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小飛強烈譴責參與《收租院》的藝術家

2010-02-19 00:55 作者: 天溢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就收租院雕塑展覽,劉文彩的孫子劉小飛譴責參與這個作品的所謂中國的藝術家、知識份子,認為他們根本不是藝術家,他們為政治服務,實際上參與了迫害,手上沾上了受害者的血。

六十年代產生的為階級鬥爭服務的雕塑作品《收租院》,由於最近幾年兩次在歐洲展覽,為此,深受這個展覽迫害的劉文彩的孫子劉小飛先生,春節前投書歐洲的各人權團體,要求他們協助他,到歐洲人權法院訴訟那些舉辦展覽的單位。因為他們支持了從根本上違背聯合國人權宣言,宣揚族群迫害和滅絕的《收租院》。記者正月初三採訪了劉小飛先生。在採訪中,劉小飛先生同時對於幾十年來直接或者間接參與過《收租院》作品的中國的所謂藝術家、知識份子提出強烈的指責。他說,「《收租院》不是什麼藝術品,那些藝術家也不是什麼藝術家!《收租院》這個作品參與了血腥的階級鬥爭,它是作為煽動用的。藝術家能夠親自參與那些政治上的迫害嗎?」

對此,劉小飛先生具體舉例說,「首先我要說的是,現在最明顯的是,現在採訪他們,他們說我們不知道這些事情是真是假。但是,那位長工古倫山,就是這些藝術家把他弄來的。古倫山的情況他們都知道,而且他們把古倫山醜化了之後,然後塑在《收租院》裡,像個鬼一樣,他們把古倫山良好的形象醜化成那個樣子,妖魔化,他們不是藝術家!」

劉小飛先生說,越來越多的人看到《收租院》明目張膽的顛倒黑白,以及對於劉文彩一家及所謂地主帶來的各種迫害。但是那些藝術家,參與過這個作品的人,不但沒有反省自己,反而現在繼續採取各種偽造歷史的方法,掩蓋事實。「現在他們還準備具體否定很多事情。比方說,九二年大邑縣縣委統計後說,劉文彩是歷史上貢獻最大的人。還比方說修公路,他們也準備說不是劉文彩修的了。但是就是他們自己的資料,報上登載的文章,還有他們自己寫的,也說是劉文彩修的,只不過說是劉文彩是為了自己的小車能開進城裡才修的。還有那個萬成堰水利工程,現在紀念碑還在安仁鎮那裡,他們現在許多文章已經說不是劉文彩修的了。但是現在地方百姓為他立的碑還在那裡,上面還有劉文彩的名字,而且是主要的幾個人。我們劉家的幾個人也都在上面。鐵的事實在那裡擺著,他們還搞這樣的宣傳,不要臉到頂點了!他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反正他們有權,以為可以一手遮天。」

劉小飛先生向那些過去及現在涉及到《收租院》的藝術家和知識份子呼籲,任何不顧事實對其他人造成的迫害,例如對所謂地主,你手上沾的都是血。他希望這些人現在能夠和他一起來清除這件作品的危害。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