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崗私生活有多淫亂?被高層批道德敗壞已達極點(圖)


2011/01/03/20110103001812177.jpg

1954年2月,周恩來主持召開高崗問題座談會。周恩來於2月 25日在座談會上作了總結髮言。這個總結髮言的提綱,後來送毛澤東審閱過。這個發言提綱中,就一再講到高崗私生活的腐化。

除周恩來以外,還有好幾位領導同志的報告和講話中,都講到高崗私生活的腐化。如:

高崗的私生活腐爛透頂。高崗極端腐化的生活和無法無天的流氓惡霸行為,長期無人揭發。

很長時期以來,高崗的私生活是腐化的,進入城市以後,更採用各種卑鄙手段污辱婦女,並且同不少政治面目不清的婦女發生關係。在道德上極端墮落。

高崗誘姦、強姦婦女,揮霍無度、荒淫無恥、腐化透頂的私生活,簡直和軍閥官僚淫亂的生活同樣,道德敗壞已達極點。

黨的領導人,在正式會議上,用這樣的語言,講到一位曾經是黨和國家的領導人的私生活,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上,這是「獨一份兒」的。

其實,50年代初期的東北,在一般幹部和群眾中,對於高崗私生活的腐化墮落,如果不是盡人皆知,也是流傳極廣的。高崗喜歡跳舞,喜歡在女人中間混。高崗善於也敢於向女人調情。高崗對女人有一種特殊的敏感,他的桃色新聞很多。一見了女人,尤其是有幾分姿色的女人,高崗的眼睛就放射出淫邪的光芒,在她們身上的女性特殊部位掃來掃去。

俄國十月革命後,有不少地主資本家和沒落貴族,也就是所謂「白俄」,逃到我國東北。「白俄」中的一些年輕女性,實際上過著賣笑生涯。有一次,高崗在一個「白俄」女人那裡睡了一夜,沒有付錢。第二天,那女人打電話給高崗,向他討債。高崗放下電話,一個電話打到東北交際處,命令他們向這個「白俄」女人送去一筆不小的「交際費」。

還有一個名叫珍妮的外國女人,經常在公開場合活動。此人愛好男裝打扮,身穿皮夾克,頭戴禮帽,身材窈窕,風姿綽約。這個女人,是公安局掌握和注意的重點人物。

一個星期六的傍晚,她突然在舞廳門口出現了。便衣保衛人員立刻警覺起來,走上前去。正想對她進行盤問,發現她向舞廳門裡面打招呼,便衣人員回頭一看,舞廳裡的那人正是高崗。

珍妮被高崗請進舞廳。頃刻之間,便摟著她纖細的腰身,翩翩起舞了。

保衛人員又緊張,又坐蠟。這可怎麼辦?據內部掌握的情況,這個女人有一枚特殊的戒指,只要這戒指在你身上劃上一道,見點血,你就甭想活命了。可是高崗居然把她請進舞廳,還同她跳舞!出了事可怎麼辦?他又不能直接去找高崗,更不能向高崗陳述這一切。

保衛人員只好跑回公安局,找局領導反映。

幾位局領導經過研究,覺得事關重大,決定由主要領導人親自出面,找到高崗,總算把這個女人打發走了。

高崗身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又是東北地區黨政軍第一把手,有權有勢,「炙手可熱」。想玩哪個女人,就把她調來;玩膩了,或者不順心了,就調走,都是易如反掌的事。這類事,不僅限於東北地區,到了外地,也一樣。有一次,高崗在南方一個大城市視察,看見一位漂亮的服務員,高崗越看越心動,就對一位負責人說:

「這姑娘很不錯嘛,調到我們東北局去吧!」

說辦就辦。第二天,高崗就又多了一個漂亮而年輕的情婦。

高崗在他的住地,經常舉辦家庭宴會和舞會。他的宴會,帶政治性的居多,而舞會,則完全是尋歡作樂。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