瘀血可以是捂壓口部,通常是他殺造成的;楊寬生胸部三處骨折 "骨折位置相對一致,但兩處外凸,一處內陷,是否為一次性暴力(高墜)所致?"

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原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卓小勤認為,屍檢報告中沒有關於出血量的測定,不能判斷楊寬生是否有能力自己跳樓;而死亡結論中也沒有提及對鞋印、指紋和毛髮等其他物證包括楊寬生受傷後的行動路線具體描述。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