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的經歷

2010-06-11 23:47 作者: 都誠成(新澤西州)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我祖籍杭州,出生在一個有教養的書香大家庭裡,我大媽二哥是都錦生,發明開創絲織風景,在杭州小有名氣。我住家前面是二層樓老屋,後面是二層樓新樓,中間是一個庭院,種植花草樹木,現經整修建「杭州都錦生紀念館」,供人參觀。

1951年夏的一個夜晚,天氣炎熱,天無月色,只有閃耀的星星。我和二姊、小妹三人坐在庭院裡乘涼,忽聽房內有響聲,先是地板上有拖麻袋聲,接著銅錢從麻袋倒在桌子上及搶掠銅錢聲,許多銅錢掉下地板的滾動,接著又有破芭蕉扇啪、啪、啪的不斷搧動聲,我們三人十分驚慌,二姊帶著我倆壯著膽走去房間,走到裡面,聲音在外邊,走到外面,聲音卻在裡邊,聲音長達二、三分鐘之久,真將我們嚇壞了。事後將此事告訴家人,有人講:「有銅錢搶掠聲,將要漏財;聽到搶銅錢,又聽到扇破芭蕉扇聲最壞,將會搞得顛顛倒倒,家破人亡。」也有人講:「你家善良,做許多善事,不會有災難的。」

炎夏,秋涼,轉眼寒冬。杭州展開土地改革,我家被評為地主,房屋財產全部被沒收。但對照當時杭州土改法,無論土地數量、生活主要來源,都與土改政策不符,我們不服抗訴,當時就有父老在群眾大會上表示:「他們為當地做了許多善事,將錢財化在當地孩子的教育事業上,當地有文化的都是他家辦校免費培養出來的,為什麼要這樣作弄他們?」但都被土改人員強硬壓制。從此我們開始漫長苦難的11年申訴歷程,從鄉、區、市、省、直至中央申訴,都是拖延,含糊,謊造,將土地數量編造超過18畝,但始終不肯拿出土地證作證。在我們寫信申訴無效的情況下,我二姊在1961年親臨北京向國務院申訴,當國務院接待人員勸說「你返回杭州後,當地政府一定會給予解決」。但她回杭州後,當地政府強制要她保證不再上京控告,我姊堅決不從,講「中央國務院答應一定給予解決,如不解決,我將再去北京上告。」結果,當地政府將她送進杭州綢布廠勞動教養管束。我姊悲憤自殺身亡。

我姊自殺之時正值8月中秋節前夕,我好不容易搞到幾張月餅票,準備買了月餅給她送去,想不到前一天傍晚,我走在街上,迎面來了一位婦人,阻住我講:「你是都月梅弟弟吧!你姊病重在杭州市第二醫院,你去醫院一下。」我跳上公共汽車前往醫院,她已在醫院藏屍室躺著,嗚呼,就這樣結束一個美麗的青春,短暫的生命。

我自醫院返回宿舍,躺在床上,心情悲哀沈重無法入眠。夜深,我忽然看見一條黑影進來,十分陰森寒冷,我全身毛骨悚然起來,黑影猛碰我的床,我在驚慌之下將電燈打亮。幾分鐘後,再將電燈關上,但過沒幾分鐘,又重複出現,我又想打開電燈,但怎麼也打不亮。我同室的一位老師起來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我沒有回答。他去廁所,我跟隨他去廁所,返回宿舍,電燈卻亮著。事後,我母每晚同樣發生這種情況,她也感到驚慌,她調換一間床鋪睡覺,但情況仍然一樣,我害怕她受不了二姊突然的死亡,一時不敢告訴她,直到省外哥哥回杭,一起去她墳上祭拜後,怪事才不再發生。

我二姊的死給我們全家每一個人精神打擊很大,我小妹逼瘋了,我幸有朋友相助,逃過一次一次的政治運動絕路逢生,想不到一家人真的家破人亡。

我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一生還遇到幾次不可思議的怪事,我曾不斷查考書籍或向知友探求,得不到一個具體的答案。對神鬼、對靈魂,信者信矣,不信者謂迷信。此供大家深討和爭論,祈望有一天能完全解開宇球和生命的奧秘。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