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連海突發聲明 感謝政府 外界質疑


仍受大陸當局監控的毒奶粉受害家長趙連海,其個人網志上突然出現一段聲明,內容指他已保外就醫正在醫院接受治療,他認同司法機關對他的刑事處罰,並就以往對政府的過激言論深表歉意。由於外界仍無法與趙連海或其家人取得聯絡,暫時無法證實該聲明是否出自他本人,或是否在非自願情況下被冠名。結石孩童家長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均對該聲明產生懷疑。

在趙連海的個人網志上,週二傍晚5時41分突然出現一份聲明,表示他現在保外就醫,在醫院治療,並聲明拒絕與任何人接觸,他要過正常人生活。聲明說,他希望關注他的人不要再談他的事情,他希望事情能盡快淡下去,這樣才有利國家與社會,亦有利於他的家庭。該聲明又指,他認同司法機關對他的刑事處罰,希望其他人不要就此事再多談,他支持認同並感謝政府,就以往對政府的過激言論,深表歉意。

這段聲明的內容,與趙連海過往敢於向政府說不的風格南轅北轍,令人生疑。記者多次致電趙連海妻子李雪梅的手機及家中坐機電話,均顯示關機及暫停服務,無法核實該聲明是否趙連海所寫。

結石寳寳家庭同盟發言人蔣亞林向記者指,家長們均對該聲明深表懷疑,認為並非出自趙連海本人手稿,是當局以圖平息各界關注而作出掩飾。她說:「香港有多名港區人大代表表示收到通知,指趙連海已於週日或週一獲保外就醫,但結果均無法得到證實,在他們及媒體多番追問下,當局祇有這樣做,希望平息憤怒。」

蔣亞林指,趙連海去年11月被公安抓捕時,家中的電腦均被抄走,現時當局利用其電腦將其獲保外就醫的消息發出,不足為奇。蔣亞林指,家長們均相信趙連海仍被限制自由,家人仍遭監控,以趙連海的性格,他根本不會向當局妥協。

她說:「若他真的獲得自由,他會不止在個人博客上寫東西,他會翻牆將過去的冤屈寫到微博上,發到推特上,不止個人博客那麼簡單。他已被禁聲一年多,他若要說話,肯定要談上半天,這不像他的性格。」

在趙連海所住的小區外,仍有居委會的人員把守,禁止任何人進入。趙連海的前代表律師李方平及彭劍,他們的電話一直沒有人接聽。

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何俊仁估計,趙連海很大機會已獲保外就醫,既然港區人大已獲知會,相信他可能已與家人一同被安置在郊區外。他指,事件反映北京當局態度依然強硬,即使趙連海可離開看守所,與家人團聚,他仍是帶罪之身在外服刑,生活仍受限制。

何俊仁批評,大陸剝奪趙連海的上訴權。

他說:「當局為了緩和外界的壓力,准許他保外就醫,但要記住,他仍然是帶罪之身,仍然在服刑中,所以我們仍然需要爭取,他被剝奪的上訴權,及無罪的確應。」

另外,香港政黨社民連數十名成員,週二早上到中聯辦示威,抗議當局繼續控制趙連海。有示威人士企圖衝入中聯辦大樓被阻,亦有人向中聯辦撒奶粉,有多名保安人員及警察眼部受影響,警方把鬧事者身份記下,暫時未有檢控。社民連早前亦曾在中聯辦撥香檳示威。

上週六有數名港區人大表示,收到消息趙連海最遲週日獲准保外就醫,但截止週二仍未能證實趙連海是否已離開看守所。而趙家門外,連日來如臨大敵,有大批居委會人員把守,禁止趙家朋友及傳媒接近。有港區人大表示,正嘗試從不同渠道瞭解趙連海的去向,估計趙連海可能在沒有公布情況下被帶離監獄,但即使出獄亦未必留在北京,可能到當局安排的地點同家人會合。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