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日本第四重災難 源自電源頻率「一國兩制」(圖)

東京電力壟斷 日本官民受「綁架」


東日本第四重災難 源自電源頻率「一國兩制」
輿論批評東電傲慢與封閉的事故處理手段

東京電力公司董事長勝俁恆久4月17日宣布處理核電站事故的工程表時,被記者追問他和東電社長清水正孝誰先辭職。勝俁回答說,東電正遇到創業以來的最大危機,他和清水現在都煩惱何時辭職才好,原則上在六月股東大會後。

相關內容

記者會後,走出東電總部的記者議論說,儘管勝俁和清水不引咎辭職難平公憤,但他們辭職不僅不能加速處理核電站事故,在東電傳統無憂的體制下,倒可能對處理事故進度不利。

「過街老鼠」

3月11日東日本大地震後的海嘯破壞了東電福島第一核電站,導致核輻射泄漏。3月12日核電站1號爐建築物外殼爆炸,14日3號爐建築物外殼又爆炸,引起日本內外恐慌。

15日早上5點多,首相菅直人親臨東京內幸町的東電總部經營會議。過了一會兒,會議室外也能聽到菅直人大聲斥責「電視上都播放了爆炸,你們一小時還沒聯絡官邸,到底怎麼回事!」並說:「能處理事故現在只有你們,你們要覺悟不可能退卻,退卻你們就百分百崩潰!」

當天,被大地震和海嘯驚懵的網民也因遭遇核輻射泄漏第三重災害,在時事通信社和活力門(Livedoor)等網站上激烈譴責「東電是戰犯」、「吊死戰犯」等等。

美國《華盛頓郵報》等海外輿論也批評東電傲慢與封閉的事故處理手段。

壟斷企業

不過誰也改變不了日本首都為中心的關東地區電力不僅只能靠東電,而且還因核電站事故供電不足,必須仰仗東電停電與否來決定經濟、生活是否安泰的現實。

1883年成立的東京電燈公司,經過1939年起半官半民的企業性質和二戰後佔領軍命令改成公益事業的過程,1951年成立向關東地區供電的東電,並上市股票,成為完全的私營股份公司。

20年後東電首個開始供電的核電站就是福島第一核電站,此後福島第二核電站和新舄柏崎核電站也投入供電,柏崎核電站還是世界最大發電量的核電站。

利益三角

壟斷關東的龐然電霸還是日本企業政治捐款的典範,以現經營層為例,每年政治捐款總額近600萬日元(約7萬美元),其中勝俁年捐30萬日元(約3600美元)、清水08年以後也升到30萬日元,東電大部分是捐給自民黨,但民主黨也有份。

龐大的東電也是政府高官退休前後謀職的去處,東電顧問石田徹便是前政府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長官。在菅直人內閣和輿論壓力下,石田4月18日才表明辭意。

福島核電站事故後,東電與政黨、政府的利益瓜葛不但是日本國民、國際社會廣泛懷疑日本政府和東電發表的數據、災情原因,而且東電也確有02年篡改核電站定期檢查記錄的案底。

四重災難

但儘管國內外不滿、不信東電,關東一都七縣卻沒別的選擇。不僅沒第二家可選擇的供電公司,而且十九世紀東京電燈成立以來,電源頻率引進德國50赫茲(Hz)的制式沿用至今,與關西地區二戰後引進美國60赫茲制式的「一國兩制」更是供電救援的屏障。

這種國際上罕見的一國兩頻率現象,令關東現在淪為東電「人質」,何時才能供電充足,東電還沒有一份像處理核電站事故那樣的工程表。今後關東夏天可能沒空調,關東人不得不準備對抗38、9度的高溫;企業可能開工不足,不少大企業正在策劃轉移或部分轉移關西地區,東日本遭遇了地震、海嘯、核輻射、停電四重災難。

國私爭論

福島等核電站所在各縣批評核電危及國家、國民安全,不應由民間企業經營,應該國有化。

內閣國家戰略負責大臣玄葉光一郎3月29日也承認國有化是一種選擇,「因為核能是國策,所以國家有承擔最終責任的必要」。

日本內外一些傳媒、輿論也贊成。英國《金融時報》以東電篡改核電站檢查記錄為例,批評東電濫用壟斷特權,指出日本核能行政脫韁。

受到國有化動向衝擊,東電股價3月底跌至59年來的最低點,東電大小股東強烈反對國有化。福島核電站事故令東電揹負難以預計的龐大賠償額,也令經濟團體連合會會長米倉弘昌公開表示經濟界反對國有化的立場。

一些日本輿論也認為國民沒有為私企負債買單的義務,於是菅直人內閣一邊急忙否定東電國有化,一邊承認核能行政應回到原點、重新檢討。

三菱總合研究所理事長小宮山宏4月6日在日本記者俱樂部演講說,經濟發展靠電力,曾作為二十世紀後期和二十一世紀前期重要電力來源的核能,經過福島核電站事故,得出了人類過分信賴核能、未曾預測這次災害的教訓。

他相信,福島核電站事故將加速開發自然能源,建議日本今後應偏重推動風力、太陽光發電等技術進化、發展自然能源政策

原標題 東京電力壟斷 日本官民受「綁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