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漫談中國的「紅色家族」 (二)

2010-04-20 04:06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1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何清漣: 漫談中國的「紅色家族」 (二)


三、網路掀掉了中國財富舞台上的幕布

網上一份中共太子黨名單流傳已有多年,時常更新。我未查核過全部人員,但其中第三、四代領導人子女的任職情況倒是完全與國內媒體報導相符,剔除掉從政從軍者,大概最有名的幾位紅色財閥是這幾位:

江綿恆(江澤民之子),上海網通董事長。該公司承攬了中國大陸沿海15個省市鋪設光纖及開辦網路電話的服務,其勢力直逼中國電信業霸王「中國電信」。據 「生而為錢的中共太子黨」( China: To the money born,《金融時報》3月29日)報導,現在,江綿恆控制了上海聯合投資有限公司,這是一個在營運上類似於私募公司的政府投資公司。

李小鵬(李鵬之子),華能國際集團董事長、總經理兼中國國家電力公司副總經理,亞洲電王。 李小琳(李鵬之女) ,中國電力國際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朱雲來(朱鎔基之子),中國國際金融公司董事長。朱雲來在威斯康辛大學獲得氣象學博士,在紐約的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工作了一段時間後,於20世紀90年代末回到中國,精心安排了對中金公司實質上的收購,這是一家合資公司,摩根斯坦利持有大約34%的股份。朱燕來(朱鎔基之女),中國銀行(香港)發展規劃部總經理。

當今最高領導人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經商一事,則從BBC一些報導中可見雪泥鴻爪:2006年12月12日,胡錦濤兒子任董事長的「威視股份」有限公司 (Nuctech Co.)贏得民航總局的液態物品檢測儀器的鉅額合約,合約範圍將包括全國所有機場。不過,中國民航總局強調,雖然「威視」是有「背景」,但他們是基於「威視」儀器的技術表現來決定合約歸屬,決不會「以人民的生命安全來開玩笑」。三年以後即2009年7月,威視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因與納米比亞政府簽署的一份價值3400萬英鎊(約3.8億元人民幣)的合同而受到該國反貪委員會的調查。胡海峰與納米比亞因此也成為中宣部在中國大陸要過濾的網路敏感辭彙。胡海峰的最新職務是以清華副秘書長頭銜專任浙江清華長三角研究院院長,正廳級別。

溫家寳的兒子溫雲松創辦的私募基金業者新天域資本公司(New Horizon Capital),主要從事私募基金。2010年1月25日路透社披露新天域準備募集10億美元的私募基金,投資準備上市的大陸企業以後,神秘的新天域公司浮出水面。路透社消息指出,這將是新天域資本公司於2007年成立以來所募集的第三筆基金,而且是規模最大的基金。儘管1 月26日的中國的《21世紀經濟報導》針對路透社這則消息進行了跟進,報導中引述新天域公司發言人稱,路透社的「報導是有問題的」。但3月29日英國《金融時報》的文章將這些太子黨稱之為中國金融行業的「紅小兵」。該文披露:新天域資本是私募基金當中最有影響力和最成功的一家。這家公司管理的資金達數十億美元,其穩定的投資者包括德意志銀行、摩根大通、瑞士銀行,以及新加坡的主權財富基金淡馬錫。該文作者認為新天域公司「有著中國最值錢的資産。這就是溫雲松(Winston Wen),美國西北大學凱洛格(Kellogg)商學院的MBA,為人低調,長相酷 肖其父、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溫家寳。」 該記者通過業內人士瞭解到,「太子黨在中國本土興起的私募股權投資基金行業裡佔據著主導地位,通過重組國家資産和為私有公司提供融資獲取暴利。」

這位元記者得到了不少業內人士透露的內幕消息。該報導披露:北京政壇內部人士認為,有兩個人為這野心勃勃的一代開路,培育出了金錢和權力的緊密結合的現代 化前景,

這兩個人就是江綿恆與朱雲來,「這兩位確實給了大家這樣一種印象:紅色家庭治理國家為的是自己的利益。他們的行為給年輕的一代太子黨開了綠燈,刺激他們將金條裝滿自己的口袋,而不管這會給黨或領導層的形象帶來什麼樣的後果。」一些分析人士和業內人士預測到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形,那些權貴家族的子孫們會利用私募股權投資基金行業來分享經濟利益,犧牲者不但是外國投資者,也包括和中國的革命政權建立者有著血脈關係的「老一輩」太子黨。

該篇報導還列舉了一些如今在私募股權基金領域名聲顯赫的太子黨:李瑞環的兩個兒子李振智 (George Li)與李振福(Jeffrey Li),李長春之女李彤( Li Tong)、吳邦國的女婿Wilson Feng,中宣部部長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

上述這些太子黨是否進了「中國新富家族」一文裡所提到的一萬名亦或是一萬名中的前3000名巨富之內,人民論壇的文章沒有披露。但他們的特點完全符合「中國新富家族」一文所描述的「紅色家族」新富豪的特徵。我記得當年朱鎔基總理曾向媒體表達過一個願望,希望人們將來評價他的時候,承認他是個「清官」就很知足了。現在看來,由於「紅色家族」構成新富豪主體這一事實,這個願望實現的難度越來越大。

四、關於「紅色家族」成為富豪主體的中國特色

「紅色家族」的存在是否合理?這得要看用何種價值觀看待這問題。

太子黨們依仗父輩獲得了成功,這一事實鐵板釘釘無可否認。對此,公眾認為他們的成功是依靠裙帶關係,是權貴資本主義的受益者。對這種評價,太子黨們感到很委屈,他們認為自己成了「反向歧視的受害者」,無論他們怎樣優秀或是努力工作,公眾都認定他們的成功純粹是依靠裙帶關係。為此,榮登中國電力界 「一姐」寳座前中國總理李鵬之女李小琳在,居然藉助黨的喉舌媒體宣稱,對她來說,「能力之外的資本等於零」,她完全是靠個人的才能與努力才獲得如此卓越的成就。(《環球人物》2009年第16期封面故事)

無論中國還是西方社會,「銜著銀匙出身的人」注定了其人生起跑線與別人不一樣,比如他們可以獲得很好的教育,比平民子弟見多識廣,可以有家世背景帶來的社會關係,無論經商從政都比較容易獲得機會,如此等等。但西方社會因為經歷過「從身份到契約的進步運動」──即文藝復興以來幾百年間的社會變遷,早已形成強調機會均等的文化價值觀。財産傳承上通過遺産稅調節,使富裕者後代不能再依靠食利而生活;在獲取公共職務與掌管公共資源的機會時,不管出身於哪一名門的世家子弟,都得尊重程式(程式正義),與其他階層的人站在同一平台上競爭,比如有家世優勢的小布希要當總統,必須經歷過程完全公開的競選,必須說服選民自覺投票。那總統職位絕非他的父親老布希可以隔代指定並私相授受。

但奉行權力至上的亞洲價值觀的國家則很不相同。在亞洲,那些民主化程度越低的國家,太子黨們在政治與經濟上的擴張就越沒有邊界,擠佔公共資源的過程與方式也越不透明。比如印尼的蘇加諾家族,還有當年的菲律賓馬科斯家族都是如此。即使是中國一度奉為楷模的新加坡,李光耀家族繼承權力與財富也是不爭的事實,但比之當年的印尼與菲律賓,太子黨的張狂稍微收斂一些。在民主化程度最高的亞洲國家日本,其政治雖然具有家族傳承這一特點,但權力的獲得也必須通過競選這一公開的政治過程。只有在中國,民眾既無法知曉這些太子黨的權力如何獲得,更不知道他們開辦公司是通過什麼方式獲得特許經營權。比如私募基金在中國,絕對不對民營資本開放。如果有誰從民間募集資金,肯定被政府認為擾亂金融秩序,難免牢獄之災。當年河北省大午集團董事長孫大午,就是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名被判有期徒刑三年──說白了,中國人從來沒有美國人那般眼福,根本看不到太子黨與人競賽,只能隔霧看花般地看到太子黨們拿到「中國特色市場經濟」的「巨大獎牌」──鉅額財富。

正因為機會不均等,過程不透明,所以美國兩位經濟學家──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教授Ramond Fisman 與加州伯克利學院經濟學教授Edward Miguel將他們稱之為「經濟匪徒」。這兩位學者專門研究當今世界的獨裁國家裡發生的那些有關腐敗、暴力、貧窮和獨裁的故事,並用經濟學的方法為獨裁國家的太子黨們擁有的政治背景作市場「估價」。這些故事被作者寫成一本書,書名就叫做《經濟匪徒》(Economic Gangsters )。其中一些內容涉及中國太子黨,有能力與興趣的人完全可以將這本書譯成中文,讓國內同胞們一睹為快。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