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唐納自殺時,江青在哪?(圖)

2011-01-08 17:12 作者: 韓三洲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唐納

「藍蘋出走,唐納自殺」,是當年轟動上海灘的一樁大新聞。據史料記述,1936年4月,在杭州六和塔下,由瀋鈞儒證婚,藍蘋與唐納、趙丹與葉露茜、顧而已與杜小鵑同時舉行集體結婚儀式。而新婚後唐、藍二人之間即出現裂痕。1936年6月,22歲的藍蘋謊稱母病,離開上海到天津找前夫黃敬(即俞啟威)。還有一說,是藍蘋回到了濟南,因為這年7月,唐納在濟南第一次自殺,獲救後與藍蘋和好,二人雙雙回到了上海,藍蘋隨後加入聯華影片公司。唐納自殺時,藍蘋究竟在哪裡?近讀《姚依林百夕談》一書,其中有「黃敬與藍蘋的一段交往」,也談到了這段史實,可作為歷史的註腳來看。

1936年,19歲的姚依林從北平調到新成立的中央北方局宣傳部任幹事,協助編輯黨的半公開政治經濟刊物《長城雜誌》半月刊,刊物由兩個人編,主編是陳伯達,另一個就是他。天津法租界32號路,有一個姚國禎的公館,那是姚依林的五叔在支撐的一個大家族,這對姚依林來說,這地方不僅是一個極好的掩護,他也利用姚府的社會關係,為黨做了不少工作。姚依林在英租界找了一所兩間房的平房獨院,地處幽靜,《長城雜誌》編輯室即設在他的住處。

姚依林和黃敬(俞啟威)很要好,當年兩人曾租房同住三個月,夜談時,黃敬曾問:「你有沒有女友?」姚回答說:「沒有。」黃敬說:「我已經有了!」於是便講了自己在山東大學讀書,到農村搞宣傳工作時的一段浪漫史,對方是山東大學圖書館職員李雲鶴。此次姚依林回到天津,和黃敬通過信,有一天,他接到了黃敬的來函,要他見信後即去國民飯店找他。早上9點,姚趕到飯店,黃敬剛剛起床,開門後邊告訴他:「我和李雲鶴一塊來了!」原來黃敬去上海參加籌備組織全國學聯,又巧遇李雲鶴,此時李雲鶴已經改名藍蘋,當了電影明星,剛剛和唐納結婚。他一見黃敬,又舊情難舍,便隨著黃敬乘船回到天津。黃敬說他先需要回北平,突然帶個女人回來,應先向市委報告一下情況,三天左右再來天津接女方,讓她暫住在天津旅館,在此期間,只好請姚依林代為照料。姚依林想了想,留下了32號路姚家公館的地址。沒想到黃敬走後次日,藍蘋就跑到32號路公館找他,說有要緊事必須見到他。此時姚依林的母親恰巧正在公館,聽說有個女人要找自己的兒子,非常詫異,還幾乎誤會。等老人找到兒子,問明情況,姚依林只好急忙趕到飯店詢問,他一進房間,藍蘋正在哭泣,向他指指地上的報紙。原來報上有一則新聞說「藍蘋出走,唐納自殺」。藍蘋焦躁地說她不能再等黃敬回來了,一定要回滬看唐納,而且當晚就走。於是,她向姚要了20元路費,當即返滬了。黃敬三天後回來,姚把這個情況向他轉達了,還說:「你找這個麻煩幹嘛,人家又不跟你了!」黃敬苦笑了一下,說:「走了也好!」

姚依林回憶,解放後的1950年,他在北京醫院住院時,恰遇藍蘋也在住院,但此時已是江青夫人了,邀他去室內打撲克,姚以「不會打」為由,沒有去。當時黃敬尚在,據聞江青仍有信給黃敬。「文革」中,江青為追索回去她的親筆信,竟逼斗黃敬的夫人範瑾同志,致使範瑾患上精神病。

從姚依林的口述中,可以得出另一種歷史的解讀,第一,藍蘋不是自己離開上海到天津找黃敬的,而是與到上海開會的黃敬一同回到天津的;第二,藍蘋看到報紙上唐納為她自殺的消息後,向姚依林要了20元的路費是回上海去的,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先前說藍蘋回到了濟南,唐納在濟南第一次自殺、獲救後與藍蘋和好,二人雙雙回到了上海的說法也就不存在了。

所以,對於「藍蘋出走,唐納自殺」這則史實來說,藍蘋出走,去了哪裡?唐納自殺時,她又在哪裡?儘管有不同當事人的各自解讀,到今天所留下的,仍是一個歷史謎團。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