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新鮮的新鮮事:工人需要「退工資」

2010-04-11 23:25 作者: 楊逸凡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北方重工業集團一工廠

【看中國記者楊逸凡採訪報導】北方重工業集團公司是位於內蒙古自治區,中共特大型軍工企業直屬國防科工委。職工總數最高達3萬餘人,年產值上百億,是世界上最大軍工企業之一。最近該企業被報料從1997年至1998年沒有任何理由就扣工人一年的工資,而且2005年開始到2009年12月在薪資匯款上進行造假:帳目上給工人開出較高工資,卻要求工人返還一部分錢。上述舉措引發工人極度地不滿,要求公司返還工人被扣的工資。

4月6日,該公司部分職工聯名寫了一封維權申請書遞交工會,希望公司能返還所扣除的薪資,工會主席拋下一句話:「你們這些人等著吧」。截至發稿時,該事件還沒有明確的結果。

層層掠奪 分層剝削

記者從目前旅居英國的維權律師許北方處證實了上訴情況。許北方指出:「主要是工廠發工資沒有任何的條據,有一些直接進入到銀行的帳上。打個比方,帳目上可能是5千元的工資,但是工廠會要求工人再拿出3、4千元還給工廠,如果不給,工廠就讓你連那1、2千塊錢都掙不到,讓你下崗、分流、調崗。」

該企業一位不願具名的職工也證實:公司會給他們低工資的職工開出較多的薪資,然後要求將高出的工資退還給公司,此舉主要是讓不明真相的外界以為工廠的職工薪資並不低,但實際上卻是一種障眼法。

一名普通工人,在該企業一個月大約只有¥200到800元人民幣不等的工資。曾經在北方重工工作長達二、三十年的許北方說:「我於2005年離開該單位。在該企業時我是一名普通工人。薪資大約是每月200至300元。以這樣的薪資工人的生活非常艱難。就買點米,買點面,撿一點剩菜葉子,灑點鹽,拿醬油泡一泡,就這樣過活。工廠不提供任何餐飲,就給那一點工資,其他都不管了。這種事情在大陸很普遍。大陸當官怎麼那麼有錢?!中國為什麼勞動力那麼便宜?!就是壓榨這些工人。工廠就類似於勞改隊一樣。比勞改隊還好一點,如果到了中國的監獄,那這種壓榨更嚴重。你會覺得更不可思議,不但無償,一天工作大概14∼15個小時。」

目前北方重工約有2萬多名工人。工人的薪資被從中層層剝削。按許北方的比喻:「從班組長開始搶,拿1%,剩下的99%交給工段;工段留2%,剩下的交給車間、分廠;每一級留一點,層層上交。從單位一直交到中央,金字塔型的。確切地說就是一種黑社會的統治方式——老大坐在頂上,底下去搶,搶完錢一點點往上交。過去叫匪幫,土匪管理就是這樣的。」

工會的社會主義特色

而共黨組建的工會在此問題上,大力為中共政權的掠奪推波助瀾,成為其在掠奪工資上的最佳夥伴。許北方指出:「中國法律在工資雖有規定,但工會經常宣傳‘忘我的勞動:不計報酬,任勞任怨,加班加點,全心全意為社會主義做奉獻,為大家舍小家’。這個大家是誰?誰也不知道,他們說是國家,這個國家可能就是那幾個人吧!!共產黨高層。大河有水,小河滿,那大河什麼時候滿了,小河才能滿?!」

此外,在工人因為工資太低無法養家活口進行抗爭時,工會告訴工人不可能給更多的錢。許北方說:「工會公開表示他們是維護企業的利益,不是維護個人的利益。說他們是代表著企業,不是代表你個人。這就是社會主義有特色的工會。」

就在4月6日,工人把一份維權申請交給工會主席,在要求工會主席簽個「收到」的字時,工會主席拋下一句話:「你們這些人等著吧」。

許北方以英國的工會與其對比說:「國外大多都是私有企業,也有國有企業。在英國如果有了勞資糾紛,工人只要找到工會,工會會出面找企業協調。這個企業負責人就必須面對此問題。協調無果,工人就會罷工,會把這個工廠送到法庭上去。這就是工會的作用。這叫你工廠黃了,不讓你干了。但你還要給我錢,還要給我飯吃。」

「反觀中國,進行過抗爭的工人,卻被關進監獄。以擾亂社會秩序、擾亂工廠秩序的罪名,判了3年、5年,1年、2年,或是被拘留的都有。工人就不敢抗議了。」

對於工廠本身的掠奪,工人的抗爭是非常無力的。許北方說:「工人沒有太多要求,就是吃口飯。如果被搶去的工資,能返還給工人,他們也就滿足了。」雖然許北方指出這樣的抗爭並不能促進整個工人權益,目前也只是讓工人能夠過日子,但情況並不樂觀。

中國法律不保障工人權益

許北方認為這是一個制度性的問題,主要是中共政權沒有法治。他說:「以一般民主國家企業與其員工的關係為例,在民主國家,一般的僱員上班之前就達成一個書面的合同,或者是一種默契的合同也有。不會說你上了班不給你工資,不會有這種事。也不會有那種工資開給你了,你必須返還一部分。如果不給我就連這一點錢都不讓你拿了,沒有這種現象,這就是民主國家。如果有像中國的情形,是會被告,會上法庭的,這就是一種區別。這就是中共統治下的一個政權,可以肆無忌憚對底層工人進行搶奪、掠奪,而不受任何的控制。」

「長遠來看只有這個政權的改變,有一個憲政民主的政權,這樣才能改變,有獨立的工會的出現,這樣才能改變,否則一切都改變不了。」許北方表示:「希望中國走向民主憲政,有法治的社會。海外都是依法行事,政府不會幹這種搶奪工人的事。搶了錢有法律來制裁你,如果搶劫有警察去抓你的。現在中國就沒有這規定。我就搶你了,你告去。告到哪都不管,就是沒有法治的一種社會。工人工資那麼低,在國外有最低工資標準,中國就沒有。我就給你這麼多了,看你拿我怎麼辦!」

目前中國的工人不具備組織工會的可能性,要組織工會,共產黨就讓他們進監獄。因此許北方希望透過媒體讓工人知道他們的權利。他說:「工人應該爭取他們的權利,同時揭露企業的黑暗。這些企業不願意曝光,這些搶奪者他們不願意讓人知道他們的行為。他們也覺得這些事情不光彩,也很恥辱,心中也很羞辱,通過曝光讓他們能夠看到自己醜惡的一面,或者內心能夠甦醒一些,這樣的話可能會好一點吧?!通過媒體或者通過各方面的全面曝光,使全世界人看到這種現象。能夠督促中國政府改進,能夠建立一個法治的社會。這個社會要有法治,不能無法無天。任何搶劫,法律對他沒有辦法,不能這樣的。」

許北方還透露,從他所獲得的訊息顯示,該企業目前感到非常恐懼:內部的人已經接到通知,如果有媒體要進行採訪,不准亂說話,或者只能說讚揚的話。譬如我們現在生活非常好,高度讚揚,黨的政策就是好啊等等。

對於此企業發生的現象,許北方指出:這只是中國所有國企問題的冰山一角。一邊是上百億的產值,一邊是飢不果腹的工人。(利潤與)工資的巨大反差,說明(現行)制度的殘酷剝削。他在調查這個企業的問題時接到吉林長春,山西長治,遼寧瀋陽等地的線民電話告訴他:「這樣的事在他們所有的企業中都有。但和北方重工的工人一樣都是控告無門啊!」這個案件清楚地看出在中共統治下的現行工資制度的腐朽與黑暗。

最後,許北方說:「由於我關注這些問題,我的家人還受到特別的‘關注’。該企業的保安人員要其家人小心點兒。常常恐嚇要許北方老實點,不要亂說不老實的話。否則,看怎麼收拾你!」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