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膽:「上海活寳」已無腔調

2010-12-03 05:55 作者: 苦膽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海派清口演員周立波風頭正健之時,粉絲們把他追捧為「上海灘最有腔調的男人」,他本人也以「有腔調」自許。

時下,上海人確乎講究起腔調來了,並且也愛說「腔調」兩字。那麼,「腔調」一詞到底是什麼意思呢?該詞內涵寬泛,含義豐富,在很多場合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它可以指形象、氣質、派頭;可以指特色、個性、風格;也可以指品位、素養、德行。說一個人「有腔調」,通常是指這個人很有風度、很有樣子、很有感覺,做什麼挺像那麼一回事,或是在某一方面很有本事、很在行……等等。說一個人「沒腔調」,往往是指這個人做事不上路、不到位,或是言行舉止、待人接物不得體,上不了台面,乃至人格低下……等等。總之,要理解「腔調」的意思,還得根據語境。

周立波的腔調,無疑在他的表演之中。這兩年,海派清口之所以為觀眾所喜聞樂見,周立波之所以大紅大紫,乃是由諸多因素促成的。這得益於明白人的點撥與扶持,得益於他對海派滑稽藝術營養的合理汲取,得益於他跟前輩獨腳戲藝人迥異的表演風格及口才,得益於幸未落入「主流話語系統」窠臼的民間立場,得益於他針砭時弊的機巧與清晰的草根氣息……

所有這一切,成全了周立波的腔調。可是,當制度性的腐敗釀成了上海11.15特大火災,周立波卻在他的微博中稱之為「突發事件」,並為「政府各部的快速反應」而「欣慰」而「感動」。政府是很「快速」:快速抓捕無證電焊工,快速轉移易燃物,快速請發起獻花的市民喝茶……一言以蔽之,快速維穩。

網友指斥,你周立波不為罹難者討公道也就罷了,卻還主動「去做政府貼心的小棉襖」……

這一回周立波在微博上露出了本相:「網路是一個泄‘私糞’的地方,當‘私糞’達到一定量的時候,就會變成‘公糞’,那麼,網路也就是實際意義上的公共廁所! 」「政府若將網路民意當真,實是一種‘自宮’行為了!」

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周立波竟然還在網上與網民對罵,甚至辱罵人家的媽媽。就這樣,「海派清口」成了「海派粗口」、「海派髒口」,「脫口秀」成了「脫口臭」。

於是,數千條怒斥與責罵的帖子洶湧而至,一夜之間,周立波頓失二十萬粉絲。

周立波遭此「禮遇」,完全是咎由自取,這不僅由於他的謾罵,更由於他在原則問題上站到了大眾的對立面。他知道當政者最怕民意的力量,他的著重點便是安慰政府,不要將民意當回事,多麼體貼,多麼善解黨意,多麼愛他的黨媽媽。瞧瞧他接下來的微博吧:「有人說:我絕對愛祖國,但我不一定要愛黨,邏輯混亂!中國很特別,一黨執政是憲法之本。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新中國不是我們的祖國嗎?」「我愛國、愛黨!看不起祖國的人,請移民吧!」

原來在周立波的心目中,「愛黨就是愛祖國」。這種溜須拍馬,這副奴顏媚骨,一般戲子還真達不到這等「覺悟」。

周立波曾對侯耀華的點評作出回應:「人能犯錯不能犯賤」。其實他周立波後來的表現,恰恰是地地道道的犯賤。

海派清口的表演,只是他的皮相;微博上的真言,才是他的本相。當初周立波被呼為「上海活寳」,而今,他可是「黨的活寳」了。

與上海曲藝演員周立波同名同姓的現代著名作家周立波,出版過一部反映土改的長篇小說《暴風驟雨》,最近「上海活寳」周立波則是陷入了另一場「暴風驟雨」。

有好心人惋惜周立波丟棄了風骨。其實,這位「上海活寳」丟棄的只是包裝,他從來就沒有什麼風骨。他的一些調侃、諷刺不良社會現象的段子,不過是在當局許可範圍內的擦邊球,不,確切地說,是擦網球,自然也就並不具備多少獨立意識與批判精神。

若論腔調,頗具搞笑天分的周立波,在演藝方面應當說還是有點腔調的。但他寫微博所暴露的真相,使他在眾多粉絲和觀眾眼裡失去了腔調。

犯賤者哪來腔調?「上海活寳」已無腔調。最為可憐的是,周立波把李敖之子李戡「支持」他的簡訊也弄到了微博上,這表明他不光沒腔調了,也快沒戲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