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州朱軍槍殺法官:乾女兒被輪姦賣淫 官員逍遙


內容摘要《雲南信息報》、《新世紀》週刊等多家大陸媒體,在關於永州零陵區法院槍殺案的追蹤報導中都提到,一位叫唐滿雲的女士向他們反映,2006年她僅10歲女兒失蹤三個多月,被輪姦、強迫賣淫100多次,而零陵警方不作為。朱軍是她女兒的乾爹,曾協助尋找她女兒,以及幫他們寫上訪材料。由於這一拔出蘿蔔帶出泥的案件驚人,不少讀者將「10歲乾女兒被輪姦賣淫」理所當然的當成了朱軍行凶的可能理由,並且冠以行凶的真正原因來傳播這一事件。

2010/06/09/20100609090421683.jpg
湖南永州零陵區3名法官庭審時遭槍殺。這是事發後老百姓在法院門外圍觀的情形。路透社

「不要這麼膽小怕事,自己的事情要自己維護,就這麼算了的話,前面的努力不是白費了嗎?」

「人就是一死,這麼無用,還不如死,你怕什麼呢?」

以上是永州法院殺官案男子朱軍對乾女兒母親鼓氣的話。讀起來同上海殺警的楊佳「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頗為類似。

湖南永州法院朱軍槍殺法官案震驚全國,朱軍也繼楊佳後再次被頌為英雄。官方給出的槍殺案起因是朱軍身患絕症,離婚打官司遭遇司法不公,近日大陸媒體《新世紀》週刊披露了更多內幕。

報導引述一位名為唐慧的上訪市民介紹,她丈夫曾在零陵區郵政局做臨時工。朱軍十分喜歡她女兒,並認做乾女兒。唐提供的材料顯示,她女兒在2006年被一個男子強姦,並被挾持賣淫達三個月,後被解救出來。

但在該案辦理過程中,唐女士發現警察袒護犯罪嫌疑人,於是決定上告。朱軍親自為她寫上訪材料。後來,有兩名警察因為在此案中違紀,被當地紀檢部門處以黨內警告處分。

該案目前仍未審理結案。唐慧多次上訪,要求嚴懲嫌犯,朱軍多次為她鼓氣。唐慧記得,2008年,朱軍曾為她鼓氣說:「不要這麼膽小怕事,自己的事情要自己維護,就這麼算了的話,前面的努力不是白費了嗎?」唐還未回應,朱軍又補了一句:「人就是一死,這麼無用,還不如死,你怕什麼呢?」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唐女士週一晚上被警方以涉嫌傳播謠言傳喚,直到週二晚上10點鐘仍然未有進一步的消息。他的丈夫江先生也一直被派出所「配合調查」到週二晚才回家。

據江先生介紹,該嚴重強姦和強迫幼女賣淫案件,07年初,15名犯罪嫌疑人中只有一人被起訴。經過家人不斷上訪,得到省公安廳批示,08年再逮捕起訴5人,至今兩人被判死刑;兩人無期徒刑一人15年;一人16年。

受害人家長反映,由於有警察參與強姦、嫖宿並充當保護傘,案發後分局政委、派出所負責人曾充當說客,要求「私了」,同時為犯罪份子通風報信,隱瞞事實,隱匿毀滅證據,幫助犯罪份子逃避處罰,致犯罪集團人員偉劍、秦斌、秦軍等,還有嫖客100多餘人,在保護傘下至今逍遙法外。目前在外地上初中的受害女童有嚴重精神障礙以及性病。

法院槍聲

2010年6月1日上午,零陵區郵政分局護衛隊長朱軍帶上護衛隊的三支槍走進了零陵區法院。一陣槍聲響過,三名法官死亡,三名法院工作人員受傷,朱軍也在行凶後吞槍自盡。

事發後,當地官方很快給出了初步調查結論:朱軍身患絕症,遭遇離婚,打過房產糾紛的官司,由此產生「怨恨、報復心理和輕生厭世念頭」。

朱軍作案前後的諸多細節尚未公開,目前並無證據顯示其行凶的對象與他有直接恩怨。他作案的真正動機如何,仍不明朗。

自槍擊案以來連續多日,零陵區法院門口都聚攏著上百名群眾圍觀,其中不乏涉案涉法的上訪人員。有不少人拿著司法文書等上訪材料要求伸冤。2010年6月2日下午,有人給朱軍送花圈至零陵區法院門口,直稱朱軍為「烈士」「英雄」。

朱軍:郵政分局裡的風雲人物

朱軍原名朱小軍,46歲,父親是永州市郵電局的老員工。作為郵政子弟,高中畢業後的朱軍順利進入郵電系統並工作至今。

在郵政分局護衛隊同事眼中,朱軍「敢說話」「敢和領導干」。1998年前後,朱軍還是一名郵政局保衛系統的運鈔車司機,專跑下鄉押送。此時,新上任的局長欲將朱軍調離,換上自己喜歡的人開車,朱軍不服,跑到辦公室找局長理論,一言不合,「朱軍上去就是兩拳,把局長放倒在地」。

當時,郵政分局放風說要處理朱軍,朱軍為此找到市局領導,此事不了了之。從此,朱軍在郵政分局裡成為風雲人物。直到案發時,即便已當上護衛隊隊長,朱軍還保留著那輛運鈔車司機的職位—無人敢將其調換。

2003年,朱軍的生活出現轉折,妻子王思燕與其協議離婚。離婚後,朱軍住到了郵政系統家屬區的一棟老樓內,一人獨居。

2006年,朱軍被提拔為護衛隊隊長。這一年五六月,朱軍被檢查出患有鼻竇癌。同在這一年裡,因為房產糾紛,他與一位開發商、自己昔日的小學同學對簿公堂。

自2008年開始,朱軍處於半病休的狀態,在醫院和家裡之間來回跑,護衛隊的工作也多半是由一位得力的同事幫助其負責。

案發前的5月31日晚6點多,朱軍給其好友、護衛隊隊員張建林打了個電話,拉了一些家常,朱軍也少見地說了一些感謝的話,這讓張建林感覺有些奇怪。等到張建林再次聽到關於朱軍的消息時,慘案已經發生。

行凶前留有遺書

至今沒有人能確切說明,朱軍為何會持槍衝向零陵區法院。除了目前已知的房產官司,官方並未公布朱軍此前與零陵區法院溝通往來的全部細節。

民間傳言稱,朱軍的哥哥朱小華在50公里外的珠山鎮和人合夥開了一處錳礦,法院調處利益糾紛時,讓朱軍感到「司法不公」。

報導稱,案發前一個月,零陵區法院曾通知朱軍談話。同事張建林證實,當天,他陪同朱軍來到法院,進了法院一樓的紀檢監察辦公室。至於是否是朱軍此前舉報過法院工作人員,張並不清楚。

此外,知情人士稱,案發前的晚上,朱軍曾在在零陵區法院附近一家飯店宴請該法院的法官。以上信息均未獲官方證實。

《檢察日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悉,朱軍行凶前曾留有遺書,內容亦直指法院司法不公。一位接近零陵區公安系統的人士向《新世紀》週刊透露,朱軍在遺書中揚言要殺掉三個人:一名零陵區法院的副院長、一名法官和一名律師。遺書中,朱軍沒有寫全三人的姓名,而是用當地方言中比較粗俗的詞彙來指代這三人,稱他們合夥訛他的錢。

據接近零陵區法院的人士介紹,該院在2008年曾曝出一起腐敗窩案,四名法官因涉嫌經濟問題被追究刑事責任,另有八人被內部處理。當時的院長楊愛民也被降職調往當地一開發區任職。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