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的乞求:親愛的給我一點私房錢!


昨天接到一位朋友從某地打來的電話,想請我先幫他寄2000美金到他在國內鄉下的家裡,因他大齡的兄弟終於找到了媳婦,要娶進家門了,作為兄長總是要表示一下,可是跟太太商量不通,只好向我求救了。

我和這位朋友也算是有深交,當年大學剛畢業,在北京摸爬滾打的時候,曾經睡過一個炕(決不是斷背山)。我說,2000美金沒問題,20000美金愚兄我就沒有了,呵呵。許多好心人告訴我,不要借給別人錢,要借了就不要想著別人還你,我也深有體會。

為借錢這事兒,這輩子吃了不少苦頭。小時候,家裡窮,記得有一次急著買作業本,想給別人借一毛二分錢,遭到冷遇。那個時候我暗自發誓,第一將來我一定要掙多多的錢,第二我要慷慨的借給別人錢。所以自打掙工分開始,只要我兜裡有錢,只要朋友管我借錢,我決不會猶豫。後來混得有點人模狗樣了,這口袋裡的板子多了點,就有哥們姐妹獅子大開口了,我還是秉性不移,有求必應,只要我有這個能力。

8年前,為救一位姐妹被追殺之急,我幾乎傾家蕩產捨身相救,甚至動了我的闊綽太太家人的積蓄。借錢給別人,我很少開口追要,不好意思,但是因為這次動用了太太家人的錢,過了兩年,看看這位姐妹風險全無,公司擴張,還買豪宅,就去找這位姐妹,看能不能先把太太家裡的錢先還了,這是我一生第一次要賬。一句話不投機,遭到一頓臭罵,痛哭流涕訴說當初的戰鬥友誼,罵我忘恩負義,讓我這個大老爺們當時就手足無措,目瞪口呆,我最怕女人哭了,而且是因為我。

至今這筆債務也沒有清理,我只好用身家性命擔保抵押給太太家人,而且每年我都自己掏腰包付出高額利息作為補償。今天說到這裡,我閉上眼睛簡單想想,我已經是許多人的債權人了,而且因為我是債權人,不少好朋友像躲「黃世仁」般的躲在豪宅裡從不聯繫我,而我至今還住在破爛的公寓裡,失敗吧?我的人生信條之一就是,別人可以欠我的,我不能欠別人的,所以,我天天白天活得坦然,晚上睡得踏實,估計將來到另一個世界,一定是天上人間,阿Q吧?

跑題了,說著朋友的事兒,怎麼批評和自我批評起我個人來了。江山難移,秉性難改,為朋友,兩肋插刀。2000美金,沒的說,告訴我銀行賬號戶主名稱咱立馬就辦,你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你兄弟就是我的兄弟,你兄弟娶媳婦就像我兄弟娶老婆,你父母唉聲嘆氣就像我父母眉頭不展。我每到這個時候,就總是感情用事,忘記了所有的傷痛,控制不住自己。

匯錢的事情搞定,和朋友電話裡聊天,閑言碎語,朋友感慨,慚愧啊,一個大老爺兒們,在家裡沒有一點點地經濟自由,沒有一點點地個人權利,沒有一點點地自己私房錢,老家的事,又不想讓太太煩心,這房供的壓力,就已經讓太太愁了,上個月還剛丟了工作,一家全靠太太支撐。前年抗戰8年堅守美國拿到綠卡,攜家帶口回老家光宗耀祖,花了差不多1萬多美金,打亂了多年來平靜的日子和每年每月每日的生活計畫,平時由於妻管嚴自己也沒有什麼個人積蓄,布拉布拉叫苦連天,說到激動處,還說最近常因為小事兒生氣,這日子可怎麼過下去啊,我趕緊一番安慰和勸導。

在北美太太當家作主的華人家庭不在少數,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我理解天下太太的難處。我家就是太太當家,我有很多狐朋狗友都是太太當家。我和上面那位朋友所不同的是,我一直有、太太也允許我有自己的一點個人空間,而且從來不管不問,從談戀愛就開始了。就經濟上來講,成家後太太是家裡老闆,我們實行「上交」體制,開始我每個月將工資的80%如數上交,其他就自己「貪污」了;後來單位有了獎金,我工資全額上交,獎金就是私房錢了;再後來,下海經商,業務提成高,私房錢逐漸看漲,時不時給太太「一大筆」驚喜。

我在家裡這種「違法亂紀」,是明目張膽,太太也心知肚明。我曾經主管過一個小公司,財務人員和銀行聯手,每個人辦了個銀行卡,要把員工所有的工資獎金直接打到卡上,這不是斷我的後路嗎?我下令:停止,只把工資打到卡上,其他簽字領取,保持優良的「革命傳統」。來到北美,家庭要夫妻聯合保稅,我栽了,透明度太高。「偷雞摸狗」不成,只好公開協商:所有收入充公,但是其他業餘時間做幾單副業或者小投資收入,五五分成,要麼業餘什麼也不干,靠薪水吃飯。太太權衡再三,為調動我的積極性,爽快地答應了。

或許有的太太會說,財務公開是家庭生活和夫妻信任的一個重要環節,我不否認。可是,在處理一些各自瑣碎事情上,難免夫妻意見不一致,看法不吻合,與其說因為小事產生矛盾,還不如把矛盾消除在萌芽狀態,咱壓根兒在這些小事兒上就不存在商量,或者說壓根兒就沒有產生矛盾的機會。

或許有的太太會說,男人手裡有了錢,不是好事兒,歌廳桑拿泡小姐,小蜜二奶藏金屋,賭場擲金如灑土,不是吃喝就嫖賭。其實,你錯了,你管得住人,管不住心;管得住心,管不住靈魂;愛,來自信任,而不是來自控制。知道OBEY和TO的區別嗎?您是需要前者,您還是需要後者,還是兩個都要呢?I OBEY AND TO MY WIFE呵呵,忽悠呢。

我常和朋友們說起我以前身邊的一件破事兒:剛參加工作那會兒,大家都在單位集體宿舍住,結過婚的也一樣。我們單位一個小頭頭,是有名的妻管嚴,可是偏偏他和我們單位的小女生會計有一腿,因為我們單位沒有什麼外聯業務,所以這個小頭頭幾乎沒有單獨外出幽會的機會,在單位也是被太太緊盯,即便這樣,還是擋不住人家的瀟灑。全單位的人,都知道他們是如何幽會的,惟獨他太太不知道。我以前在博文上也說過這事兒,今天不妨在這裡再公布一下:就是去食堂打飯,因為要排隊,那位先生奉命去打飯,在太太注目之下進了食堂,可這位老兄每次都是把鍋碗放在那裡排隊,然後從廚房的後門溜走,等心滿意足幽會回來,也輪到仁兄了,呵呵。

我總愛給嫂子們弟妹們忽悠的一句話:你能管得住、能控制得住嗎?「我常和朋友們說,天底下想靠監督,管制,不給時間,不給金錢等等辦法來控制男人的女人,是最傻的女人。男人,有時候是物極必反。

其實憨哥在圈子裡也是有名的熱心人,心直口快,豪爽仗義,所以有時候朋友夫妻之間有點小矛盾了,總愛來找憨哥說道說道。我也經常調節一些朋友的家庭糾紛,大到捉姦在床,小到買件衣裳。按說清官難斷家務事,但是維繫一個家庭,儘可能的保護一個家庭,是我們每個人的心願。幾十年的風風雨雨,自己也曾經有過陣痛,我也是自己有所感悟,有所覺醒罷了。

愛情,是幾千年來永遠也唱不衰的話題。愛,本來就是至高無上的。我們當初戀愛的時候,我們追逐愛情的時候,對愛是多麼的如夢如幻,如痴如狂。愛的詩歌、愛的音樂、愛的故事、愛的劇情等等讓我們對愛的光輝、愛的理想有著無限的嚮往和無限的期待,我們每個人幾乎都經歷過充滿激情的非常浪漫的愛情時光。其實是愛情學家誘導了我們,欺騙了我們。我們那個時候的愛情,僅僅隸屬於上層建築,但是,任何上層建築都是需要經濟基礎的。

當我們從愛情的天堂進入結婚的殿堂,愛情學家就告訴我們進入了愛情的墳墓。我們沒有為真正的實際的真實的愛情做好準備:原來,愛情也還是需要一日三餐、愛情也還是需要柴米油鹽的啊?雞毛蒜皮小事兒、兒女家常瑣事兒、房前屋後破事兒、張家李家爛事兒,把我們昔日的愛情,「煙熏火燎」地改變了模樣。有的朋友直言不諱,現在那裡還有愛情,夫妻之間彼此都在儘自己的責任和義務罷了。

我總在思考一個問題,沒有愛情的婚姻和家庭,有什麼意義呢?為什麼不去努力保鮮自己的愛情和美滿的家庭生活呢?照此下去,即便你有一個新的開始,還不是循環往復?你的一生能有幾次循環往復?許多人說昔日愛情不在,是因為男女都喜新厭舊,我看未必盡然。我覺得許多夫妻感情的淡漠還是從日常小事兒的不理解不體諒不配合不謙讓不信任慢慢開始的,日積月累,逐漸抹平了愛的記憶,產生了厭煩厭倦甚至仇恨。我還在想,當初為了愛情,死都不足惜,一個人為了愛死都認了,今天,為了愛,還有什麼個人利益不能犧牲、還有什麼生活小事、值得斤斤計較的呢?一個沒有愛的家庭也是天天在過日子,一個充滿愛的家庭也是天天在過日子,怎麼都是要過日子,我們為什麼不努力地讓我們的每一個家庭都充滿愛,天天快樂地過日子呢。

我很理解我的這個朋友,我也很理解我這個朋友的太太,我和他太太也是朋友,我至今清晰的記得他們談戀愛時那個小丫頭天真爛漫的笑臉,和他們那個時候鬧分手彼此痛苦要死要活的樣子。我知道我的朋友很愛他的太太,他這會兒的絮叨和埋怨,只是在心疼太太理解太太的同時,也感嘆地希望太太能給一點點自由的時間、自由的空間、自由的私房錢。而這一點點可憐的乞求,相對於無價的愛情和珍貴的家庭來說,是不是小菜一碟了呢?

来源:網文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