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挾屍要價》是中國社會的縮影(圖)

2010-08-23 21:34 作者: 周丕東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10中國新聞攝影最高榮譽「金鏡頭」獎獲獎作品《挾屍要價》

2009年10月24日,在古城荊州長江寶塔河段江灘上,2名小男孩不慎滑入江中,正在江灘上游玩的長江大學18名大學生循聲衝了過去,成功營救起落水兒童後,陳及時、何東旭和方招3名剛剛入學不久的大一新生卻永遠地消失在江水中。十幾天後,《華商報》發表文章《3.6萬天價撈屍費背後的壟斷黑幕》,揭開了英雄大學生遺體打撈時,遭遇當地私人打撈船船主「挾屍要價」的黑幕,令人震驚,引起了民眾的強烈憤慨。

據媒體報導:撈出第一位英雄的遺體後,組織撈屍的陳波以答應的36000元還沒有全部到位為由「罷工」,並用一條繩子綁住遺體的右手,用另一條帶鐵鉤的繩子鉤住T恤,將遺體橫在水中,向岸上的師生要錢。直到拿到錢後,才將遺體拖到船上。

日前,中國新聞攝影「金鏡頭」年度新聞圖片頒獎中,作品《挾屍要價》以全票贏得了本年度最佳新聞照片獎。不過長江大學宣傳部長卻發文質疑該攝影作品與真相不符,他認為:在打撈中,兩條船共同作業,撈到後要迅速地用繩子拴著手或腳,避免再次滑落水中,船太小,在深水處不容易把屍體撈上來,要牽引到岸邊再撈起。著白色襯衫者手牽屍體揮舞手臂是指揮岸上的人們配合將屍體打撈上岸。至此,該事件引起了巨大的爭議。

《挾屍要價》到底白色襯衫者是牽著屍體談價,還是指揮岸上的人們配合將屍體打撈上岸,對這刺痛人心的圖片產生的巨大爭議,涉及到了新聞獎項是否秉承謳歌傳統還是延伸至揭黑的領域;涉及到當地治安狀況與人民生存環境;涉及到良心與道德的底線到底是多少錢。這些問題,對這個社會的絕大多數人來說,感到的都是無能為力,慢慢地就演變為冷漠,就轉化為狹隘的個人主義。做埋沙的鴕鳥,我們至少這一刻是安寧的,哪怕安寧過後就是奪命的海嘯,但我們還是相信上天有好生之德,能夠為我們撐起天,留下活口。

我們是活在祈禱之中,活在神明的保佑之中。有了神明的保佑,我們沒有了大惡,更是努力摒棄小惡,做一個對得起天地良心的好公民。我們的大惡是什麼呢,大惡就是瞪著眼睛對這個社會的不公平說「不」,就是時常在權威、在約定俗成的事件中徘徊,像狗一樣死死咬著人家的褲角不放。這樣的人也的確是這個社會的大惡,嚴重的干擾著這個社會的有序運轉。那小惡呢,小惡或許就是一點的貪念吧,比如貪官,比如惡霸,其本質都是好的,只是心術有點不正,思想稍稍教育即是社會主義建設的中堅力量。好公民更不用說了,是個老實人,看見殺人越貨假裝沒看見,匆匆地躲過,或者掩著嘴作嘔吐狀,嗲聲嗲氣說,嚇死人了。

對《挾屍要價》大感震憾是因為我們心中有大惡,心有大惡才會看得見這世上的大惡,原本我們並不知道大惡是如此沒有天良,今天我們知道了,我們就會摸著心口感到良心的顫抖,感到活著像一個人在孤獨的黑夜從身上撕下帶血的皮,想哭卻怕讓黑夜更恐怖,想喊卻怕招來惡鬼,只能咬著牙作痛苦狀跌跌撞撞地在黑夜裡亂竄。爭議是什麼呢,我看就是恐懼吧,恐懼這社會還有如此現狀,黑勢力像蒼蠅一樣無所不在,善良的人卻時時被誤讀,到最後不知何為惡何為善。因此,惡可以站在善的頭頂上高歌,而善卻惶恐不安地躲在桌子底下上氣不接下氣地問,外面還在殺人嗎?

就是這個人人都即將過上好日子的社會,不經意間留露出了我們沉默著的痛心之事。與其對這些存在著的事說三道四,不如承認存在。沒有人知道道德值多少錢了,也沒有人知道醜惡是萬人唾棄了,更沒有了法律伸展手腳的廣闊空間。我們都在這樣惶恐中張望,希望不幸從來是別人的事,希望痛苦永遠停留在離自己一丈以外,如同倒在道路中央的藥渣,清早起來後,纏身的疾病就被路人帶走了。

對於一個沒有良心的社會,偏偏要講什麼良心呢?無辜的人被抓到派出慘遭毒打,有良心在嗎?貪官污吏一桌飯菜是貧苦人家幾年的生活費,有良心在嗎?壟斷的中電信、中移動披著羊皮攫取人民群眾的財產,有良心在嗎?從來就不想站在人民大眾面前的發改委,面對油價總是漲多跌少,漲快跌慢,有良心在嗎?房價天天在漲,一個個人都成了為地產商為銀行打工的苦役,有良心在嗎?誰都沒有良心,為何要求一個撈屍老人講良心,為何要求一個控制撈屍的涉黑人員講良心,為何要求一個拍照片揭黑幕的人講良心?沒人有良心,就不要聲淚俱下地控訴良心,就一切講金錢吧,有什麼難為情,你覺得讓良心像一個柔弱女子呆在月黑風高魔鬼出沒的荒野很和諧嗎?

《挾屍要價》就是這個社會的縮影,不要對其大呼小叫,認了吧!

一、追求清白,斷指生吞

中國青年報8月18日報導:8月1日下午3時許,4名中年男子在清華大學西門附近,用菜刀砍下了各自左手小指的一部分,甚至生吞。這麼做的原因,是要證明他們是永州市寧遠縣電力局正式職工。

這4個中年男子,勞動促裁受阻,到法院上告無門,上訪被抓進看守所,走投還有路嗎?真的很想聽聽那些誇誇其談的領導說上幾句,只怕不聞不問,難得糊塗是掩蓋不了社會所存在的深層次的矛盾。

主流媒體現在做的是兩件事:一是講假話,領導的假話或許還有些瑕疵,經過這些假話藝術大師們的粉飾,便可以上天入地;二是娛樂,盡量找些無關緊要的人或事娛樂一番,如此不僅無須擔責,記者編輯也都有活干。因此,社會矛盾被淡化、被拋棄,最後,這個社會就是一個笑口常開的你好我好大家好都好的好好社會。

二、領導的簽字藝術

姜宗福曝官場有很多潛規則,比如領導簽字,橫著簽的意思是「可以擱著不辦」,豎著簽則要「一辦到底」;如果在「同意」後面是一個實心句號,說明這件事必須「全心全意」辦成,如果點的是一個空心句號,百分之百辦不成,拿領導的話說是「簽了字也是空的」

我只能說,不要拿領導當神拜,這些骯髒齷齪事也只有他們的絕頂才華才能創造出來。我對那些人五人六的老爺始終抱有懷疑,是因為我早就看到了騙人者總是鼓樂喧天地穿過鬧市,就怕人家看不到他們那狐頭狗臉。

我想問:如果領導騙人,那法律還能信嗎?

三、江蘇靖江兩派出所「火拚」

四川在線2010年08月19報導:江蘇靖江市城東、新區兩派出所在新區金羅馬浴室「火拚」,造成城東警察5人受傷。

兩個派出所互搶賣淫嫖娼人員,並為此發生鬥毆,難道是黑幫的事?不是黑幫,是官方執法機構。但與黑幫也略有相似,都是為了地盤,都是有武器,都是為了利益。這樣的執法機構,除了用權力爭奪利益,還能保護百姓什麼呢?要說保護我看也有,那就是:拿錢來!

四、公務員上廁所摔倒身亡被認定「因公犧牲」

新華網2010年08月16日報導:瀘州市江陽區黃艤鎮黨政辦工作人員朱繼宏,午休期間在廁所摔倒,搶救無效死亡,被認定為「因公犧牲」後,引起網友爭議。爭議的焦點是朱繼宏上廁所前還在網上與女友聊天。

是否「因公犧牲」不是由質疑者說了算,而是被質疑者手中手中的權。可以這麼說,這是兩個對立的群體,在沒有辦法約束被質疑者前,進行質疑的人就是放屁。

你能拿我咋樣?
咋不了樣吧,那就閉嘴!

五、有著貪官父親的在校學生購近300萬元豪宅

荊楚網8月19日報導:一名武穴籍在校女學生,卻在武漢主城區購買兩套房產,其中一套位於東湖邊的豪宅花費210萬元。原來,她的父親是時任武穴市委副書記、外號「馮千萬」的馮漢武。

頭破血流考公務員,不就是為了有朝一日也能「馮千萬」嗎?在這種體制下,那千千萬萬的懷著「馮千萬」夢想的年輕學子才是誤入歧途。那些為了給子女找門路而降低公務員門檻的「馮千萬」,其實是讓子女上刀山下火海。

六、河南瀋丘官員為違規建設別墅項目辯護

中新河南網瀋丘8月19日電:明明是別墅卻說成是高檔連排住宅,明明是三層高硬說成三層半。近日,面對瀋丘縣錦華名苑違規建設銷售別墅一事,河南瀋丘縣規劃辦一官員竭力為其辯護。

官商勾結,主因是官還是商?這個問題值得商榷。建議:哪個是禍害先閹了哪個。實在弄不清,就見一個閹一個吧,實在閹不了,以後就不要趾高氣揚,更不要在人前人後喊著打擊房地產暴利行為的事了。省著點吧,說了更是丟人現眼,不說,百姓就當沒看見,還當你是個官。

七、醫院院長立字據保證與情婦結婚

紅網8月18日:繼7月底揚州邗江區一局長立下「向黨保證」娶情婦為妻的保證書之後,再次發生一起立字據保證與某人結婚的事件,43歲的揚州女子陸秀華在網上發帖,揭發揚州某醫院院長王春的經濟和作風問題,稱王春曾保證跟她結婚,還留有書面字據承諾,但未能履行諾言。

咱們的幹部口口聲聲都是黨,以為黨是護身符,有了黨,什麼壞事都可以干,什么女人都可以睡。說到底,他們心中已經失去了信仰,他們是在混,與和尚混日子一樣,和尚混的是悠閑,而他們混的是淫樂。他們已經與黨背離,與人民背離,但是,我真的不明白他們是否知道自己已經逆向而行了。

八、江西樂平交警開創罰款包年制

廣網北京8月17日消息:江西樂平交警部門搞起了罰款包季、包年制。車主只要交1900元可保一個季度不罰款,交8000元就能保證一年不罰款。

網友說,為人民服務早已經腐化成了為人民幣服務。那些網友是先知,而我們這些愚鈍的人要等到這些為人民幣服務的真相出現時才恍然大悟。

不要裝了,直接了當些吧,該多少錢就多少錢,一律明碼標價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網文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