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AV眾主持人齊聲:「讓我們下個賑災晚會再見!」


CCAV眾主持人齊聲:「讓我們下個賑災晚會再見!」

此為真實台詞,並非杜撰。如有雷同,你一定是看了CCAV的賑災晚會。
CCTV等記者在地震救人現場搗蛋添亂的幾個故事
均摘自網路見證人口述,無一杜撰。
--------------------------
我到都江堰去參加了抗震救災。
5月14日晚10點,發現2個倖存者。一名40歲左右的中年婦女,一名高齡男性老人。
這時,cctv來到現場直播。是聖火傳遞在珠峰營地的女主持人。
營救員決定先行營救中年婦女,醫生為其輸液,餵水。
貌似有個營救員擋住了攝像機位,cctv女主持對營救員說:「你讓讓好不好,我們先拍。」
大家都說救人要緊。
cctv女主持:「只要5分鐘就好。」
(遇難者上方有一塊板,隨時有可能垮塌)
營救員說:「我們把這個搬開。」
cctv女主持:「不用,就保持那樣別動。」
cctv女主持繼續播報。
那位老人一直痛苦呻吟,大家勸老人不要發出聲音,保留體力。
cctv女主持又犯*:「在我們的下方還掩埋著一位老大爺,一直發出呻吟,我們現在試試把話筒放下去看能不能聽見老人的聲音。」
cctv女主持喊,「大爺,能聽見嗎?大爺?說說話。」
大爺又發出了呻吟聲。
(為了追求效果,逼人說話。)
還能說什麼呢,可能電視畫面很感人,但是實際上是建立在可能害別人丟掉生命之上的。
最後,女性得救,但是下半身殘廢了,可能就是因為被壓的太久
大爺在營救員快挖到他的時候死掉了,可能就是因為少了一些體力。
還能說什麼呢?
cctv就是這樣自私。
--------------------------
CCTV女記 張泉靈
醫護人員在幫一位被壓住的婦女打吊瓶。。。。
張泉靈激動地說:現在我們看到她正在打吊瓶。。。
然後走過去問醫護人員:她是在打吊瓶嗎?
--------------------------
CCTV記者 許波
5月17日,俄羅斯救援隊救出第一名倖存者時,一名隊員對著鏡頭怒吼。
為什麼?因為攝像機的強光燈正對著倖存者的眼睛!俄羅斯隊員然後把門關上,記者又衝了進去。
許波在直播時竟然進入手術室採訪,消耗掉一件無菌手術衣不說,還無知的強行採訪即將要進行手術的已消毒完畢的醫生,將其手術衣污染,醫生怒不可遏,喊道:「你把我搞髒了!」
許波賴著不走,繼續問醫生已躺在手術台上麻醉好的病人的傷情如何,耽誤醫生重新消毒的時間,以及病人的手術時間。
--------------------------
CCTV記者
女民警蔣敏失去了父母和女兒。男記者冷漠的問她在地震中是否失去了親人?怎麼能在痛失親人的情況下,還在拚命工作?最後喪心病狂的問:「你在救助這些災民的時候,看到老人和小孩,會不會想到自己的父母和女兒?」
女民警被問的離開帳篷,悲傷的話都講不出,很快昏倒。
CCTV救災晚會上,白岩松還說和女警察都屬猴,還一直問人家親人的遺體找到了嗎?白岩松是不是傻比啊?
--------------------------
CCTV記者
一家重慶的4口人自發開著車子趕到災區送些吃的,記者就在那裡問啊問的,最後一個問題竟然問:「你覺得他們需要這些吃的嗎??重慶市民給白痴問題給問楞住了,隔了幾秒鐘才說:需要!
--------------------------
CCTV救災晚會上,主持人竟然問兩個女孩在地震時看到了什麼,兩個女孩子泣不成聲在描述。
大家想想,兩個女孩子從地震的驚恐中剛剛脫離,更需要接受心理治療,憑什麼還要讓她們去回憶那些血淋淋的情景?
--------------------------
四川臺女記者
她採訪一個男孩,他哥哥壓在廢墟裡的,問男孩,哥哥還會回來嗎?男孩答「會回來」,她還追問:「說實話」。kao,非要人家哭著說哥哥死了回不來了才高興麼?怎麼有這麼冷酷的**。
--------------------------
四川電視臺記者
在水泥板下埋了72小時後的陳堅 身體已經嚴重虛弱 記者卻不停的和他說話
為了配合直播 還居然撥通直播間的電話連線讓他說話
記者的煽情 使陳堅的情緒一直處於非常激動的狀態
當救出他時體力已經消耗殆盡 最後離我們而去.............
--------------------------
四川臺記者
問一個被壓著的男子:"你是哪點遭壓到了呢?"
被壓男子:"全身都遭壓到了."(只露出個頭)
記者:"那麼你現在還能呼吸不呢?"(毛了! 不能呼吸了你在和鬼大爺說話呀?)
男子:"還能微弱呼吸, . 你快點喊人來救我嘛.."
--------------------------
四川衛視
人家都說了只有一個媽媽了 不知道情況
她還一直問為什麼往回走 去幹什麼 知不知道有危險 是不是擔心媽媽 媽媽多大年紀 人家都哭得說不出話來了
--------------------------
四川電視臺SCTV-4記者
為了搶新聞,簡直是不擇手段了:打攪傷員的救治,打攪搶險的進行,哪他們都要插上一槓子,又幫不上忙,還老坐直升機,佔用有限的空間。我非常討厭她們
--------------------------
四川臺女記 鄂文松
抓住一位穿黑衣服的災民一個勁兒的問人家,家裡幾口人?誰不在了? 人家明明已經泣不成聲,不願接受訪問,她還執著的追著人家問,追出老遠去!
--------------------------
四川臺男記 湯軍凱
消防員扛著一氣罐氣喘吁吁跑,一張臉卡白,他追問「你扛的是什麼東西」「幹什麼用的」「搬到哪裡去」。。。
人家都累得沒力氣說話了,你就不能幫忙抬一下嗎!
--------------------------
有個記者問挖掘者 你現在挖出一個人來了 是什麼感受
結果那個人悲慟地說 還是不要講了 因為,因為……(已經遇難)
記者到處問「你是什麼感受」 是不是太無聊了
能救出活的當然是高興狂喜 救出來卻沒能活的肯定是難受得要死!!
--------------------------
重慶電視臺女主持
問兩個小姐妹感受,人家就說希望能見到爸爸媽媽,那**女人居然問「如果愛YY愛生活爸媽媽已經不在了你怎麼想。。」
--------------------------
一個女記者
正對著攝像頭播報,一個倖存者被救出來了抬著擔架走過,她就過去揭開蓋在人傷員臉上的布看是什麼人。
傷員在地下被埋那麼久根本不能見光,她為了播報就不惜把人家眼睛弄壞。真是垃圾。
--------------------------
成都臺記者
一個都江堰聚源中學的家長收到保險公司3w死亡賠款,一**記者去問別人收到賠款心情如何,高興不?
另外一個老太平房倒塌,收到保險公司500元賠款,那個**記者又去問別人這筆錢作用大不大。
--------------------------
有一個女孩兒剛剛被救出來,說不出話來,醫生說她有心力衰竭的跡象需要馬上急救,這個時候記者居然把話筒對著女孩兒反覆問她,你現在有什麼感想?
--------------------------
有一個被埋了37個小時的孩子獲救後被送到醫院,不少記者蜂擁而至,詢問孩子被埋期間的生活,結果孩子只要一看到攝像機就會大喊:「讓他們離開!」
「讓一個孩子回憶自己父母被壓的瞬間,太殘忍了。」一名來自成都的陪護媽媽說。
--------------------------
16日,直升飛機卸貨時,一**女記者不顧警察阻攔,執意要靠近直升機報導
負責警戒的王剛公安副局長發現女記有被尾翼擊傷的危險,
為了救她,被飛機尾翼掃到英勇犧牲。
--------------------------
被埋了幾十上百小時,傷員已經很虛弱了,無良的記者左問右問,難道是想耗盡傷員們最後一絲能量?
記者不能用他人的生命和健康換取新聞效果!
此時的鏡頭,應該是無聲地如實記錄災難的悲愴和救助的英勇場面!
要鏡頭畫面效果,不顧人性道德的記者們,請離倖存者遠點!
請不要騷擾他們,不要再加重他們心靈的痛苦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