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謎「溫家寳現象」(組圖)

2010-10-25 23:40 作者: 張海山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0/10/25/20101025113819696.jpg

編者按:隨著腐敗亂象的日益加劇,中共高層必須面對時刻浮現眼前的亡黨恐懼。如何避免被掘墳、鞭屍、甚至禍及子孫的清算厄運?培養「未來化身」,尋找黨的「後事看守人」,悄然成為中共高層的一向共識。由此,也許我們會發現「溫家寳談政改」現象後面的真正本質。

溫家寳近期一系列關於政治改革的表態已然成為外界關注與猜測的焦點。近日溫家寳接受CNN專訪時,再次談及中國的政治改革。這是一個月內他第八次觸及該敏感議題。胡溫雙簧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內鬥、言志、作秀、公關、留名」,海內外知識階層各類分析、評論、猜測頻出,知識菁英幾乎每個人都對此發表過看法,那麼,這所謂「溫家寳現象」的謎底究竟何在?

這不禁令人想起當年科學界所進行的一項研究:遙視特異功能者在看到某位陌生人照片後,往往能非常詳細而準確的描述其人的家居情況;但問及此人現在做什麼時,卻與實際有出入。這一現象令科學界非常困惑。差異背後的原因是,特異功能者描述的往往是對方剛才的行為,而不是他此刻的行為。不同時空的時間差異製造了這個表面的差別。

同樣,如果把「溫家寳現象」當作某種特異現象看,只要引入一個小小的時間差,可能就會有一個不一樣的謎底。

中共高層的「鞭屍恐懼」

2009年,香港《開放》雜誌發獨家消息稱,習近平因害怕成為中共政權的「亡國之君」,在中共召開十七屆四中全會前曾上書婉辭「儲君」高位,請求回地方工作。當然,他的請求最後被政治局否決。

雖然「亡國之君」一說很扎眼,事實上,此消息也多少泄露了中共高層圈內的另類擔憂。據北京傳來的消息,前一陣胡在中共黨內有一個講話,談到當前黨內深層的問題就是由領導幹部隊伍的變質和執政黨沒有擺正和廣大人民的關係造成的。誰都知道這一點,但沒有人能夠改變,因為它幾乎就是中共本質特徵的表現。

接下來的問題就很自然,中共一旦退出歷史舞臺,中共官員的出路何在?在台面上此類話題自然禁忌,但在私底下,越是高層越不忌諱,他們最清楚的瞭解中共腐敗亂象到了何等不可救藥的程度。亡黨對他們來講,只不過是時間問題。就像一個老朽者,死亡對其來說是遲早的事了,而能買塊風水寳地、入土為安,並保證在將來免受掘墳、盜墓、鞭屍、甚至禍及子孫清算之厄運,才是這個家族必須要現實對待並要安排好的大事。

這些年,中共從前蘇聯解體以及之後的發展中,總結了不少經驗。簡單而言,就是要堅決防止戈爾巴喬夫的「內賊顛覆」,同時也要注意黨內葉利欽、普京(前克格勃)式樣的具有紅色背景的未來化身看墓人。防止「內賊顛覆」可以儘可能的延長中共的存活期,好死不如賴活著;培養化身則在其不得不死的情況下,找到可以躲避清算的合法代言人。尤其是看到普京雖然出身前克格勃,但依然獲得俄羅斯大眾的狂熱選票,當了總統又當總理,換個袍子照樣鐵腕當家,這給了中共很大的刺激。

亡黨後「化身進場」的最佳人選

溫家寳的親民形象可能是中共亡黨後化身進場的最佳人選。比起胡錦濤,溫應該多出一份令知識份子「敬仰」的人文色彩。有人總結,他無論吟詩言志,還是暢談政改;無論心系普世價值,還是體認公平;無論是看望學術泰鬥,還是紀念耀邦;無論與老農促膝談心,還是面對民間疾苦黯然落淚,都展現出他不同於其他中國官僚的人文理想。稱其無論就才學、胸襟、抱負,還是理想,溫家寳舉手投足之間,比胡錦濤更多一份「腹有詩書氣自華」的領袖風範。

當然這個「領袖風範」不是現在和胡錦濤奪權,而是有一個時間差。中共或許盤算在其垮臺後,溫家寳由於其親民效應,很可能就如葉利欽、普京般的被推舉成新任領袖,這取決於中共對反對力量是否從現在就下功夫統戰。真有那樣的光景,中共不至於被徹底清算。據說,普京至今都未曾表示過正式退出其原來加入的蘇共組織。

另一點,兩年後的十八大上,溫家寳將徹底退休,這讓溫徹底擺脫可能當戈氏「內賊顛覆」的嫌疑。中共確實需要為下一步歷史鋪墊化身的人物,而有意讓溫以大膽出位的政改言論換取未來的生存空間。

高層的「後事」看守人

在新華網的高層動態中,赫然標題「總書記總理同聲強調推進改革開放」,暗示胡錦濤在為溫家寳當後臺。所謂「同聲強調」是把胡在紀念中共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30週年的改革開放言論和溫家寳在紀念深圳成立三十週年時的政改言論放在一起,顯示胡是溫的靠山。

溫家寳在紀念深圳成立三十週年時說:「不僅要推進經濟體制改革,還要推進政治體制改革。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保障,經濟體制改革的成果就會得而復失,現代化建設的目標就不可能實現。」

溫家寳還說:「我們站在一個新的偉大的歷史起點上,要繼續解放思想,大膽探索,不能停滯,更不能倒退。停滯和倒退不僅會葬送30多年改革開放的成果和寳貴的發展機遇,窒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勃勃生機,而且違背人民的意志,最終只會是死路一條。在這個關乎國家前途和命運的大事上,我們不能有絲毫的動搖。」

溫家寳的這番話一經說出,立刻各界矚目,引來一片議論。而與過去倒溫不同的是,這一次溫家寳發出政改言論以來,罕見的沒有什麼人出來進行公開的和嚴重的反對。僅僅《光明日報》上發表了一篇《要分清兩種民主的界限》的文章,和第18期《求是》雜誌發表署名秋石的文章,題目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制度優勢與基本特徵——劃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同西方資本主義民主的界限》。這兩篇文章的觀點都是強調民主的所謂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區別云云。

把這次對於溫家寳政改言論的反對和以前的反對相比較,中共簡直就像睡著了。人們疑惑,那麼,究竟發生了什麼呢?是什麼原因導致中國特權集團無人再公開的出來反對政治改革和反對民主了呢?事實上,高層圈內人士都看懂了中南海安排溫家寳為未來化身入場而以言論掙取積分的後事劇情。這本身就涉及未來如何保護中國特權集團利益問題,恍然大悟之下,除了溫之外,他們也很難推出其他人選。

心領神會的政治「雙簧」

雖然溫家寳要樹立化身形象,但畢竟現實中,中共還是要平衡好它當前的統治基調,真要政改就等於革自己的小命,而保持人心的期待、熱議,並在國內適度調動、封殺,控制熱度、權衡利弊,都是不太輕鬆的工作。

溫家寳或許對此也心領神會,較為出位的大談政改,一般都選擇了外交場合、國際場合,包括會見美國前總統卡特、在達沃斯論壇演講、在美國紐約會見華人華僑代表、接受 CNN專訪、在聯合國大會發言、在國慶招待會致辭等。

最近,一向喜歡口號治國的胡錦濤,又提出一個新的治國口號,叫做「實現包容性增長,切實解決經濟發展中出現的社會問題。」據大陸的專家和學者分析,這個新口號,特別是包容性增長這個新名詞,將像「科學發展觀」和「和諧社會」一樣重要,將寫入不久就要召開的中共十七大五中全會,納入中共的十二五規劃。

雖然不便挑明,事實上,當下中共最渴望的包容就是死亡後被包容。中共現在打拉結合,控反對力量於掌心,吟唱大和解,在為自己的後事準備人文環境。有趣的是,中共左派常常借古喻今,以批「宰相」為名批判溫家寳。左派們蒐羅了一些歷朝歷代滅亡時宰相的作為,以證明「千古興亡,亡於一相」。當然,溫幹不出那樣流芳百世的大手筆,但溫要不及時精神退黨,頭腦清醒,擺脫中共陰鬼纏繞,或許還真會幹出為中共當化身的蠢事。◇

2010/10/25/20101025113819665.jpg
附表:溫八次政改言論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