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空中英豪 文革後的三輪車伕(組圖)

2010-09-26 22:37 作者: 齊佳

手機版 简体 3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吳其軺舊照(圖片來源:中國黃埔軍校網)


吳其軺及其夫人近照(圖片來源:網路)

60多年前日本仗空軍優勢,對中國進行狂轟爛炸。抗日戰爭面臨亡國滅種的危機,人不分老幼,從鉅賈大賈到販夫走卒,甚至是海外華僑莫不投入抗戰救亡的行列中,中國不亡是因有一群人在那段苦難的歲月中以鮮血護衛自己的國家。參加了88次對日的空中作戰的飛虎隊的中校飛行分隊長吳其軺,因卓越的貢獻和高超的飛行技術,曾獲得盟軍總部授予「飛行優異十字勛章」,還獲頒「航空勛章」和「單位集體榮譽勛章」。為何擁有這些傲人的戰績,且允文允武的人才被中共關了20年,大半輩子在獄中度過,出獄後找不到工作,僅能以三輪車伕求得餬口?是誰埋沒了這樣的英雄與人才?

華僑公會會長將兒子送上戰場

對日抗戰,很多華僑除了大批的捐錢,也將子女送回國,身先士卒的投入戰役中。其中包括飛虎隊的吳其軺的父親,吳鑾仕,閩清縣華僑公會會長,在婆羅洲創建閩清華僑造紙工業社(詳福建省《華僑志》及《福州市志》)。在國將不國的離亂年代,吳鑾仕讓膝下九個子女均接受了高等教育,並先後將兩個兒子送上抗日戰場。

1936年,18歲的吳其軺奉父親之命,先後進入杭州筧橋空軍軍官學校、黃埔軍校學習。1943年,吳其軺從中國空軍轟炸區航空訓練班,轉入美國援華空軍14航空隊第五大隊,駐守芷江機場,軍銜上尉。長達8年的抗戰中,他對日作戰飛行超過800小時,四次穿越駝峰航線,擊落過5架日本戰鬥機、運輸飛機,共獲17枚獎章。

親手接過蔣介石所授的」中正劍」

每次飛行任務都是生死之搏,自1941年2月3日,在重慶白石驛大西別墅蔣公館舉行的畢業典禮上,23歲的吳其軺從蔣介石手上接過」中正劍」。深感責任更重大了,黃埔軍校的教育給他:堅強的意志,和愛國的心!

吳其軺說:無論多麼艱難困苦、生死考驗時,我都是鼓勵自己:一定要活下去!在飛機三次被日軍飛機重創,及在飛越駝峰航線的時候,我同樣這樣鼓勵自己。遇到難關時,常會想起蔣介石在黃埔軍校對他們的訓話:「你們畢業了,都要去抗日戰爭的最前線!抗擊日寇,就免不了犧牲。但是,為了國家、民族做出的犧牲是最光榮的!你們的父母,就是我蔣介石的父母!你們的兄弟,就是我蔣介石的兄弟!你們的姐妹,就是我蔣介石的姐妹!你們的疾苦,就是我蔣介石的疾苦!你們的勝利,當然,也是我蔣介石的勝利!——偉大的抗日戰爭一定會勝利!」

    
當時迫降芷江的B25轟炸機在燃燒(圖片來源:網路)

美國飛行員:「美國飛機過硬,中國的飛行員更過硬!」

一定要活下去的信念,讓吳其軺度過一次又一之的難關!雖然他駕駛的戰鬥機被日軍擊落過三次。其中第一次被擊落時也帶給他飛行員生涯唯一一次重傷,已不能再飛行,但他報國心切,在克服各種困難後,在」自己強烈要求下」重返抗日藍天。

那是1941年,當時吳其軺與機長洪養浮駕駛無作戰能力的教練機疏散,在岷江快活林一帶,被日機擊中落水,日機擔心中國飛行員沒死,又一個俯衝下來扔下了一串炸彈。

1943年春,吳其軺駕駛美式P—40飛機對湘潭日軍進行打擊,被日軍防空炮火擊中,飛機機身、機翼都中了20餘彈,吳其軺硬是穿過日寇層層防空炮火網,搖搖晃晃地將飛機開回芷江機場。當他走下飛機時,美國飛行員都伸出右手拇指誇讚他:「我們美國飛機過硬,你們中國的飛行員更過硬。這飛機被打成了馬蜂窩,還能搖搖晃晃地飛回來。了不起!」

1945年4月12日,在對武昌火車站日軍地面部隊進行政擊行動中,吳其軺的戰機引擎被擊中失靈迫降,並於17日安全回到芷江基地。在美國空軍的檔案中,仍然保存著吳其軺在這幾天裡的失蹤記錄。

吳其軺這次迫降在離芷江120多公里的辰溪縣境內一條小溪的沙灘上,著陸後幸好遇到村民,雖然他們很窮,還把過年剩的那一點臘肉拿給他吃;有部分鄉親說吳其軺駕機從「天上掉下來」,大難不死,必有神助,是「神」的化身,都排隊來摸摸他沾點好運。他當時住在堅決抗日的地主肖隆漢家裡,肖隆漢天天設宴款待他,甚至請回在湖南大學讀書的兒子來陪仹這位抗日英雄。為感謝當年的照顧,2005年,吳其軺曾和夫人、兒子一起,去辰溪尋找當年救護他的父老鄉親及其熱情的肖隆漢一家。沒有想到,肖隆漢和兒子在解放時卻被槍決了!

四次飛越駝峰航線戰友們都以為我回不來了!

1942年,侵緬日軍先後攻佔了中緬邊境,切斷了國際援華物資流通的最後一條陸上通道。為了保障中國抗戰所急需的大批戰略物資的供應,美方決定開闢從印度汀江到昆明南北的兩條航線,1943年10月又開闢了從汀江到四川宜賓的航線和幾條輔助航線,就是著名的駝峰航線。因為必須避開日軍在緬北密支那、八莫的機場,所以必須飛越地形複雜、氣象多變、高海拔的喜馬拉雅山和橫斷山脈。因沿線山峰之間有如駱駝之峰,故稱「駝峰」航線。

該航線全長500英里,最高海拔達7,000米,平均地勢界於4,500∼5,500米上下,山峰起伏連綿,猶如駱駝的峰背,故而得名。是世界戰爭空運史上持續時間最長、條件最艱苦、付出代價最大的一次悲壯的空運。向中國戰場運送了80萬噸戰略物資、人員33,477人。

吳其軺四次飛越駝峰死亡航線,到印度接受美國提供的飛機。他說:「每一次飛行,我都做好了犧牲的準備。」「當時的飛機性能差,最大飛行高度都在6000米至7000米以下,飛機只能在山峰之間的低凹處和山谷中穿行,非常危險。」

美國「駝峰」空運總指揮威廉•H•籐納說:「二戰期間,在兩個友好國家間飛行,它的損失率竟然超過了歐洲戰場上的對德轟炸,這就是駝峰航線!」

吳其軺說:「由於生活物資的匱乏,戰友們都以為我回不來了,分了我宿舍所有的東西。多少次,我的戰友們沒有回來,我們大家懷著萬分悲傷的心情分了他宿舍遺留的東西。但是,只有一條信念是不能改變的,我們生,要為中華民族的利益拚搏;我們死亦做中華民族的鬼雄!」

  
美軍空軍頒發的作戰勛章。
左邊的代表曾經擊落過25架敵機,右邊的代表曾經擊落50架敵機。
(圖片來源:網路)

歷史的見證:親身參與接受日本投降的儀式

經過苦難的抗戰,日本終於投降。在1945年9月9日,日軍中國戰區投降簽字儀式在南京國民政府的中央軍校大禮堂內舉行。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介石的特派代表、中國陸軍總司令陸軍一級上將何應欽等5人就座受降席;日本投降代表、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上將率參謀長小林淺三郎中將等7人,脫帽由正門走進會場。岡村寧次解下所帶配刀,交由小林淺三郎雙手捧呈何應欽,以表示侵華日軍正式向中國繳械投降。9時正岡村寧次在投降書上簽字。

吳其軺作為美軍援華空軍第14航空隊第5大隊的分隊長,帶領他的全體隊員,坐在會場的第一排。應邀參加日軍投降儀式的有美國、英國、法國、蘇聯、加拿大、荷蘭、澳大利亞等國的軍事代表和駐華武官,以及中外記者、廳外儀仗隊和警衛人員近千人。受降儀式約20分鐘。吳其軺說:「這20分鐘的精髓,貫穿我的一生,影響我的一生,升華了我的一生。」

離臺赴陸卻是惡夢的開始人生從此走下坡

如果說飛虎隊吳其軺作為美軍援華空軍第14航空隊第5大隊的分隊長參與日本的受降時是人生的高峯,那麼他是怎麼開始走下峯的呢?

1948年,吳其軺在3000多名空勤人員中以第一名的身份進入美國西點軍校航空分校留學,進修結束後到了臺灣。1949年,他在臺灣已經是中校軍銜。但在此時吳接到了從香港轉來父親吳鑾仕一封要他回大陸的密信,同年吳經香港回到大陸,併進入解放軍北京空軍南苑機場工作。

但是,從這時起,吳其軺離他的飛行夢越來越遙遠。對於曾為飛虎隊的分隊長卻被禁止靠近飛機,這是非常痛苦的折磨!吳緣對《中國新聞週刊》說:「他感到強烈的不被信任,提出退出軍隊。」「他後來被調到杭州之江大學圖書館當副館長」

吳其軺的兒子吳緣拿出父親1952年的日記本,扉頁上有父親用鉛筆畫的三架飛機。吳其軺在日記本中畫了美國飛虎隊第五大隊的標誌,並寫上三個小字:「俱往矣!」往事已不復回味。在吳家保留的「1954年的老戶籍本」在吳其軺一頁寫著:「職位:圖書館職員;特長:飛行。」

離開飛行特長的專業領域,並克服了心中的落寞後俱往矣!惡夢仍接續而來,在鎮反運動中,時年77歲的吳鑾仕被槍斃,理由是:殺過紅軍。另一原因是其四子及六子曾是國民黨軍官,自此,吳家從榮耀的頂點墜落,而他的厄運也從此開始……。

1954年,鎮反運動後,又因為政治審查不能通過,吳其軺被學校開除,關進了監獄,一關就是二十年。入獄的當天,組織上同意他和女同事裘秋瑾結婚。子吳緣認為:「實際是讓他成家,怕他逃跑。」直到1974年,吳其軺才被放出來,」在釋放證上,只寫了名字,說是:年紀大了,回到原地。沒有說被抓和釋放的原因。」

從監獄出來的吳其軺找不到工作,就在杭州清波針織手套廠蹬三輪車。這一蹬就是六年,一年365天沒有休息日,一車裝卸600斤,一天掙1元2角人民幣。

因是飛虎隊子輩受歧視

因為吳其軺是飛虎隊的抗日英雄,出身不好,因此兒子吳緣常常遭到同學的毆打。吳緣17歲時,他想知道父親為何自他出生後就一直不能回家,他一直不知道父親曾經參加過飛虎隊。吳緣:「他從來不說,我和我媽都只知道他曾經當過飛行員。」母裘秋瑾表示:「他是怕連累我們。」抗日戰爭勝利60週年的時候,他才被更多的人想起來,國內媒體開始尋找飛虎隊員,吳緣才知道,父親是當年的飛虎隊隊員,參加過對日作戰。

兄弟姐妹九人除老四作戰時犧牲其餘均遭迫害

吳其軺有兄弟姐妹共九人,除了老四吳其璋是孫立人愛將,於入緬作戰時犧牲外。其他人全在三反及文革時遭受迫害,並未因吳鑾仕一家英勇的愛國救國的表現而倖免。

父親吳鑾仕被槍斃,吳家大姐吳貞宜於在文革中自殺。吳家長子吳其玉,普林斯頓大學博士,燕京大學教授,抗戰勝利後先後擔任南京國民政府外交部參事,曾擔任司徒雷登的私人秘書,於1957年被打成右派;次子吳其瑞,日本早稻田大學碩士,曾任南平市副市長,在文化大革命時上吊自盡;五子吳其瑗,福建協和大學畢業;吳家三姐吳端宜夫婦二人於1957年都被打成右派,被下放到福建崇安農村監督勞動改造、四姐吳肅宜也被打成右派。而吳家五哥吳其瑗,原福州一中當老師。文革中和校長一起被關押,身上兩處骨頭被打斷!造成至今不能正常走路。

而孝順的吳其軺,對日抗戰時聽從父親的教導從軍報國,此次冒著生命危險,想在父親跟前盡孝卻落得此下場,若時間能重來,父親是否還會叫他回大陸呢?

附註:
吳其軺老人重獲獎章,附有(英文)頒獎詞,中文譯如下:
吳其軺,作為CACW五大隊二十九隊飛行分隊長,在美國第十四航空隊ClaireChennault將軍的指揮下,因其出色的表現榮獲盟軍特別嘉獎。作為著名的飛虎隊成員之一,吳其軺上尉執行了空戰任務88次擊落擊毀日軍戰機多架。基於他卓越的貢獻和高超的飛行技術,特此授予吳其軺上尉飛行優異十字勛章和航空獎章,通過他的傑出成就,吳其軺上尉為他自己,美國空軍和著名的飛虎隊帶來了極大的榮譽。

看中國首發 轉載請註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