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諧」不能成為輿論控制的藉口


一段時間以來,一些人尤其是當權者,愛把當下說成中國「最好的年代」,因為三十二年來,中國在經濟建設上取得驕人成就。可是,中國也出現嚴重的貪腐及貧富懸殊現象,貴權本主義大行其道。近期中國的殺童案就在這一背景上發生。而且,福建南平殺童慘案發生以來,短短五十天裡,各地又發生五起目標鎖定幼童的殺人案,連同南平被殺幼童達二十一人。

中國知名的時評家許知遠最近在香港亞洲週刊上發表文章表示,在「諧社會」的口號高喊了五年之後,連續幾起的行凶事件,讓所有父母與學校都陷入了恐慌; 「在一則關於深圳的新聞中,我看到一群保安人員正手持鋼叉集體受訓,期望能制伏未來的對手;在北京,很多小學配備了一名警察、一名社會聯防、一名保安;在上海,孩子們不再能自由在校園內追跑打鬧,他們被要求呆在教室裡」。

許知遠說,不安全感,從看似遙遠的煤礦、新疆的騷亂、慢性中毒的奶粉與疫苗,擴展到校園門口的砍殺。中國社會像進入一條惡性發展的單行道。一方面,官僚系統的擴張成為社會疾病的主要來源,它窒息了商業創新,敗壞了教育系統,造就了無窮的浪費,侵吞了中國人創造出的主要財富,摧毀了文化傳統,壓抑了輿論自由,逼迫拆遷戶自焚;另一方面,它又成為了安全感的唯一來源,人們希望它能抬高股市指數、壓低房房價格、打擊腐敗、保護孩子們的安全。

許知遠寫道,政治人物已經熟練的玩弄這套遊戲。他們一方面縱容官僚系統對於商業、社會、文化的無節制的入侵;一面又不斷給出新的許諾:我們要給予人民以民主和有尊嚴的生活。一種普遍性的思維混亂則瀰漫於中國社會。人們在這一刻痛罵權錢交易、制度性腐敗,下一刻又盛讚專制體制的高效,它令中國迅速掘起;人們還會說,一切問題緣於地方官員,中央仍想為民做主,無奈政令出不了中南海;或是中國如此龐大,哪能不加強管理。校園的悲劇,無疑會加劇這思維的混亂,社會恐慌令政府與警察變成了安全的象徵。但它能見效嗎?

許知遠說,中國越來越嚴峻的社會危機,主要緣於官僚系統的膨脹,它只能加劇問題的惡化,而非帶來解決方案。官僚系統信奉的是徹底的虛無主義,這世上沒有任何東西比手中的權力更重要,生命、尊嚴、自由,都毫無價值,最多是一種技術手段。那怎樣能指望他們來保護任何人?五年來,中國當局對意識形態的重新強調,繼續加劇了虛無與犬儒主義的盛行。「和諧社會」變成了輿論控制的新藉口,媒體的揭露與監督能力進一步下降,它也令官僚系統更為傲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