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書記出逃令俺百思不解?


雲南省委書記高嚴,早在2002年已外逃到澳大利亞,傳聞卻一直捂著未得到官方證實。昨日(2010-01-12)《新華網》才於公開。題目為《近30年我國外逃官員達4000人人均捲走1億元》,曝光了高嚴,原雲南省委書記、電力部黨組書記、副部長兼國家電力公司黨組書記,就是這4000人中的一員。

高嚴,1995年6月任雲南省委書記。他就任省委書記不久,就與雲南省電視臺的一位美女主持人倒在了雙人床上,該女人就成了他包養的情婦。

1997年8月,55歲的高嚴被任命為電力部黨組書記、副部長兼國家電力公司黨組書記(正部級)。次年,擔任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正部級)。

高嚴外逃最早說可能藏身於美國,現年68歲高嚴,曾就任吉林省長、雲南省委書記、中共中央委員、中國電力公司總經理,也有報導說,高嚴很有可能藏身於美國加州洛杉磯郊區小鎮。

一、從高嚴簡歷看見啥

高嚴,1942年12月生、男、漢族、吉林榆樹人。1965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62年12月參加工作。在職研究生學歷。高級工程師。1959年8月在長春電力學校熱力系統自動化專業學習。1962年12月任吉林熱電廠車間技術員。

1965年6月任吉林熱電廠團委書記。1967年1月"文化大革命"中受衝擊,下放勞動。1969年6月任吉林熱電廠化學分廠黨支部書記。1974年6月任吉林熱電廠副廠長。1975年8月任吉林省電力工業局副局長。

1983年3月兼通遼發電總廠工程建設指揮部總指揮、黨組書記。1986年1月任吉林省電力工業局局長、黨組書記。1988年1月任吉林省副省長。1988年12月後任吉林省委常委、省委組織部部長,副省長。1989年3月任吉林省委常委、省委組織部部長(1989年-1992年在吉林大學法學院法律專業函授學習)。1992年3月任吉林省委副書記、省長(1993年-1995年在吉林大學研究生院世界經濟專業在職學習)。

1995年6月任雲南省委書記。1997年8月任電力工業部副部長、黨組書記兼國家電力公司副總經理、黨組書記(正部長級)。1998年3月任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黨組書記(正部長級)。8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共14、15屆中央委員。2002年被查處。

二、從貪官外逃看見啥

中國貪官外逃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在成百上千的官員攜款逃出國門從此人間蒸發之後,人們似乎也沒有興趣再去一一談論他們的下落。隨著時間推移,他們也就像那些破不了的懸案一樣,漸漸從人們腦海裡淡忘。而這,正是外逃貪官的希望。不過,高嚴是決不敢奢望會被人置諸腦後的──這位在中國向全球發出的通緝令中級別最高的官員心知肚明:他們不會放過他。

這公開的4000名外逃官員中,很多都是有權的一把手。這就暴露出權力過度集中的弊端:在用人上,該使用什麼樣的人,提拔什麼樣的人,重用什麼樣的人,由一把手說了算;在決策工作上,一項工作該不該干,怎麼幹,干到什麼程度,由一把手說了算;在批建項目上,該不該批,批給誰,批多少經費,還是由一把手說了算。

正如英國阿克頓爵士的一句名言所說:"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武漢市2002年以來,因貪污賄賂受處分的處級以上領導幹部中,"一把手"佔了44%也是明證。原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落馬"後曾說過,"組織的管理和監督對我而言,如同是牛欄關貓,進出自由。"原山東省泰安市委書記胡建學也曾說過,"官做到我這一級,就沒人能管了。"

4000只"碩鼠"外逃,捲走了4000多億,的確令人憤怒和驚嘆!但最重要的還在於能不能有效的控制貪腐行為的產生,有效的解決"失監"、"漏監"、"弱監"、"難監"的問題,否則,還不知道後面還有多少"潛伏"的貪官,要捲走多少人民的血汗錢哩。

三、高嚴可能的藏身地

一說,高嚴可能藏身於美國

高嚴,曾就任吉林省長、雲南省委書記、中共中央委員、中國電力公司總經理,也有報導說,高嚴很有可能藏身於美國加州洛杉磯郊區小鎮。

高銘,高嚴之弟,1954年1月6日生,1999年移民加拿大溫哥華。

陳興銘,1949年11月25日生,國家電力公司財務公司總裁,吉林人,已移居洛杉磯。地址:1305 BellavistaDrive,Walnut,CA91789

王媛,高嚴兒媳,已移居加拿大多倫多。

俗話說"狡兔三窟",高嚴在北美的落腳點,有加拿大溫哥華、多倫多和美國洛杉磯等幾個地方可供選擇。根據各種信息綜合分析,高嚴藏身在美國洛杉磯的沃納特鎮(Walnut,CA)當寓公的可能性最大。

沃納特是加州大洛杉磯地區一個不大的鎮,根據2000年全美人口普查資料,該鎮人口才三萬,周圍被幾條高速公路圍成矩形,交通極為便利。與周圍喧鬧的城市相比,沃納特顯得相對祥和,環境幽美寧靜,居民住房距離較遠。這個地區曾經一度以白人為主,但亞裔上中產階級源源不斷地遷入,目前已經構成這一地區的主要人口。很多移民來自臺灣,但來自香港、菲律賓和中國大陸的移民近年增長較快。亞裔企業隨處可見,其中包括一家臺灣人開的高科技企業ViewSonic。現任市長是湯姆•金(TomKing)。

一說,可能藏身於澳大利亞

在2002年被查處時,高嚴在其任上"神秘失蹤"。一個月後,有關高嚴失蹤的傳聞開始見諸報端。有媒體報導稱高嚴已經逃至澳大利亞,但澳大利亞官方沒有證實高嚴是否入境。

有關人士向記者表示:"中紀委一直沒有停過對高嚴案的調查,在高嚴案逐漸深入的過程中,順籐摸瓜,查到了李、黃二人的問題。"而李、黃二人的落馬,都與同一個人有直接關係,"這個人是李、黃與高嚴之間的中間人,你根本想不到,這個人只是鄭州市下轄縣級市滎陽市當地的一個無業遊民,我們當地管這個人叫‘混混'。"

據這位人士透露,這個"無業遊民"是國電公司一位處長的親戚,而這位處長又和高嚴及高嚴之妻關係較好,所以後來這個"混混"就通過這個處長認識了高嚴的妻子。中紀委在查高嚴案的時候,就牽扯出了這位處長,而這位處長又供出了這位"混混","混混"進去後,就全部招了。

附:

貪官高嚴的廬山真面目(摘自《新消息報》)

2004年6月23日,國家審計署李金華審計長所作的審計報告公開。"審計風暴"使畏罪潛逃的原"國電"領導人、前雲南省委書記高嚴進入了公眾視線。

青雲直上包養情婦

1997年8月,55歲的高嚴被任命為電力部黨組書記、副部長兼國家電力公司黨組書記。次年,擔任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從大學時代學電力專業,到擔任國家電力公司的老總,他用了40年的時間。

1995年6月,53歲的高嚴從遙遠的東北吉林省長來到雲南擔任省委書記。幾年後,他擔任了國家電力公司的總經理。

高嚴從雲南赴北京上任後,心裏老是七上八下,他牽掛著情人楊珊。

那天,雲南省電視臺的一位女主持人楊珊與就任雲南省委書記不久的高嚴認識。經人引薦,見慣了東北女人的高嚴面對如此水靈的南方女子,眼睛頓時一亮。

透過高嚴的目光,這位名叫楊珊的雲南省電視臺女主持人知道又一個男人被她的美貌俘虜了。在宴席上,楊珊頻頻端杯,暗送秋波,使出了渾身解數,53歲的老"帥"成為倒在她石榴裙下的"馬前卒"。

很快,高嚴就與楊珊倒在了雙人床上。"別的女人沒有我對你好吧?"楊珊故意這樣問被她弄得神魂顛倒的高嚴。

"不虛此生,真是相見恨晚呀。"高嚴氣喘吁吁地說,她是高嚴見過的最美的女人,最性感的女人,最會體貼他的女人。他要擁有她,要長久地擁有她。

楊珊滿意地笑了,說:"好吧,對我是不是真心,以後就看你的行動了。"高嚴果然"不負"楊珊。不久,他就開始著手為她搞房搞車並提供生活費用了。

極盡奢侈秘密潛逃

高嚴在雲南包養了楊珊幾年,確實魚水情深。猛然調到了北京,大有魂不守舍的感覺,朝思暮想、心迷神慌,根本無法做到氣定神閑、坐班理事。

為了逃避監督,高嚴在上海設立"行宮",與楊珊共享奢華。1999年至2001年,高嚴多次去上海"治病",為追求享受和私自活動方便,他要求下屬公司為其在高級賓館包租房間,每天食宿費高達1萬元,共花費84萬餘元。2001年起,高嚴還在上海佔用下屬公司花費300多萬元裝修的一棟佔地558平方米、價值650萬元的高級別墅,並由該公司承擔管理費用。同時,他自己拿出贓款293萬元人民幣在上海購買了一套豪華住房,為兩人同居營造安樂窩。

身為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的高嚴,就這樣以養病為由,長期居住在上海的"行宮"裡,經常在床上擁著楊珊,用電話遙控著國家電力公司的日常工作。

高嚴的貼身秘書叫黃雨,高常常是"高屋建瓴"地向黃雨提幾條重要的提示,然後就由黃雨向國家電力公司的黨組班子下達工作任務。於是就出現了這麼一種怪現象:電力公司的副總經理、黨組成員們,要想親自向高嚴匯報工作,見一面,比見皇上都困難,只能通過秘書才能接聽他的電話。

以秘書遙控領導班子成員的做法,引起了其他領導的不滿。同時,有關高嚴任人唯親、以權謀私的舉報材料,不斷匯聚到有關部門。

高嚴的兒子高新元開始頻頻向電力系統的工程項目插手。高嚴在明裡暗裡支持兒子撈工程,然後一轉手就換成嘩嘩的票子。

在高嚴的支持和縱容下,l998年至2002年,僅4年的時間,高新元在國家電力系統為他人承攬的項目造價高達近3億元人民幣,涉及6個企業。僅此一項,高新元就收受請託方所送人民幣共計1080萬元、美元5萬。

此外,高嚴還很有"親情",對親屬非常"照顧"。在他的"關心"下,他的七姑八姨統統殺向"錢場"。高嚴的弟弟、妹妹、女婿、舅舅、表弟和一些朋友,共在國家電力系統承攬了18個工程項目,總計涉及金額5億多元。

自從2002年9月潛逃以來,高嚴像是在人間蒸發了一樣,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貪贓枉法的大貪官最終逃不過正義對他的公正審判。

有口皆碑(網友評說):

外逃背後應有導演,這齣劇誰導的,不知道誰導的,類似演技的演員自會層出不窮。

中國大舞台上,雲南省委書記高嚴只是一個演員。

腐敗現象已經無法遏制,都是體制惹的禍?天天喊反腐,但為什麼不從體制上入手解決呢?不要說一個省委書記、部長,就是一個小鄉長、一個縣長權利也是無限的。現在連高校的老師特別是形形色色的管理人員都整天圍繞著權力和金錢轉,以各種藉口將單位的錢往口袋裡裝,經常有人告,誰管呢。只要將他們的上司拍好了就行了。

再者說,現在的國家管理方式就是依靠官官相護維持的,不然各級官員怎麼這麼聽話呢。你想一切行動都依靠潛規則行事,能不腐敗嗎?!

看中國網站 禁止建立鏡像網站 。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