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處文強死刑標誌中共太子黨內鬥白熱化


判處文強死刑標誌中共太子黨內鬥白熱化

文強一審被判處死刑,確實是很有些出乎意料的,因為此前無論是重慶市政法委書記在兩會上作出的「不會從重」的表態,還是仙女山別墅估價的大幅縮水,以及今天才公布的張大千青綠山水畫的由真變假,似乎都讓我們看到了文強會有理想結果的可能性。從現在一審就已經判處死刑的情況看,文強如果要想活命,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創造出「重大立功表現」,從而在可能的二審乃至核准程序中得到從輕乃至減輕的處罰了。

但任誰都知道,文強要是真的想創造出「重大立功表現」,那就必須要把他先前揚言的「說出來大家一起死」中的「大家」拿來作為立功的對象。從這個意義上說,現在對文強的一審死刑宣判,無異於以薄熙來為代表的重慶打黑反腐陣營,向文強所說的「大家」發出了正式的挑戰宣言。換句話說,薄熙來為自己的政治前途要放手一搏了!太子黨內鬥達到白熱化。

因為文強的自救實際上意味著他所說的「大家」的覆滅,而能夠讓文強落馬前長期不倒甚至飛黃騰達、落馬後又覺得可以依靠或者要挾的「大家」究竟有多大的份量,我們雖然不可能瞭解具體情形,但至少可以朦朦朧朧地感覺到「大家」的魁梧。一個簡單的道理啟示我們,一個敢於大量受賄的官員能夠長期平安無事,很有可能存在著他的行賄對象,否則作為一位資深執法者,他不可能不擔心自己東窗事發後沒人保護。就像河北王亞麗騙官一案中,目前受到處分的最高級別官員也說之所以為王亞麗「打招呼」是「受人之托」不好拒絕,文強案情的起起伏伏要是沒有「大家」力量的影響,恐怕也難以讓人完全無疑。文強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規定的「重大立功表現」的價值絕對是非常清楚的,只要他還想活命而不「自絕於黨和人民」創造出新的看守所死法,主動去和前重慶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烏小青作伴,那麼他「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地將「大家」進行檢舉揭發,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當然也是我們都迫切期待的事情。前不久有一篇文章題目是「文強獄中無聊還會咬出誰」,筆者以為憑文強的法律素養和辦案經驗,他如果真想創造出「重大立功表現」,恐怕是不會「亂咬」而是「一咬一個准」的,問題只在於他 「咬」了之後的效果下文而已。

現在文強如果要想活命,真的必須和「大家」放手一搏了。而文強的「放手一搏」恰恰也是以"打黑反腐"為名的薄熙來對於目前仍在「潛伏」的「大家」的放手一搏,這就是文強一審被判處死刑而又要想通過創造出「重大立功表現」來求得活命的重大意義。因為在文強被判處死刑本身就是罪有應得的情況下,假如他沒有重大立功表現作減罰根據,又有哪級法院敢在二審乃至核准程序中給他改判死緩甚至無期呢?薄熙來陣營通過這個一審就已經判處死刑的結果,似乎已經掌握了對於「大家」的政治和法律的主動權。

李宗盛《貴人歌》有幾句經典歌詞「那個有因才有果,全在一念間....」。一念之差,一生之差。文強盛衰榮辱,均源自一念之差,而後的生死存亡也在於他的一念之差。現在真的希望文強能夠拚命自救,而且希望他在正常走到刑場之前,不要創造看守所裡的新死法。

為了活命文強必定將有最後一搏。那麼文強的大後臺到底是誰?文強是否有能力最後一搏?薄熙來目前的處境究竟如何?文強似乎已經成為薄熙來手裡的一張王牌。宣判文強死刑標誌中共太子黨內鬥將更加激烈。後臺人物都將浮出水面。以前薄一波活著,薄熙來當然不怕,反正中共元老在世,子女再壞,沒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眼下情況卻已大變,他只有"智斗"中紀委,抓住賀國強、汪洋等人的把柄,才能與其私下交易,打個平手,互給面子,化險為夷。因此薄熙來一定先把文強等人巨貪的證據拿到手,判處死刑,再告知保命的唯一出路:檢舉揭發更大的官員,有「重大立功表現」。這樣一來,賀國強、汪洋把柄在手,薄熙來再把證據交給胡溫,以圖大獲全勝。否則就來個魚死網破。

薄熙來正在焦急期待著文強的「重大立功表現」。按照有關法律,文強還可以上訴,最後還要由最高法院覆核,犯人並不可能真的馬上被處死。不過同樣在胡錦濤的領導下,覆核時能讓律師為文強講話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