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老外們喜歡的中式英語(圖)


中式英語再次成為了熱點。這次不再是指示牌上的英文錯誤,也不是餐館不知所云的菜譜,而是中國人自創出來的新詞彙:「Smilence」(笑而不語)、「Emotionormal」(情緒穩定),還有更富時代特色的「Chinsumer」(指到國外旅行瘋狂購物的中國人)、「Vegeteal」(指開心網上的「摘菜」)。人們在網路上傳播和把玩著這些中式英語單詞,新詞還在不斷被發明出來。

從最早我們自己諷刺初學者英文水平低,到後來好多外國人蒐集散佈在公共場合裡不經意間的「巧妙」錯用,再到如今中國人開始故意錯用甚至自創英語單詞,中式英語(Chinglish)的內涵在不斷地被拓展,人們對中式英語的態度也由開始的拒絕、嘲笑轉變為欣賞、把玩甚至鼓勵。之後,也許會有更多中式英語成為外國人的日常用語。

更早的中式英語得數舊上海的「洋涇濱」,至今在中國語文課本選摘的民國時期散文裡還留存著從英語音譯的「水門汀」(Cement水泥)和「梵阿鈴」(Violin小提琴)的字眼。很長一段時間裏,中國人的第一外語變成了俄語,直到改革開放後,國人普遍開始學習英語。學校裡的英語教師和新東方的老師開始要學生警惕「Chinese English」。大學裡請來的外教發現,中國人講英語很容易照著漢語原來的習慣。學生請假,說自己舒服會講「I am uncomfortable」而不是「I don’t feel well」,外教得好久才能反應過來;中國人把廁所叫「WC」而不是「Restroom」,而「WC」在英語國家只是「茅坑」的意思。浙江大學的一位美國外教去中國朋友家裡做客時發現,中國人講「餃子」和「豆腐」的單詞都「名不副實」,「Dumpling」和「Chinese Bean curd」他們並不用,「Ravioli」和「Tofu」則被老外廣泛接受---這兩個詞對英語來說也是外來語,分別來自義大利和日本。

有人給中國式英語下了定義:帶有中文語音、語法、詞彙特色的英語。不過,中式英語進一步被提上議事日程,還是跟大量外國人到中國工作、生活和旅遊有關。而影響最大的中式英語還是公共場所指示牌和餐館菜單上的英語,在網路上,它們多數由外國人拍攝,以圖片配文的形式出現,數量可謂成千上萬。比如「請攜帶好隨身物品」被寫成「Please take good personal luggage」,「先下後上,文明乘車」則是「First under after on, take riding with civility」。有當事者表示,許多地鐵站、旅遊景點、餐館和其他公共場所的中英文雙語標誌,英文翻譯最初只為形式齊全,有些只是隨便拿字典或者用谷歌翻譯之類的軟體翻出來完事,並沒有太多人注意,可當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出現在這裡,他們首先注意的是英文,於是其中的錯誤一一浮出水面。

老外收集「錯得韻味十足」的中式英語

讓人意外的是,大多數外國人並不討厭中式英語,還有不少人真心喜歡。也許跟外國朋友的鼓勵有關係,最近一段時間,許多中國人開始按自己的方式自創英語詞彙和句子,如Smilence這樣類似Brangelina(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夫妻的合稱)的「自創合成詞」。也有些詞把漢語裡的俏皮話直譯過來,造成錯位和有趣的效果,比如「We two who and who?」(咱倆誰跟誰?),「No wind, no waves.」(無風不起浪),「If you want money, I have no. If you want life, I have one.」(要錢沒有,要命一條),「American Chinese not enough」(美中不足)。

老外對中式英語的喜歡看似意外,其實也容易理解。就好像我們看到外國人學中文,即使錯誤頻出,也不會瞧不起對方一樣。而就在學英語的中國人努力改正中國式的語病時,許多外國人卻在熱心地收集和整理散落在各個角落的中國式英語。當然也有老外充當「語言警察」努力幫中國城市糾正錯誤的英文,像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的杜大衛。不過,就像英國《衛報》的報導所言,更多老外覺得中國式英語「錯得韻味十足」,為字母語言添加了調味劑。對來過中國的老外來說,拍下中式英語的招牌然後上傳到網上,已經變成一種時尚。

中式英語,奇妙的混合

德國人紀紹融的中式英語「網路博物館」---www.chinglish.de網站在中國已經小有名氣。來華不久,他就在廁所見識了「Wash after relief」的標語,他感嘆到原來在中國,方便完後不光要衝廁所(Flush),還要洗廁所(Wash),他出於記者本能拿相機拍下來那個標語。從此竟成了一個業餘愛好。他遇到過「Rolling Donkey」(驢打滾)的驚喜,也碰見過「Man And Wife Lung Slice」(夫妻肺片)的駭人,還有「Little grass has life,please watch your step.」(小草有生命,足下請留情。)的可愛與感動,都把它們一一收錄在自己的博客裡。他聲稱:「對於中式英語,絕無嘲諷之意,而是熱愛。中式英語是英語詞典和中國語法的完美碰撞。」他甚至為此專門著書《日常生活裡的中式英語》,對中式英語的成因加以分析。

中式英語的前途:消失還是繁榮?

有趣的是,中式英語的被發現和被消滅幾乎是前腳和後腳的事。有外國人說,他曾經在機場發現有趣的中式英語,可是沒過幾天再去的時候,已經被更換成正確的表達方式。而同時傳來的卻是外國人遺憾的聲音「取締中式英語的消息令人沮喪」,「如果來到中國只看到‘Welcome’,而不是看到‘Welcome your presence’,將是多麼索然無味」。不過,在中國人中,更多的意見是:「這些錯誤的翻譯是挺好笑的,但是這種錯誤的標識長年累月地被掛在大街小巷醒目之處就更好笑。這種洋涇濱英語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有網友表示:「我們不能因為外國人覺得好玩就把它們保留下去。」

正統領域的中式英語勢必將越來越少,「中式英語要消失,幾乎是不可能的,它已經成為民間文化的一部分。」有人分析道。在網際網路上,中式英語的狂熱追隨者數目還在上升之中。而中式英語的新式變體也在不斷湧現。GLM堅持認為:中式英語會繼續存在,甚至可能更「繁榮」。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