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大的福氣就是遇上好人(組圖)


她沒有工作,丈夫是一名教師。生活艱難時,她給一個糕點店老闆家當保姆,照料3個孩子。

5年前,糕點店老闆突發腦溢血身亡,老闆娘承受不了壓力,一夜之間突然「失蹤」。

這下,3個孩子怎麼辦?她和丈夫怎麼選擇?

8月23日中午,彭水縣城漁塘村二組一民房。

挂斷一個電話,62歲的黎家乾坐在沙發上,一臉愁容。

丈夫這一舉止,妻子董延書明白:是自己前僱主的小女兒熊姍姍想轉學的事,讓他著急上火了。

前幾天,姍姍從九龍坡區打來電話,說為了照顧身體有病的媽媽,想到媽媽打工餐館附近的一所中學上學……

「轉學到主城,要近兩萬元贊助費,哎……」一個前僱主的女兒,為什麼讓黎家乾夫婦這麼發愁?

13年前 給孩子當保姆

其實,知情者都知道,姍姍早就不是他們的前僱主女兒,而是已經成為他們的孩子。讓夫婦倆操心的,不止一個姍姍,還有她的兩個姐姐。

「我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姍姍三姐妹大伯前、伯娘後的喊了十多年,不親都喊親了。」董延書講述了他們之間的故事。

董延書58歲,老家在彭水縣靛水鄉農村。丈夫黎家乾是靛水鄉中心校一名老師,1998年,還被評為全國模範教師。當年,丈夫每月300多元工資,除了維持一家人生活,還要負責兒女學費,日子過得捉襟見肘。為補貼家用,董延書在縣城幹起推銷糕點的小生意。期間,認識了糕點店老闆熊飛。

熊飛來自四川富順縣農村,與妻子蘇澤選竟先後生下三個女兒:熊選聰、熊蘭蘭和熊姍姍。因忙於生意,熊飛夫婦見董延書丈夫是老師,把自家孩子帶得很好,便請她當保姆,帶三個女兒。

1997年,董延書把三姐妹接回家,當時,姍姍還很小。熊飛夫婦承諾每月除了付三個女兒生活費,每月另加300元工資。有了這筆收入,她家的生活有了明顯改善,兩個孩子上學的費用也得到解決。

按當地風俗,熊飛夫婦還讓三個孩子叫董延書伯娘,叫她丈夫大伯。三個孩子,董延書和丈夫一帶就是8年。

8年過去,董延書的兒女已在主城和深圳工作,他們的保姆工作已經可以不做了。但沒想到,更艱鉅的「任務」在等著他們。

董延書和丈夫黎家乾在看當保姆時與孩子們的合影

僱主病故 保姆夫婦沒撒手

這事要從2005年熊飛家的一場變故說起。

2005年,黎家乾夫婦到深圳給女兒帶孩子。他們剛到深圳幾天,忽然接到噩耗:熊飛突發腦溢血,搶救無效身亡。

作為家庭支柱的熊飛突然病故,其妻六神無主。黎家乾夫婦只得立即趕回彭水,幫忙為熊飛辦了喪事。由於有人不斷上門討債,他的妻子在一個晚上突然「失蹤」。

父親去世,母親「失蹤」,三個女兒抱著大伯、伯娘哭爹喊娘。看著三個可憐的孩子,伯娘為難了:收留吧,自家的經濟條件負擔不起;不收留吧,三個孩子都帶出感情了,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她們往絕路上走吧?

「她們的母親連自己的親骨肉都不要,你只是他家曾經的保姆,沒有義務接收三個孩子……」得知此事,鄰居們都勸他們不要背這個包袱。

「鄰居和親戚說得在理,但看著三姊妹眼淚花花的模樣,我們實在於心不忍啊。」想到三個孩子的父親生前對自家有恩,夫妻倆猶豫再三,還是決定把保姆的工作繼續下去。

夫妻倆找到彭水中學的美術老師王寬收養大女兒熊選聰,負擔她的生活和學習,小的兩個由他們接手。

但是,接下來,他們的負擔可不輕鬆。

老公病故、債主上門,孩子母親選擇「失蹤」,您怎麼看?

天降突變,不知怎麼面對,能理解

再怎麼樣也不能逃跑啊,孩子們怎麼辦?

就算躲也要帶著孩子一起走吧

人跟人不一樣,沒法說

生活拮据 不虧待僱主孩子

由於爸爸突然病故、媽媽突然「失蹤」,這對熊蘭蘭和熊姍姍兩個小女孩的打擊更大。很長一段時間,兩個孩子睡到半夜醒來,就哭著要爸爸媽媽。

每遇這種情況,大伯、伯娘就一人抱一個安慰:「爸爸媽媽不在,大伯和伯娘就是你們的爸爸媽媽……」直到兩個孩子停止哭聲安然入睡。

第二年,熊家大女兒選聰面臨高考,因戶口在四川富順,不能在異地參加高考。大伯前後跑了一個多月,把熊選聰的戶口遷到彭水。選聰很爭氣,2006年考上四川美術學院。為籌上大學的費用,大伯四處奔波說情。當時的縣領導被大伯、伯娘的行為感動,當即表態解決了選聰大學的學費。

隨後,大伯又跑居委會、派出所,把蘭蘭、姍姍的戶口遷來彭水,上到妻子在靛水鄉農村的戶頭上。

蘭蘭、姍姍隨著年齡增大,飯量也逐漸增加。大伯每月2000多元退休金,除了給雙方3個8旬老人的贍養費、家中水電氣費和妻子每月400多元藥費,剩下的日子過得很緊張。雖然兒女都有工作,但考慮到他們都拖家帶口,夫婦倆從不接受兒女資助。

生活開支出現缺口,怎麼辦?大伯就回老家,把原來庫存的麥子背到街上換成麵條拿回家吃。姍姍有尿床的毛病,只要哪天不見油葷,晚上定要尿床幾次。伯娘除了盡量保證姍姍每頓吃上油葷,還和丈夫每晚輪流叫醒她起夜,給她晒被子。

大伯和伯娘雖把姍姍和蘭蘭當自己的孩子看待,但兩個孩子仍時不時坐著發呆、流淚。細心的伯娘知道,孩子是在想「失蹤」的媽媽。

於是,她和丈夫決定,替孩子找到媽媽。

撫慰孩子 找到「失蹤」母親

2007年夏天,大伯從姍姍在四川攀枝花的舅舅處打聽到,姍姍媽在深圳打工。得到這個消息,他又喜又氣:喜的是孩子的媽有了准信,氣的是這是一個「不負責」的媽。第二週,他便前往深圳,住在女兒家尋找姍姍媽。

臨行前,大伯叮囑姍姍和蘭蘭,在家要聽伯娘的話,他要到很遠的地方把兩人的媽媽接回家。聽說大伯是去接媽媽回家,姍姍和蘭蘭眼睛發光,使勁地朝他點頭,然後高興得跳了起來:「我們要見到媽媽了,我們要見到媽媽了……」

「我當時想,見到姍姍媽,一定要質問她為何連自己的孩子都不管?為什麼兩年連一個電話都不給孩子打?」大伯窩著一肚子火到了深圳。

為找到姍姍媽,他買了一張深圳地圖,冒著酷暑每天一條街一條街的找,一家廠一家廠的問,一個月穿爛了兩雙鞋。一個月後的一天,大伯終於在一家針織廠的門口,見到「失蹤」兩年的姍姍媽。

「她大伯,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三個女兒……」見到大伯,姍姍媽先是一愣,隨即聲淚俱下。大伯看到病懨懨的她,本想責問的話沒再說出口。他啥也沒說,幾天後帶著姍姍媽回到彭水。

姍姍媽回到彭水,考慮到她已一無所有,孩子交給她帶不現實,大伯、伯娘決定繼續帶孩子,讓她留在彭水打工。孩子想媽媽時,可以隨時見到媽媽。但姍姍媽以前在彭水當慣了老闆娘,要去給別人打工,她覺得面子上過不去。大伯、伯娘多次做工作,她才勉強到一家餐館當了服務員。

可是,去年7月,姍姍媽再一次玩「失蹤」。一個多月後,大伯才打聽到,姍姍媽到主城看病後,在大女兒學校附近的一家餐館打工。去年,大女兒選聰大學畢業,在解放碑一家動漫公司打工,和媽媽擠在九龍坡區黃桷坪雙發小區3單元餐館提供的員工房。

大伯借到主城看望兒子的機會,找到姍姍媽。得知姍姍媽現在和大女兒在一起,他放心了很多。

這個暑假,13歲的姍姍和15歲的蘭蘭從彭水到主城看望媽媽。姍姍再也不想離開媽媽,還想留在主城上學。前幾天,姍姍打電話告訴了大伯、伯娘。接到姍姍電話,大伯便開始張羅姍姍轉學的事……於是,便出現了文章開頭一幕。

三個孩子寫給大伯、伯娘的心裏話

姐妹眼中的大伯大娘:這個世界上,他們最愛我們

這個暑假,三姐妹與媽媽相聚主城。白天,大姐選聰在解放碑上班,妹妹蘭蘭和姍姍則在媽媽打工的地方學習。上月下旬開始,每天晚上,三姐妹還在附近的街上擺地攤,賣一些小飾品。她們說,要給大伯、伯娘和王寬老師減輕負擔。

選聰說,自己進入四川美術學院後,就開始搞勤工儉學。大一時,她每週末就到一些公司幫著搞促銷,一天能掙50元。兩天忙下來,除了一週的生活費,還要節約些錢,為兩個妹妹買學習用品。大伯知道這事後,狠狠地「吵」了她一頓:「你只管照顧好自己,每頓把飯吃飽就行了,有大伯、伯娘在,兩個妹妹不用你管……」

「大伯、伯娘和親生爸爸媽媽沒有區別。」成績優秀、下學期在彭水漢葭鎮中學讀初三的蘭蘭說,有件事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一個假期,年邁的外婆來彭水看望自己和姍姍,順便把自己接回富順老家,想把自己托付一個親戚為大伯減輕負擔。沒想到,那家親戚嫌棄自己,每天給自己安排很多家務,稍不順心就給自己臉色看。後來,她實在受不了,就把自己的遭遇寫信告訴了大伯。接到信,大伯就通知大姐把自己接回了家。

下學期本該在同一學校讀初二的姍姍說,大伯、伯娘從來不吵自己。「這個世界上最愛我們的人,應該是大伯、伯娘。因為,他們一手把我們帶大,送我們上學,對我們言傳身教。」

對話保姆夫婦

記者:你僅為糕點老闆家當過保姆,老闆病故了,他的妻子都玩「失蹤」,你們為何還要收留這幾個孩子?

董延書:困難的時候,糕點老闆有恩於我們,他病故了,但恩情還在。

黎家乾:人情債難還啊!人是有感情的動物,哪能忍心眼睜睜看著幾個孩子走上絕路?

記者:你家當時條件也不好,這麼多年來,有沒有認為幾個孩子是包袱,想沒想過放棄?

黎家乾:說沒有把幾個孩子當「包袱」的想法是假話,但我們不能放棄,有時我們兩口子相互安慰,再堅持幾年,孩子們一長大,自然就輕鬆了……

對話孩子母親

記者:當初你丈夫病故了,為什麼選擇逃避,把幾個幼小的孩子推給別人?

蘇澤選:丈夫走得太突然了,我當時無法承受這個事實,加上要債的人逼得緊,我跳河的心都有……(哭)幾個孩子一直由她們的伯娘帶,大伯和伯娘都是講情義的人,孩子放在那裡我放心,我相信他們帶會比我自己帶好。我這輩子最對不住的就是她們的大伯、伯娘……

来源:重慶晚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