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如此!山西涉黑巡警被端,曾圍堵市委(圖)


山西陽泉巡警隊長涉黑資產過億
關建軍作為幕後老闆,「花賀天地」成為陽泉知名的高檔娛樂場所之一,這裡一度成為吸毒、色情服務的集中地(12月16日攝)

一個以公安局巡警大隊大隊長為首的黑社會組織,十幾年來在山西陽泉市一帶經常尋釁滋事、暴力討債、聚眾賭博、故意傷害、非法拘禁、敲詐勒索,無惡不作,檢察院的起訴罪名多達20多項。

今年5月6日,在公安部、山西省的「高度重視」下,山西省公安廳對以陽泉市城區公安分局原巡警大隊大隊長關建軍為首的黑社會組織展開全面偵查。

截至目前,已抓捕組織成員56名,收繳槍支8支,各種砍刀、刺刀、鎬把170多把;查明違法犯罪案件46起,凍結資金2.5億多元;查封北京等地的房產27套,價值1.7億多元;扣押車輛30多部,其中一輛價值840餘萬元的勞斯萊斯轎車。此外,還扣押了大量的金條、銀錠、玉器、首飾、文物收藏品、名表等奢侈品,查封了陽泉犬業協會、南苑天露、花賀天地等多個經濟實體。

「黃、賭、毒」中滋生的「關家」勢力

據山西省公安廳督察總隊總隊長劉金祥介紹,從1997年開始,以犯罪嫌疑人關建軍、關建民兄弟和許建軍為首的賭博團夥,在陽泉市城區開設賭場。他們糾集了一批地痞流氓,為賭場維護秩序,索要賭債。現查明1997年到2002年間,「關家」在陽泉市開設的賭場就有十餘家,聚賭人員少則十餘人,多則數十人,賭資動輒數百萬元。這時「關家」已組成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

賭博,不僅是該組織賴以發家的手段,也是他們斂財的主要手段。現已查明:2005年以來,關建軍委託其舅舅範平海在陽泉市南莊百坊倉庫等地開設啤酒機、蛋蛋機賭場,由專人管理,專人放哨、專人專車接送賭徒,月平均非法獲利100餘萬元。由範平海將每日盈利交關建軍等人,每年牟取暴利1000多萬元,被老百姓稱作「官(關)賭」。關建軍還讓其手下在陽泉市南山等地開設3個大型賭場,這些賭場規模大、歷時長,為關家兄弟帶來滾滾財源。「關家」賭場在陽泉號稱「最安全的賭場」「打不掉的賭場」,近十幾年來,這些賭場查了又開,而且越開越大,賭場工作人員全部配備有對講機,有專門接送車,有保安,有專門放紅抽頭的人員。

2002年以後,關建軍、關建民等人的資本積累基本完成,遂開設聚友緣娛樂中心、興隆洗浴中心、花賀天地演藝中心、南苑天露休閑中心等,進行娛樂餐飲經營,利用這些場所,容留賣淫嫖娼、吸食毒品,並繼續開設賭場。關建軍、關建民是幕後操縱者,素有劣跡的組織成員戴海寳等人成為賭場或娛樂場所的管理者,直接對關氏兄弟負責;組織成員範戈等充當打手,聽命關氏兄弟指令。這樣就形成了以關氏兄弟為首的「關家」勢力。

插手煤炭行業 瘋狂掠奪資源

山西省公安廳紀檢書記任鴻太介紹,2004年煤炭市場好轉以後,關家兄弟也看上了這塊肥肉,開始插手煤炭行業,巧取豪奪、大肆攫取國家資源。

幾年間,他們通過不正常手段霸佔了平定縣西鎖簧煤礦、昔陽縣北坪煤業等六七座煤礦的經營權。該組織骨幹成員還在陽泉市郊區、平定縣、盂縣開黑口子,大肆攫取國家資源。關建民等在平定縣連莊村私挖濫採煤炭資源,在無任何合法佔地、開採審批的情況下,就大肆佔地挖煤,時間長達5個月,直到專案組進駐陽泉,環境遭到嚴重破壞,村民叫苦不迭。

2005年,關建民雇佣平定縣西鎖簧村村民投標西鎖簧煤礦,以1760萬元中標。但事後關建民等向該村支部書記李繼先行賄一輛價值18萬元的歐藍德轎車,只交給西鎖簧村528萬元就獲取了煤礦的經營權。開採中,在煤礦附近挖黑口子非法採礦,兩個煤礦開採所需的火工品大部分由其手下非法購買,累計非法購買炸藥18噸左右,並違規帶至井下儲存。2008年3月9日,井下非法儲存的炸藥發生爆炸,致井下6名工人死亡,多人受傷。案發後,關建民以給100萬元另加服刑期間每年10萬元,誘騙分管技術的樊寳林將安全事故責任全部包攬。最終,沒掏一分錢,讓樊頂了罪。

此外,調查中發現,關建民等經營西鎖簧煤礦期間,曾發生過3次重大責任事故,致4人死亡,都被瞞報。

2007年,關建民等人承包了山西昔陽縣北坪煤業有限公司後,欲以5億元價款出賣北坪煤業,法人代表吳岳林不同意。2009年6月17日,關建軍以有人舉報吳岳林等人吸食毒品為由,帶領巡警隊協勤人員在無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分別從昔陽縣及太原市將吳岳林、張紅衛、張秀錦抓獲,並通過對涉案人員進行誘供、刑訊逼供,獲得吳岳林等人吸食毒品的口供,強制吳岳林等人戒毒。在吳岳林被強制戒毒期間,許建軍、關建民完全控制了北坪煤業,將北坪煤業非法倒賣,獲利5億元。

要挾政府 欺壓百姓

為了最大限度地攫取經濟利益,關建軍黑社會組織不擇手段,利用其非法影響力向一些基層組織施加影響,從一些農村基層政權組織,到政府相關職能部門,從司法機關到人大代表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嚴重威脅基層政權建設和司法公正,並且肆無忌憚地欺壓百姓。

2008年,關建軍的手下王紅玉與李某合夥經營煤礦時發生糾紛,在關建軍的幫助下,案件被陽泉市城區公安分局立案偵查。關建軍還派巡警隊協勤追捕李某。李某被提請批准逮捕後,陽泉市檢察院兩次經市檢委會研究決定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批准逮捕。王紅玉先後兩次組織200餘人圍堵陽泉市委、市政府大門,闖入市委、市政府大院示威,藉此向檢察機關施壓。後城區檢察院作出了批准逮捕的決定,李某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李某在看守所羈押時,王紅玉與李某簽訂了協議,將斗溝煤礦的經營權全部獲取。

2008年王紅玉在陽泉義井村開發房地產,為打敗競爭對手山西遠鑫實業有限公司,壟斷經營,帶領工人將進入遠鑫實業有限公司工地的所有道路阻斷,致使上千住戶、村民無路可走,出入受限3年之久。

陽泉市公安局在接到北坪煤業有限公司吳岳林不服強制戒毒兩年的復議申請後,依法撤銷了城區分局對吳岳林強制戒毒的決定,變更為社區戒毒。但吳岳林剛被釋放還沒離開戒毒所,就被早已等候在戒毒所的巡警隊協勤又以強制戒毒兩年的決定為由再次投入戒毒所。兩天後,陽泉市公安局在得知城區分局未執行復議決定的情況後,直接將吳岳林釋放,變更為社區戒毒。吳岳林被釋放當日,被許建軍從戒毒所接到太原市勞教戒毒所繼續強制戒毒。兩個多月後,在山西省公安廳的干涉下,吳岳林才再一次被釋放。吳岳林精神遭受較大摧殘,加之懼怕關家勢力再次迫害,背井離鄉藏身廣西等地近一年。

2007年4月,關建軍讓殘疾人李某墊資100多萬元為他修建狗場。建成後,關建軍拒絕付款,並要求李某贊助40萬元為他另外建造一棟三層樓。李某不敢拒絕,又墊資90萬元施工。這200餘萬元的墊資,關建軍不僅分文不付,反而強迫李某向他借高利貸190萬元;2009年,關建軍再逼著借給他高利貸100萬元,月息8萬元。當年底,關、李二人算賬時,關建軍不僅不用支付李的200餘萬元墊資款,還利滾利計算出李某反欠他490萬元。

任鴻太說,該組織在採取暴力手段,攫取經濟利益過程中,利用編織的關係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多次逃避打擊,社會影響極為惡劣。因涉嫌關建軍黑社會組織案,目前陽泉市公安局、城區公安分局、平定縣公安局的有關負責人正在接受調查。山西省公安廳廳長楊說:「深入開展打黑除惡鬥爭,做到黑惡必除,是鞏固黨的執政根基的重要手段,公安機關作為人民民主專政的重要工具,必須承擔起這份責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