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條官員雷語誕生啦 :我是粗人


伊春空難後,警察叔叔抓捕了四名到現場採訪的記者,事後公安局長道歉說:「我刑警出身,是個粗人,希望文化素質較高的記者們能夠理解。」

你是個粗人,你就可以粗暴執法,就可以隨便抓人嗎?

出身刑警,是個粗人,是不是意味著大部分刑警都是粗人,都習慣於粗暴執法?

粗人就可以成為隨便抓捕的理由,你還讓我們這些遵紀守法的老百姓怎麼活?

附:新聞背景

本報訊(記者崔木楊)昨日,在伊春市殯儀館附近,接連發生四起採訪記者遭警察扣留事件。事件發生後,在當地採訪的十餘家媒體記者,要求警方釋放4名記者。兩個小時後,被扣記者重獲自由。隨後,伊春市宣傳部門和警方已就此事公開道歉。

警察警戒線外扣留兩記者

昨日上午,在伊春市殯儀館附近,連續發生四起記者被扣留事件,涉及記者3男1女。《華商晨報》記者王瞬天是第一位被警方扣留的記者。

這位攝影記者介紹,上午10時,他正在殯儀館附近尋找採訪對象,未拿出相機。大約10時30分,警方在殯儀館周邊拉起警戒線,王瞬天見狀退出線內。就在此時,兩三名警察湧上來,沒多久自己就被反扣雙臂,按著脖子,將其塞進警車。

「他們問我,是不是記者,我說是。」王瞬天在車上詢問扣留原因,對方稱「抓的就是記者」。

與此同時,距殯儀館警戒線30米外的《法制晚報》記者王南也成為警察的目標。

「有人喊,把這個記者也抓起來。」王南回憶說,喊聲過後,三四個警察衝下車,把自己塞進了警車。

「我們被塞進警車後,被帶到了朝陽路派出所。」上述兩位記者說,在派出所內,他們被限制在一間小屋子裡不許出來。

另兩記者殯儀館內被扣留

正在殯儀館內採訪的《第一財經週刊》一名男記者和北京《法制晚報》一名女記者,也被警察扣留在殯儀館辦公樓內。《第一財經週刊》被扣留記者回憶,當時他正在採訪,兩名警察走過來確認其記者身份後,就攙扶著他,走進了殯儀館的一棟二層小樓,把門口堵死,不許其離開。被扣留的《法制晚報》女記者認為,警察這樣做,可能是擔心記者與遇難者家屬接觸。

宣傳部部長稱是誤會

得知4名記者被扣留後,在當地採訪的十餘家媒體記者向公安局反映情況,有記者在雨中舉牌要求警察對無故扣留記者一事給予說法。約五小時後,伊春市有關領導就此事道歉。

針對記者被扣留一事,伊春市市委宣傳部部長華景偉說,這是誤會。

華景偉解釋說,空難調查小組規定殯儀館不許採訪,且此規定下達較快,他還沒有來得及通知媒體記者,所以造成記者接連被扣留。

公安分局局長自稱粗人

華景偉發言過後,伊春市公安局伊春區分局一崔姓局長向在場十餘家媒體記者道歉。

「我以我個人的名義,向在這次事件中受委屈的記者表示歉意。」崔姓局長說,發生這次不愉快事件,誰都不願意看見,「我刑警出身,是個粗人,希望文化素質較高的記者們能夠理解。」

「剛剛發生過‘8·16’爆炸,又來了‘8·24’空難,連續工作的警員,包括我在內,心情都難免有些急躁。」他保證說,今後此類事件將不再發生。

此前的8月27日,在國務院召開的全國依法行政工作會議上,溫家寳總理強調,要健全行政監督體系和問責制度,要更加重視人民群眾和社會輿論監督,要支持新聞媒體對違法或者不當行政行為進行曝光。(新京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