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益墮落歷程揭秘:多才背後隱藏虛榮與驕橫


「我認罪。」3月30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下稱「北京一中院」),國家開發銀行原副行長、證監會原副主席王益在聽完公訴人對他的起訴書後緩 緩地說。

據現場人士的描述,當滿頭灰髮的王益走進法庭時,曾掃視旁聽席,在沒發現有家人前來旁聽後,他失望地轉過頭正對審判長。

這一天,據他的生日——愚人節4月1日,還有兩天。

定罪受賄

當天,檢方共有6名檢察官出庭,因王益未聘請律師,北京一中院為其指定了曾經為劉曉慶稅案辯護的知名刑事律師許蘭亭出庭辯護。

檢方指控,1999年11月至2008年2月,王益利用其擔任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的職務便利,接受雲南昆鋼朝陽鋼渣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周宏 等人的請託,在企業經營、申請貸款等事項上為請託人謀取利益,索取、收受上述人員錢款1196萬餘元。檢方提出,應以受賄罪追究王益的刑事責任。

此前的2008年6月8日,王益被中央紀委專案組控制,隨後被「雙規」,2009年1月因涉嫌受賄罪被捕。同年2月,中央紀委監察部通報稱,王 益利用職務便利為其親屬及他人經營活動謀利,收受巨額錢款,已對其實施「雙開」並移送司法機關。

當天,一中院並未當庭宣判。隨後,王益辯護律師許蘭亭告訴《中國經濟週刊》,一審判決的結果最遲需要半個月左右的時間才能出來,其他問題得等案件審理結束後才方便透露。

據悉,王益被捕前,外界就傳言其與一些證券公司的違規操作有關。比如「湧金系」掌門人魏東自殺後,有人懷疑「湧金系」與王益之間的重大關聯,湧 金系旗下的國金證券董事長雷波,是王益在證監會時期的秘書;魏東的哥哥魏鋒是王益《神州頌》演唱會的策劃人之一。

但是,檢方指控王益只有一項罪名——受賄罪,王益的犯罪事實主要集中在權錢交易方面,也就是利用職務便利,收取他人好處,為他人謀取便利。而檢 方的指控內容並沒有涉及到損害國家證券行業發展和國家利益,也未涉及到太平洋證券和「湧金系」等內容。

29歲的中顧委秘書在很多人眼中,王益屬於那種年少得志的幹部。

據公開資料顯示,今年54歲的王益,出生於雲南省一個普通白族家庭。1978年,恢復高考的第一年,王益考上北京大學歷史系,直到研究生畢業。

畢業後,王益進入中央顧問委員會辦公廳工作,29歲即擔任秘書職務。王益在中顧委秘書的職務上工作了7年,從1985年至1992年間,因工作關係,王益認識了許多省部級官員。

「這些人脈資源,與他後來能在證券界取得地位有很大的關係。」一家券商分析師告訴《中國經濟週刊》。

1992年10月,36歲的王益擔任國務院證券委辦公室副主任。據悉,當時的國務院證券委並無實權,主要任務是協調各部委的關係。當時王益曾為 繼續留職還是辭職下海而猶豫不決。

最終,1993年,王益加入到了海南的淘金熱潮中,而且沒有放棄公職身份。但不幸的是,王益趕上了海南地產泡沫的破滅,以失敗告終。

生意上的失利讓王益反思自己的選擇。「他意識到自己並不適應生意場,辦事求人的滋味很不好受,那兩年多的從商經歷讓他疲憊不已。」一位國開行人 士稱,王益對於公司治理和資本市場的深刻認識就從這一短暫的下海經歷中取得。

1995年11月,39歲的王益出任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成了最終實至名歸的權利擁有者。而這一階段證監會還處於初創期,王益分管了發行、基金等 最為核心的部門,位高權重。

王益在證監會期間,在證券界建立了深厚的人脈關係,不僅提拔的數位官員在他離任後仍擔當要職,且在證券業界也建立起了千絲萬縷的聯繫。一位知情 人士分析稱:「憑藉曾經當過證監會副主席的資源,王益掌握了大量的內幕信息。」

虛榮與驕橫

1999年2月,王益被調離證監會進入國家開發銀行。入國開行以後,王益「以前是搞證券的,突然進入銀行業,按理說會有一個很長的適應過程,但 王益很快就把他主抓的領導工作的各個環節和程序,弄得很透徹了」。

對於上述說法,一位銀行界人士告訴記者,其實在國開行不可能和他在證監會那樣如魚得水。也有媒體報導稱,王益在國開行並不得志,一直鬱鬱寡歡, 真正理解他的是證券行業的人。

或許正是在這種不得志的狀態下,王益開始想在其他方面找到些許平衡。

據報導,1998年,畢業了14年的王益再次回到了北大,應邀擔任光華管理學院兼職教授,後來還擔任首屆EMBA班的班主任。

王益非常享受「著名教授」的身份,如果他出行,身邊的工作人員一定要常常提醒那些初次見面的人,王益的身份不僅是國開行副行長,還是「著名的北 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教授」。

隨著光華管理學院的逐漸發展,越來越多海歸經濟學家在這裡授課,本科和碩士專業為歷史、在職博士讀了經濟學的王益,經濟學功力弱處越見顯露,越 來越多的專業人士感覺到,王益的學術角色是個「水貨」。

據媒體報導,一位經濟學家在聽過王益的公司治理課程後,認為「他並不懂得公司治理,可他按照自己早年下海後的一些感想,把公司當成了一種獵取金 錢的工具」;「感覺台上講課的不是一位副部級官員,而是一位混跡江湖的老大」。

只有瞭解王益很深的朋友才明白,王益的多才和誇誇其談背後,隱藏的是放肆、虛榮和驕橫的性格。

一位經濟學家和王益交往不久,就收到王益贈送的他自己主編的若干本證券行業的著作。這位常年在美國的經濟學家不懂事,與王益開玩笑,說他分析的 是「初級市場」。王益當場就給了他臉色看,說他從國務院證券委辦公室做起,還在海南涉身股市,又做了證監會副主席,說「關於證券的行業規則,沒有人比我更 熟悉」。

如果說博士學位以及多年的實踐經驗,還多少給王益的教授頭銜以一些真實份量,那麼王益在「音樂家」角色下的演出,更像是一場場面宏大的鬧劇。

王益曾表示,以前他是個「樂盲」,2002年和朋友去青藏高原旅行時,被壯麗的祖國山河激活了身上埋藏已久的「音樂基因」,於是,他從最基本的 記譜、電腦作曲軟體使用等開始,直到成為「非著名作曲家」。

2006年至2007年,王益「譜曲」的大型交響樂《神州頌》開始在全國巡演,並大獲成功。有統計顯示,僅在2007年,中國交響樂團就演出 《神州頌》35場以上,演出收入超千萬元。

這位新星作曲家的藝術生涯在2008年嘎然而止。2008年6月,王益被雙規。原本計畫於6月24日在深圳音樂廳演出的《神州頌》,被主辦方撤 換,從此成為絕唱。

王益仕途

1985年-1992年在中央顧問委員會辦公廳擔任秘書

1992年-1995年任國務院證券委辦公室副主任

1995年-1999年任中國證監會副主席

1999年-2008年任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

2008年因涉嫌「重大違規」,被中紀委「雙規」

来源:中國經濟週刊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