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疫苗案受害者到新華社山西分社抗議(圖)


山西疫苗案受害家庭到新華社山西分社抗議
疫苗案受害者

山西疫苗黑幕案引起中國全社會的關注。而官方媒體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也引起受害者的質疑。3月18日,新華社刊發題為《還原真相----新華社記者關於"山西疫苗事件"的訪談》的報導後,業界一片嘩然。3月20日下午,據在山西太原採訪山西疫苗醜聞的媒體記者介紹,下午六名問題疫苗家長在新華社山西分社門前抗議,在沒有採訪他們情況下就發布了不實報導。

中國經濟時報》關於山西疫苗黑幕的報導刊發後,引起廣泛關注。

3月18日,新華社在新華網首頁刊發題為《還原真相----新華社記者關於"山西疫苗事件"的訪談》的報導,以"新華社記者"名義採訪了山西省衛生廳相關官員及被懷疑注射了"問題疫苗"的患兒家屬。

山西省衛生廳官員在報導中,對疫苗問題矢口否認,但此報導卻並未採訪疫苗問題舉報者陳濤安或者記者王克勤,也沒有任何記者署名。這篇傾向性明顯的文章刊出後,業界一片嘩然。

對於新華網的報導,《中國經濟時報》編委陳宏偉在其博客上進行了質疑。

他說,"還原真相,首先應當直接去找那些孩子。而不是採訪官方和專家。"陳宏偉稱,"事實本身才叫真相。訪談只是採訪對象的主觀表述,豈能等同於真相?且不說採訪對象原本就是當事人,即算是中立的專家、官員,又怎麼能肯定是掌握了真相的?"

今天(3月20日)下午,據在山西太原採訪山西疫苗醜聞的媒體記者介紹,下午六名問題疫苗家長在新華社山西分社門前抗議,在沒有採訪他們情況下就發布了不實報導。

在場的另一個記者透露,抗議期間,新華社山西分社的一個副社長勸了半天,過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把這些抗議者請進了山西分社辦公室。

有抗議者向在場記者介紹,被新華社領導請了進去溝通後,山西分社承認此前的稿件是應衛生廳要求進行採訪的,並沒有採訪到報導中提到的多名家長。

期間,新華社方面還召來了警察,最後,新華社山西分社把這些抗議者勸到山西省衛生廳去了。而衛生廳的官員把家屬"忽悠"到會議室坐了一個多小時," 登記了後就不管了。"

《南方都市報》報導說,與中國經濟時報耗時數月採寫的調查報導不同,新華社這篇號稱"還原真相"的報導,只耗時一天。

同時,因揭露山西疫苗醜聞而深受壓力的的《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在博客上感謝媒體同行的聲援,同時號召同行們繼續深入調查山西疫苗醜聞。

王克勤說,"我覺得重點不是簡單的聲援我本人或者報導本身。而是期盼更多媒體安排更多記者繼續去山西報導此事,盡量還原出更多更深入的事實真相,才是釜底抽薪之策,也是更加負責的作法。"

他說,"事實上我的這篇報導,也是在此前《中國青年報》記者劉萬永及其他相關媒體同仁報導基礎上的跟進結果。我期望更多的朋友們把注意力放在山西孩子身上,下功夫挖掘山西問題疫苗的更多內幕。"

山西的患兒家庭需要媒體的關注,他希望期望大家深入下去,到村莊農戶。他說,"只要腳上有泥巴,手中便有好故事。"

本臺北京特約記者周西也就山西問題疫苗受害家長到法院立案遭拒的情況發來了報導:

昨天,山西數位家長從呂梁、臨汾等多個地方趕到太原,希望能為自己那或死或殘的孩子討一個說法。他們認為,正是因為注射了問題疫苗,才導致了孩子們的死亡、殘疾或者各種後遺症。據《廣州日報》今天(3月20日) 的報導,為了給女兒討一個說法,家住山西洪洞縣的易文龍已經申訴多年。昨天下午3點,他再次來到太原市迎澤區人民法院,準備起訴山西省疾控中心和北京華衛時代公司,但卻被工作人員告知領導不在,大約等了50分鐘之後,法院一位庭長明確告訴他「不立案」。

據悉,易文龍的女兒2006年12月注射流腦疫苗,不久便出現了思維不清、經常暈倒等不良反應,後被診斷為「急性播散性腦脊髓炎」,並留下後遺症。他認為,這一切都是因為注射高溫疫苗所造成的。 此外,另一位來自山西呂梁的家長王明亮也在去年1月向太原迎澤區法院提交民事起訴狀,請求法院判令山西省疾控中心和北京華衛時代公司二被告,賠償其兒子因注射二類變質乙肝疫苗致死的人身損害各項費用共計39 萬餘元,精神損害撫慰金5萬元。王明亮表示,法院至今既不立案,也沒有駁回,同時,當地很多律師都不願代理他的訴訟,後來一位在大學教書的律師接了官司。

去年8月,易文龍、王明亮等7位家長還來到法院門前擊鼓「要求立案」,但沒有任何效果。王明亮那不到10個月的兒子已經死去一年半之久,「一說起這件事,妻子就哭個不停。」 與此同時,來自呂梁交口縣的高長宏告訴該報記者,他的大兒子強強在2006年也是注射乙腦疫苗之後,出現發燒症狀,後被診斷為乙腦。「醫院發了幾次病危通知書,雖然命最後保住了,卻留下了智力下降的後遺症」。高長宏說,由於強強患病,2007年他和妻子又生了一個小兒子,希望他長大後能夠照顧哥哥,沒想到,「小兒子出生後又成為三鹿奶粉的受害者」。高長宏長嘆了一口氣,「問題疫苗讓我大兒子碰上了,三鹿奶粉又讓我小兒子碰上了,我該怎麼辦哪」?

報導又說,據瞭解,山西省疾控中心二類疫苗的經營權「承包費用」為每年380萬元,三年來,全省注射該公司疫苗達3000萬人次,這其中到底還掩藏了多少尚未發現的病例,仍需要對所有注射過疫苗的兒童進行普查。另據悉,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已經提前退休並出國旅遊,至今尚未回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