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追究維權村長死因與警再起衝突(視頻)


浙江省樂清市維權村長錢雲會死後的「頭七」悼念日,上千名寨橋村村民到鎮遊行抗議,再次跟警方發生衝突,村民向警察擲石,警方以亂棍毆打還擊。另外,錢雲會的小女兒向到訪的獨立調查人員講述當天被抓的情況。而有到當地調查的維權人士,被警方帶走或進行騷擾。

到寨橋村參與調查錢雲會死因的維權人士劉德軍,接受本臺訪問時表示,上週六是錢雲會的「頭七」,寨橋村村民再次跟警方發生衝突,雙方參與的人數,更比命案發生當日還要多。

劉德軍指,數以上千計村民,在上週六早上,井然有序的步出村莊,準備到蒲歧鎮遊行,抗議政府就錢雲會死亡所公布的調查結果。但當群眾步出村外三公里左右,就遇到三四百名手持盾牌的特警阻攔及驅散。過程中雙方持續對峙,村民們更投擲石頭還擊,特警立即對村民展開追擊,以橡皮棍狂追猛打,不少村民逃不過追捕被打傷,多人被帶走。

他說:「我看到並問村民他們說要到蒲歧鎮中心廣場遊行,但之有很多警察欄著就發生衝突了。人很多幾千人也有了,有村民拿石頭擲警察,警察就打村民。我見有人被捉但捉了多少人,捉到那裡就不知道了。」

劉德軍指,衝突雖然得以平息,但事後警方派出數十臺警車進駐寨橋村監視村民的一舉一動,而在命案現場;村民為錢雲會安設在村口的簡單靈位,亦給警方強行拆走。樂清市公安局於衝突後貼出通告,呼籲舉報散播謠言、製造社會不安的「造謠者」,村內氣氛頓時變得更凝重。劉德軍說:「是的你也看到了吧,公安貼出了通告說要舉報造謠者,現在村民亦相對平靜。」

劉德軍指,衝突雖然得以平息,但事後警方派出數十臺警車進駐寨橋村監視村民的一舉一動,而在命案現場;村民為錢雲會安設在村口的簡單靈位,亦給警方強行拆走。樂清市公安局於衝突後貼出通告,呼籲舉報散播謠言、製造社會不安的「造謠者」,村內氣氛頓時變得更凝重。

自上月二十五日錢雲會被工程車輾死後,官方公布純屬交通意外的調查結果引起大眾強烈質疑,引起多名學者以及維權人士成立調查團或獨立調查身份,趕到當地追查錢雲會死亡真相。而錢雲會的小女兒錢旭玲以及丈夫趙旭也趁北京學者到訪其家的時候,向他們完整講述了早前二人被抓、被打的經過。

趙旭表示,2010年12月25日下午,夫妻二人收到錢雲會的死訊後,在趕往寨橋村的時候被警察攔住。趙旭只說了句:「我們是家屬,為什麼不能過去?」即時被抓走,錢旭玲則因為在那裡哭被抓走。兩人被關押期間均受到警察的打罵,錢旭玲在派出所錄口供的時候,還被人揪頭髮。

兩人被關押了五十多個小時後被釋放,但官方只說關押了二十三個小時,他們對此忿忿不平。

另外,雖然溫州市政府口口聲聲表示歡迎民間調查團展開追查,但另一邊廂卻實行打壓。

上週五,表明要成立調查團的民間維權人士屠夫,在網上發布一段錢雲會命案現場實錄的片段後急急前往樂清,但到達不夠二十四小時就給國保帶返北京。

屠夫表示,雖然時間傖促,但他已跟死者家屬見面,由於家屬對外界有很大戒心,暫時未有提出需要法律援助。他說:「他們認為我對當地有太大負面的東西,我已經帶同律師和家人見面,取得良好的關係,他們認為現在問題不只是家人,是整個村的。」

而屠夫表示,雖然他被送返北京,但調查團其他戰友已到場調查,他相信只要不放棄,仍有查出真相的機會。

代表民生觀察網到場調查的公民記者鄭創添向本臺表示,局方不但對村民進行監控,對外來人士更採取一對一的人釘人監控方法,他們想接觸村民不容易,而且經過上週六的衝突,村民都被嚇怕。週日晚他跟幾名網友一同入住賓館,突然被四、五名警員強行衝入房間想把他帶走,眾人幾經理論對方才無奈撤退。

鄭創添說:「目前的保安規格是升級了,跟記者做過訪問的村民都給帶走,所以他們都很害怕不敢出聲,我拍攝的時候都有國保都站在我身邊監視,昨晚我和網友入住賓館不到一小時警員就到了,今天櫃枱小姐跟我說他們又來過瞭解我們的動態。」

鄭創添指,雖然警方對村民進行大規模監視,但每天仍有村民以至外地人士來到錢雲會家慰問,以行動默默支持。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