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她要吞剪刀?揭開免費勞動力工廠內幕(組圖)

2010-10-22 03:49 作者: 項甄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黃知嬌講訴她杭州市老東嶽看守所裡曾被迫製作天堂牌雨傘


黃知姣在加拿大多倫多第五屆「白晝 」藝術展
展出一把在勞教所做的天堂牌雨傘

【看中國記者項甄綜合報導】2000年在浙江省杭州市老東嶽看守所曾上演過駭人聽聞的吞剪刀事件。近日曾被評為中國十大商標的杭州天堂牌雨傘在海外被曝光:其生產來源是由杭州老東嶽看守所,被關押人被迫從事奴工所製造的。

把做雨傘的小剪刀吞下肚子

曾被關押在裡面,現旅居加拿大的黃知嬌講述了一件她親眼所見的事:看守所裡面一個普通的嫌疑犯,和黃知嬌在同一個監牢,由於做奴工太苦,趁收工沒人注意的時候,她把做雨傘的小剪刀塞進喉嚨,吞下肚子。

黃知嬌說:「當時大家都不相信,在收工的時候發現剪刀沒有了,都不相信她吞下去了,牢頭也不相信,然後就打她,拿手腕粗的竹棍子去打她,竹棒子都打斷了,她還是說她把它(剪刀)吞下去了,然後拿傘骨架打她,連傘骨架都打彎了,頭打得頭破血流,在求死的決心下怎麼打她都沒掉一滴眼淚,後來獄警過來命令她上下 跳,這個女的就跳跳,可能這個剪刀就跳到胃裡去了,跳到剪刀戳到體內消化器官,她就開始哭起來了求饒,說不要讓我跳了。然後那個警察就說,‘你們這些人簡直就是垃圾,一分錢不值,還趕不上一把舊剪刀的錢。’」

為何要吞剪刀?

普通的嫌疑犯的刑期不會太長,忍一忍也就過去了,除非她痛苦得生不如死。曾任中國國內多家集團公司廣告宣傳、媒體策劃及市場分析等要職的黃知嬌說:「看守所奴工生活讓其切身體會到了中共勞教體系制度的黑暗和殘酷!她因為學法輪功被抓到勞教所關押。不要錢的勞動力,成了干警的私人工廠,強制她們當奴工,沒日沒夜的干苦力。幹不完活就罰、就打,或者加期,在這種看不到希望及長期的壓榨和勞累的日子下,沒有明天!」

有些原料對人身體是有害的,或是有嗆人的氣味。黃知嬌說:「天堂牌雨傘的‘防紫外線的傘面’往往含有銀膠或其他成份,這個是有毒的。做傘的時候,手掌在布 料上來回磨,手掌被磨破、磨出血來,皮膚被磨得像紙一樣薄,一碰就痛,因為有毒,磨破皮的地方伴著奇痒,非常非常痒,真是鑽心的痛,鑽心的痒。」

而那個輕盈、漂亮、時尚的天堂牌雨傘,就是在看守所裡面做出來的,它浸透著被關押人的血與淚,汗與苦。她表示:「一般情況下我每 天要做五十多把傘,按一天工作十五小時算,不吃不喝,每十八分鐘就要做好一把傘。我第一次被關押時,杭州市上城區的警察明知我是高度近視,六百度,在裡面要做針線活,故意不把我的眼鏡給我,我沒有眼鏡卻要做針線活,難以保質保量,常常被牢頭打罵。牢頭心狠手辣,如果我的速度跟不上或者針線不好,她抬手就搧耳光,掐肉,或者拿針、拿剪刀戳,反正她手上有甚麼東西就拿甚麼東西打。」

有時勞動時間超時到20幾個小時

在連動的利益圈中,看守所利用免費的奴工,替商業公司創造利益,警察得獎金,牢頭能減期,得利者唯利是圖,拚命壓迫被關押人。司法局規定不許被關押人員超時間、超體力勞動,但實際的勞動時間卻從規定的6小時有時加到20幾個小時。

根據黃知嬌觀察,在勞教所被關押的人員中,80%以上是因法輪功被關押;少數是吸毒、偷盜、賣淫等輕度犯罪,稱為普教。他們把這些所有被關押人員當成了永不停止的機器來奴役。

前大陸政府官員:監獄是中共的免費勞動力工廠

據明慧網報導,一位不願具名的前大陸政府官員口述:大陸的監獄是中共的免費勞動力工廠。中共為了使犯人達到更高的效率,生產更多的產品,除了強制,還搞了很多流氓手段來麻痺犯人,如:

一、給犯人定了很多數量超額的產品(累死人也許幹得完)並要求嚴格的質量,拿產品去掙分,這個分數積累的越多,可以達到減刑的目的;相反沒有達到數量和質量做了也白做。

二、中共編製一些歌曲讓犯人唱:用「親人的等待,朋友的呼喚」等等這些歌詞,使很多犯人想早點回家與親人朋友團圓,於是沒日沒夜地幹活等等。用這些的方法來促進生產,有些人拚命地幹活,身體都殘疾了,警察還會說「我沒叫你幹那麼多啊,你自己沒日沒夜地干」等等此類的話。這是一個無形的鞭打,在這個環境下,明明受著壓迫,還覺得自己是應該做的,被當成了免費勞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