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鄭屠童凶手是老訪民 政府掩蓋脫干係?(組圖)


據陝西南鄭縣幼兒園襲擊案的知情者透露,凶手吳煥明曾多次就租房糾紛上訪、求助政府而不果。另外,江蘇泰興幼兒園襲擊事件日前一審開庭,凶手被當庭宣判死刑。有意見認為從速處理此類案件不利於瞭解深層原因。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導。

南鄭屠童凶手是老訪
4月底泰興幼兒園襲擊引發萬人抗議,有人打出‘殺貪官英雄,殺孩子狗熊’的標語。(網民提供/丁小)

上週三,漢中市南鄭縣聖水林場村四組的村民吳煥明持刀闖入該村幼兒園砍殺幼童,官方指七名幼童以及該幼兒園經營者吳宏瑛和其母親死亡,另有11名兒童受傷。吳煥明返回家中自殺身亡。

南鄭縣張女士週一告訴本臺記者,去年在上訪縣政府時認識吳煥明,他當時在為租客拒絕搬走的事情上訪:「這個人很老實,我跟他聊覺得他很老實的。什麼時候開始的不知道,我是去年上訪的時候看見他,所以知道他是上訪的。就是跟那家幼兒園產生糾紛,趕人走發生矛盾。另外就是房租,一直拖著。人家把他堵了,說把他欺負了沒辦法,他沒處申冤。那家人辦幼兒園連手續都沒有,她丈夫是小學校長,本身也有點靠山,縣政府裡有親戚。吳煥明也是拿她實在沒辦法。」

記者週一致電南鄭縣委書記,他一聽見吳煥明三個字便叫記者找宣傳部去。根據當地警方通報,吳煥明迷信,疑神疑鬼。認為自己的病多次醫治不見好轉,是因為租住自己房子,私辦幼兒園的吳紅瑛 「施法搗鬼」,心理扭曲,產生了自殺和報復他人的念頭。

張女士批評官方說法轉移視線,迴避了他們在事件中應負的責任:「當地老百姓都給打了招呼的。政府把責任推卸得一乾二淨,什麼迷信、病得不行了、心靈扭曲,都是胡扯八道,如果人家找他的時候早點給解決問題了,畢竟那是人家的房子。現在什麼積極做法都沒有,信訪局長說他殺的人管我們啥事,他死了是他事情,連我們一根毛都動不了。現在學生家長都在他們村上鬧了!」

泰興凶案開庭通知書
圖片:泰興凶案開庭通知書,旁聽者席上不見被告家人。(現場旁聽者發上網路/丁小)

另外,造成32人重傷的江蘇泰興幼兒園襲擊案,於5月15日在泰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法院當庭宣布徐玉元故意殺人罪成立,判處死刑。判決稱徐玉元曾因干擾妻姐的正常生活,賭博,先後被公安機關行政處罰,又因冒用他人銀行卡等被單位除名,後從事商品直銷虧本,為發泄個人生活、工作中的不滿情緒,遂產生行凶殺人的惡念。

有意見認為殘害無辜生命之舉固然不能接受,但有必要瞭解是什麼令這些平日與常人無異的人做出如此殘忍的行為,並公之於眾,才有助化解和預防未來同類的事件。

一直關注該事件的江蘇泰興的活躍博客作者顧志堅說:「該判什麼刑我無法評論,但我的意思是,儘可能讓他多說一些話。我看到網上有報導說他被押下去的時候好像要講話的樣子。能到庭上去的,你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去聽的。加上沒有提到這次直接的一些原因,還是比較遺憾。這個人的生命即將沒有了,不管怎樣我覺得應該給我們透露更多情況,每一個生命消逝的時候都值得我們深思。」

關於庭審的報導,全國各地媒體多引用新華社的通稿。而一篇題為「徐玉元審判現場側記」的博文詳細記載了更多法庭細節,包括法庭戒備森嚴,不見被告家屬。徐玉元自述其殘害幼童是為了報復社會,並自行撥打110報警。公訴意見要求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徐玉元並未自辯。指定的兩名辯護律師以他殺人未遂、自願認罪等理由,請求法庭判其死刑緩刑;並稱發生悲劇也有徐玉元生活不富裕、夫妻雙雙下崗,社會對其實際問題重視不夠等因素。徐玉元最後陳述稱自己很後悔,失去了人性,沒有考慮行為後果。而宣判後,未知出於何種原因他突然不肯離開法庭,最終被法警一擁而上拉走。

顧志堅有這樣的看法:「像徐玉元他們,我們現在無從知道他們到底內心鬱積著什麼事情。但是我現在發現兩個問題: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會議記錄裡刊登涉及改制當中的糾紛不予受理,三千萬失業工人有冤無處申,這是否是很大的隱患?第二,關於拆遷問題,最高人民法院也下了一個精神,不予受理。我覺得這就是中國社會用規定、講話治國,代替了很多法律;還是靠現在的維穩、靠壓,不允許打官司、上訪,把他拉回來當精神病人關起來,我覺得以後這樣的暴力事件會越來越多。希望當局從法律的層面來解決問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