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關團隊」——藥家鑫案最後的勝利者(圖)

2011-04-26 01:27 作者: 臥龍

手機版 简体 2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藥家鑫案
藥家鑫在庭審中

4月21日晚有人在一個qq群內義憤填膺的說道:藥家鑫背後有一個強大關團隊,他明天不會判死刑。

我對他說道:你錯了,藥的「公關團隊」的真正目的不是為了讓藥家鑫不判死刑,而是為了讓他判死刑。他明天確定無誤的,會被判死刑。

這樣的話當然讓他們不解。

我解釋道:如果說藥家鑫真請了一個公關團隊,那麼,他的這個公關團隊陣容夠強大的。從中央電視臺的讓他哭足、懺悔足,到法庭的多次做死者張妙家屬的工作,從公安大學的教授,到各級媒體的知名人士,到法律界的權威人士,到他母校的學生,以及神奇師妹李穎。這樣的團隊,不是一個開著低價車去上課的人請得起的。而且,在事實如此清楚的情況下,從基本邏輯分析,任何一個腦袋正常的人,都不會為藥家鑫做開罪辯護。現在,居然出現如此多奇特情況,從激情殺人到免除死刑,到考慮民意。如此勉強而為之,你說會是頭腦正常的人能做出來的事情嗎?

而且,假如藥是真正的富家子弟,家庭非常富裕,那麼,他會知道,撞傷了人,最多陪點錢而已,大不了還坐幾年牢,再花點錢弄個緩刑出來,真正的富家子弟根本不會把這當回事。正因為藥不是富家子弟,他才害怕被撞後受傷的張妙會記住他的車牌號,給不富裕、甚至拮据的家庭帶來無盡麻煩,所以最終他選擇執刀殺人滅口。再說,一個富家子弟,又怎麼會趕車上百裡去給學生上音樂課賺一點錢呢。

所以,藥家鑫的家庭絕對請不起這樣的公關團隊。這個公關團隊的真正目的,更不是為了讓藥不判死刑,而是為了讓藥判處死刑,即不是為了讓藥家鑫活,而是為了讓藥家鑫死。所有的「公關活動」都不是暗暗進行,而是昭然若揭公開進行,就充分說明瞭這點。

這個「公關團隊」的目的之一,當然是順應民意讓藥家鑫死,只不過在掀起一輪高潮,吊足胃口之後,曲折的艱難的死。另外的真正目的,則比這更為複雜。那就是故意攪渾,在人們都以為藥背景強大,不會判死刑的時候,恰如其分的判了死刑。關鍵時刻體現法律的正義性,讓人們有充分理由相信,法律是追求正義判決的,並從不畏懼強權。從而,所有以前在這片土地上發生過的枉法判決都被一筆帶過,更繼續掩蓋將來可能發生的各種枉法判決案件。達到麻痺,迷惑,誘騙的真正目的。這種手法,這種可能,才是他們遲遲不對藥家鑫案件進行判處的真正原因與欲擒故縱之計。再次讓人們嘆服在官權面前已經形同虛設的法律的所謂正義性,和謳歌我D的偉大,進而讓老百姓天真的以為法律是可以維護普通老百姓權益,不畏強權,不畏官權的。時時為了這個目的造勢,這可是一貫以來的常用手法。

這些是我4月21日晚做出的論斷,看看4月22日藥家鑫案件如期被判處死刑後,民眾對「勝利」「正義」「法律公平」「法律不畏強權」的狂歡就知道了,這樣的策劃,這樣的設計,有多麼空前,又有多麼成功。

為此,我首先要說,依法判決,依法行事,與勝利無關,與正義無關。假如對這樣一個判決,在遲遲拖了六個月後,僅僅是因為伸張了正義才勝利來到,那麼,可以設想,有多少這樣類似案件,因為沒有伸張正義而不會取得勝利。

其次,把案件拖這麼久的真正目的,是策劃製造法律正義的狂歡,反覆玩弄藥家鑫及其家人,給他們無數生的希望,最後再給這個同樣弱勢的家庭致命一擊,對於大眾,則是用一次「光明正大」判決,掩蓋法律幕後無數真正的黑暗。

最後,我要說的是,該案件最終的結果,就是人人都是藥家鑫案件的受害者。

第一,受害首當其衝並最深的,當然是張妙及其家人。張妙魂歸地府,自然不用多說。她的家人在懇求盡早判決,懲治凶手而不得的情況下,悲傷的心數次在媒體與無數人的喧雜訊中,起起伏伏,憂傷悲切,可以想見他們的心口懸著的程度如何了。

第二,受害很深的,是藥家鑫及其家人。藥家鑫就是一隻已經進了籠子,做過惡的小老鼠,被狼關起來了,本來,這樣的老鼠在很短時期內就可以處死,以慰天下之心。但別急,老鼠啊老鼠,你還要配合著狼演一場戲,只有把戲演完,演足,才允許可惡又可憐的你乖乖去死。為了讓老鼠配合演戲,狼給了老鼠生的希望,併發動無數狼的幫凶來幫助證明這點。這些幫凶中,有些是狼一慣的左右,有些則是狼誘惑之後上當來做了幫凶的。

第三,受害深重的,是普通民眾。將案件故意滯後審理,吊足胃口,最後再造成「法律對藥家鑫的懲處,不再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和普通的殺人案,而是一起關涉到人性和公共安全、司法公正和法律信仰、公眾心理安撫和社會公平正義的社會事件。上升到這樣的高度,藥家鑫受審引起社會輿論和網民高度關注、藥家鑫一審被判死刑引來眾多網民叫好,再正常不過了。」(摘自鳳凰網)。

這就說明,這個案件被利用起來了,利用起來重塑對「法律的信仰」和對「正義的維護」。

對法律信仰,對正義維護,這再好不過。但我們不要忘了,我們這是一個什麼樣國度,不要忘了一個月前剛剛有人公然喊出「不要以法律為擋箭牌」。如果此刻能夠通過這個案件真正重塑對法律的信仰,對公平正義的追求,並一以貫之,當然很好。問題就是,不要把這個事件造勢為一次性事件。中國人習慣於一次性消費,在一次性公開事件中獲得快感,就認為所有事件都將如此快感。如果這不是一個「諸多潛規則盛行、司法公信力不高、公眾法律信仰動搖、公平正義難求的國家」(摘自鳳凰網),當然可以認為我們處處都可以達到同樣快感,問題的嚴肅性不會受到質疑。但問題我們不是。

永遠不要低估統治者的智慧,更不要認為統治者的智慧會低於大眾。在這個神奇國度裡,統治者的大腦允許隨意生長,而壓抑的民眾的大腦卻只允許往一個方向生長。如果有人處心積慮,借這樣一次事件,造成一次性消費快感,麻痺大眾,狂歡正義,進而繼續在更多事件中漠視法律,忽視正義,那麼,這完全有可能是統治者多極智慧的策劃與民眾單極願望的完美對接。如果是這樣,這個國家的民眾,會更多更深陷入無邊災難中去。而統治者則將再次發出得意的狂笑:只需如此如此,處死一個毫無背景的藥家鑫(他本來就要依法處死的),就可以欺騙千千萬萬民眾。

接下來我們看到,專家們紛紛發出聲音:「藥家鑫案的判決具有示範意義」。案件本身,當然具有示範意義,有震撼作用,可是,折騰這麼久,伴隨無數口水,無數爭辯而來的這場運動式的示範意義,如果只是針對藥家鑫這樣不是真正富二代的群體,而不能威懾到那些真正的富二代、官二代,那麼,這樣的威懾意義,更多的只是出於對維穩考慮的需要。

第四,受害深重的,也包括那些玩火者。表面看,他們這次又取得了勝利。但實質再次遠離了人類的真正文明。老子說道:以正治國。苟且的技倆,對於治理一個國家,只能夠換取一時的得意,而無法得到真正順應時代潮流所帶來的創舉,更不能夠使一個國家長遠發展。在妨礙這個國家真正發展的同時,他們自己也必將被歷史潮流徹底淘汰。歷史上,那些在潮流面前負隅頑抗的,作惡多端的,很多人連一個子孫後代都無法留下來,留下來也不敢承認。

綜上我們看到,一個不健康的社會,由於設定圈套,或者將事件擴大化,或者需要利用起來塗抹殘存的光輝,導致受害者成倍成倍,成億倍遞增,最終,人人都是受害者,無一倖免。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一個真正追求法理,追求公平正義的社會,才是所有人們之福。

22日下午,當我看到藥家鑫被宣判死刑,當有人用qq讚嘆我先天的判斷是如此精準的時候,我沒有興奮,更沒有狂歡,我的內心恰恰感到無盡悲涼。就是拋開本文中分析的這種可能「陰謀」,也就是說整個事件純粹因為偶然因素拖這麼久,我也得說,今天的中國,法治上空,依然陰雲密佈,這個事件所謂的「勝利」,包括同一天李莊案件檢察官撤訴的所謂「勝利」,這些,僅僅是法治本應如此的第一步。記住,這是本應如此,而不是邁開的第一步。就算是邁開的第一步吧,我也覺得不要在第一步的時候就狂歡,就陶醉,中國人習慣了對邁開堅定的第一步表示祝賀,喜悅,實際上因為有許多人永遠只是邁開第一步做做樣子的,進而達到欺騙和誘惑的目的。試問一個登山者才邁開第一步,你就會為之歡呼嗎?登山者出發的第一步,甚至有可能不是為了登山。

萬一大家都中了對方的「以退為進」之計,未來又會如何?有沒有可能不但無法登山,還會在山底就被山頂拋下來的石塊傾覆掉?

最後,我要奉勸國人的就是,哪怕藥家鑫萬罪加於一身,我們固然要「怒其不爭」,但我們同樣要「哀其不幸」,同樣為他以及他家庭的悲劇心情沈重吧,也為他的生命即將逝去而默哀。只有哀悼一個生命的逝去,才能夠防止更多生命無辜逝去。

那種自1946年後殺戮自己同胞越多,就戴紅花越多的心理,以及對待敵人像秋風掃落葉一樣無情的殘忍心理,該當從這個國家的文明思維當中排除了。否則,人人都只是暴力者。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