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高校的「三國殺」:自主招生聯盟大混戰(組圖)


1

當下高校自主招生呈三足鼎立,而關於聯盟意圖跑馬圈地以便「拔尖」的質疑,一直存在。

2

■自1952年中國首次統一高考以來,還從未有過如此大規模的部分高校聯合招生考試。中國最頂端的高校將結束「混戰」,而以集團作戰的態勢進行招生競爭。

■清華聯盟曾數次以不同渠道向北大試探發出邀請,以求建立「強強聯合」的超級聯考同盟,但北大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進入2010年11月,在全國各大城市的街頭巷尾,那些穿著中學校服的孩子們口中的高頻詞彙多了兩個——「北約」、「華約」。這時,如果你以為他們談論的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或是華沙公約組織,那麼抱歉,你OUT了。

他們談論的是攸關自己身家前途的高考話題——北京大學為首的高校自主招生聯考同盟被人們戲稱為「北約」,而「華約」自然是指清華大學所在的七所盟校。

自1952年中國首次統一高考以來,還從未有過如此大規模的部分高校聯合招生考試。最為惹眼的是,中國最頂端的高校將結束「混戰」,而是以集團作戰的態勢進行招生競爭。

11月25日,「高校戰爭」再次升級。同濟大學、東南大學和哈爾濱工業大學等八所以工科見長的高校在各自網站上同時發布八校將合作自主招生的消息,並簽署《卓越人才培養合作框架協議》。

至此,「北約」與「華約」的PK升級為「三國殺」。

這場空前的高校結盟是怎樣醞釀成型,步步升級?它對於中國一直呼聲甚高的高考改革意味著什麼?引起廣泛爭議的高校自主招生又將在「聯合作戰」的硝煙中走向何方?

高校大事件:結盟

2009年5月1日,地處瀋陽的東北育才中學迎來60年校慶。一批不為人熟知但卻對招生方式有著直接影響的重量級賓客也齊聚在這裡,而他們的決議將醞釀一場中國高等教育的大事件。

他們就是全國各地名牌大學的招生辦主任。在這次校慶活動上,清華大學招生辦主任孟芊向三四家招辦主任第一次提出了由專業的第三方設計考題,多所高校聯合自主招生筆試的思路,得到了一致贊成和響應。

2003年起,教育部開始試點高校自主招生,7年來已有近80所學校獲得自主招生資格,同時自主招生規模也在逐年擴大。以2009年為例,北京大學在全國招生2650名,其中獲得自主選拔錄取資格考生有1181名;清華大學當年計畫招生3330名,通過自主選拔獲得錄取的有1075名。

然而隨著自主招生規模的擴大、報名考生的急劇增加,「牛校」們的招生工作者也感到苦惱日益增加。招考工作的經濟成本日漸成為高校的一筆重負,而各地考生前往不同高校筆試、面試成本增加也逐漸成為爭議話題。

於是,當頂級高校清華大學的招辦主任孟芊向同行們提出「聯考」時,幾個招辦主任一拍即合。儘管如此,這些長年從事高考招生工作的主任們明白,高考在中國的國情下是特殊而敏感的議題,他們只能小范圍試點。

很快,2009年10月,清華大學與上海交大、中國科技大學、南京大學和西安交大協議結成「五校聯考」,並且在2010年1月16日進行了自主招生選拔聯合筆試。

儘管孟芊一再強調選擇合作方的三項原則——水平相近、理念相通和技術準備充分,他也承認,這五校的「聯盟」有一定偶然性。「有的是因為那次活動沒去,那次去了的學校,又不一定適合這些條件。」

但很多人一望便知其中的微妙之處,「聯盟」一開始就使得高校招生的競爭更增幾分緊張的味道。清華的「老對手」北大並沒有入盟,而是繼續「校長實名推薦」制度,同時與香港大學和北航聯合自主招生考試。

據知情人士向南方週末記者透露,清華聯盟曾數次以不同渠道向北大試探發出邀請,以求建立「強強聯合」的超級聯考同盟,但北大遲遲沒有做出回應。

直到今年11月22日,北大聯合復旦等六所學校同時在招生網上發布公告,七校將舉行自主選拔聯合考試,以聯考成績作為錄取參考標準,並表示「之前確有動議,研究是否‘985’高校聯合舉行自主選拔測試工作,但最終放棄了這一想法」。

此前,10月23日和11月20日,浙江大學與中國人民大學已經加入清華五校同盟。至此,「北約」、「華約」對峙格局正式形成。

在兩大集團競爭事態形成後,有公眾發問北大一方「為什麼不和清華同盟組成更大規模的聯考」,北大做出的答覆是:「如果‘985’高校的自主選拔都統一成一個模式,將會對高考制度的權威性和穩定性造成極大影響。」

高校們的「拉幫打群架」讓全國輿論嘩然,質疑聲集中在對「結盟」目的上。很多人認為,這是一場爭奪生源的「掐尖」大戰。」重慶一位要求匿名的重點中學老師說,「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就是北大清華爭著把優秀學生撈一遍,弄兩個幫派。」

東南大學招辦主任池業對南方週末記者說,「搶生源是必然的,這是無法迴避的。但是不同的學校也有不同的思路,包括學校通過培養理念的不同選擇有不同優勢的學生。」

北京理工大學文科學部主任委員楊東平說:「優秀的研究型大學的招生本來就是一種高度競爭的選拔性考試,全國統一高考不也是在‘掐尖’嗎?」

依據往年經驗,北大和清華的自主招生考試筆試通常安排在同一天進行。也就是說,兩所高校指揮這些優秀考生提前「站隊」——要麼北大,要麼清華。

但令人擔憂的是,如果北大和清華繼續主導選擇同天考試,那將意味著考生必須在中國最頂尖的20所頂尖綜合性大學裡「選邊站」。

所有的人都在推測,包括匿名接受《中國青年報》採訪的高校招生辦主任,也都推測這兩家聯盟的考試日期一定還是同一天。11月26日,「華約」聯盟率先公布了自主選拔初試時間為2011年2月19日,所有的人都將目光投向了北大。

11月27日,在洶湧的輿論壓力下,人們驚喜地發現,兩大同盟在考試時間上妥協了。北大招辦在凌晨透露,北大等13所高校2011年自主招生聯考時間敲定為2月20日,晚於清華七校1天時間。

當記者把消息告訴北京師範大學第二附屬中學的高三學生高鳴和鄧少騫時,這兩個「尖子生」幾乎不能相信,反覆詢問記者,這是真的嗎?

被裹挾進自主招生考試競爭的不僅僅是尖子考生,還有那些進退失據的大學。有媒體報導,一所某聯盟內部的高校招辦主任匿名聲稱入盟是「被形勢逼的」,否則「別人結盟,自家就將被邊緣化」。

但浙江大學招生辦公室主任夏標泉向記者否認了這種說法,稱同盟內部合作愉快、溝通順暢。

集團對抗:未來趨勢?

逼近11月底,北京一位教育口的跑線記者發現了一個有趣現象,打電話給所有熟識的招生辦主任時,他們都告知自己在廣西南寧「開會」,但開會的具體內容「不便透露」。

南方週末記者得知,這是教育部直屬約90所高校關於招生工作的會議,會上通過了《關於自主選拔的工作辦法》的初稿。其間,招辦主任們在輿論壓力下也討論了不同聯盟的自主招生考試是否應當錯開時間,但並未就此形成決議。

此前《中國青年報》報導中有兩位匿名的「盟內」招生辦主任,他們對聯考制度作出了大量的負面評價,諸如「(聯考出發點)就是為了壟斷生源,其他都是說辭」,「我們壓力太大了,現在騎虎難下」,等等。大家也紛紛猜測這兩個高校招辦主任是誰,如同都市白領喜愛的「殺人」遊戲。

「聯盟裡面的關係很微妙,我們也不能細琢磨,」北京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前北大附中校長康健說,「誰決定入哪個聯盟,可能也有很多偶然性,比如跟校領導的喜好有關,也可能就根據時下的風潮來決定。這是一個鬆散的聯盟,過兩年很快加入、退出,甚至‘跳槽’都完全有可能。」

但無論如何,隨著第三聯盟的出現,自主招生聯考幾乎囊括了中國最優秀的三十餘所高校。

「集團對抗」在很大程度上被默認為一種發展趨勢,很多其他教育部直屬高校也在糾結於是否入盟,或是乾脆另結聯盟。

另一方面,關於自主招生考試的利弊討論卻一刻也沒有停止。最大的爭議之一在於,目前取得自主招生考試資格的學生大多來自大城市的重點中學。記者電話採訪了福建、四川、安徽等地的欠發達地區中學,他們聽說了「北約」、「華約」大戰,但都表示不是很關心。福建省寧德市民族中學的高三教師陳駒說:「好像對我們農村和縣城的孩子越來越不利,這種考試,我們更加比不過城裡文化氛圍好的富裕孩子。」

針對這樣的聲音,除了對困難地區的困難考生提供面試補貼,清華大學聯盟今年已經推出了IPV6遠程面試,距離學校1000公里以上的地區考生通常不再需要到北京來。同時,清華大學今年還專門推出「B計畫」,專門針對長期生活在欠發達地區,各方面素質又很優秀的考生進行自主招生優惠。

「這些孩子‘給點陽光就燦爛’,當你把教育資源補齊的時候他的表現會非常好,」孟芊說,「這種叫好又叫座的事情為什麼不干?」

在高校聯考的爭論聲中,也有學者一直在呼籲不要過分關注招生,而忽略了教育改革本身。北京大學教育學院教授康健說,「那就是只顧收穫,不顧耕作。希望中國社會不會變成‘伯樂常有,而千里馬不常有’。」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