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民的偉大勝利——人民法院顫抖了!

2010-06-08 23:39 作者: 螞蟻公民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天早上去法院開庭,遇到一件讓我哭笑不得的事情,我九點開庭,進了法院,在樓門口,有法警懶洋洋地斜靠在椅子上,如果再把大腿依在扶手上,那就是典型的鎮關西了。

我沒當會事,照直往裡走,但是法警卻叫住了我,「李律師,檢查。」

「檢查?」我很納悶,看到了安檢門,這個擺設放在這裡很久了,一直都是樣子貨,沒有什麼實際用處,怎麼會設置專人檢查呢?

「把帶金屬的東西都放在這個盤子裡。」法警是個年輕人,很客氣,但我不認識他,沒辦法拒絕人家,所以只好配合。

「不好意思,例行公事。」法警尷尬地笑了一下。

我把身上帶金屬的東西都放在托盤上,走過安全門的剎那,突然明白了怎麼回事,於是過去之後,笑著問法警,「是不是防止暴民啊?」

法警笑了笑,沒有回應。

「立案的人也檢查啊?」我明知故問,這裡不是法官通道,開庭的立案的每天估計沒有800人,也有500人。這個工作量可不小。

「上級要求的,這段時間嚴加管理,不能出紕漏。」法警回答。

「人民法院為人民,完全可以理解。」我挖苦地笑道。

「沒辦法,領導總是喜歡這樣多此一舉。」法警不滿地抱怨道。

「看樣我們大慶人民應該向永洲人民學習啊。」我一邊把金屬物品拿回,一邊打趣道。

「李律師,我看了你PK的文章了。」法警突然說道。

「你怎麼看到的?」我十分驚訝,我一直認為司法系統的人都是失去了神經的蝸牛,根本沒有反應的。

「我看過你的小說。」法警笑道。

「那你看樣是重點防範我啊?」我笑道。

「不能,不能,就是例行公事。」法警解釋道,我因為要開庭,所以沒有繼續閒聊,於是和法警告別之後,一邊往裡走,一邊回頭,看到後面的人確實也都在被檢查,心裏舒坦一些——要是專門防備我,確實有侮辱我的嫌疑。

到了法庭,被告沒有來,我和主審法官說起了門前安檢的事情,法官也露出不滿的神情,「扯淡!少腐敗幾次,老百姓不可能都這麼混帳。」

「是啊,法官要是都像你該多好啊!」我恭維道,這個法官參加工作沒幾年,很少接受我們的賄賂,所以還算比較正直。

「網上說那永洲的朱軍是抑鬱症,快死了才去殺人的。」法官和我探討道。

「你相信嗎?」我反問。

法官撇撇嘴,「不好說。」

「人都死了,你就是說他是同性戀,為情所困也沒有機會反駁了。」

「就是不死也不會有真相啊。」法官厭惡地抽動了一下嘴角,一語中的。

「上網上買個防彈衣吧?」我幽默地建議道。

「有賣的嗎?」這個法官也很會爬桿子。

「有,裡面墊的都是成打的人民幣。」我諷刺道。

「那領導才能買的起,我們窮,沒錢。」法官小心地看了一下門外。

「見你們領導多難啊,聽說四樓院長辦公室都配置了雙保安?」我問道。

「是,連打掃衛生的大嬸進去都要搜身。」法官的話很誇張,把書記員都說笑了。

……

開完庭,回到辦公室。打開電腦,關注永洲襲擊法官的新聞,結果發現主流媒體集體失語,在我們這個倡導言論自由的國度裡這很正常,但是我明白老百姓心裏是知道真正的是非曲直的。

我拿出了我抽屜裡的砍刀——想像著我勇猛劈倒腐朽法官的情景,不禁有些心潮澎湃。

希望我們這個偉大先進和諧的國度裡有那麼幾個還算正直的領導,抓緊處理民間糾紛,否則律師殺法官確實在全世界也算一個大新聞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