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聞自由日 中國打壓媒體出現新特徵(圖)


世界新聞自由日,中國媒體人認為中國政府打壓媒體出現新的特徵, 而被失蹤的實習記者張賈龍到週二仍無釋放的消息。

作家長平
前難南都週刊編輯長平(網路圖片)


五月三日世界新聞自由日:我們要自由(Youtube/記者心語)

2011年5月3日是第二十個世界新聞自由日,今年的主題為「21世紀媒體:新領域、新障礙」。聯合國從1991年起,將每年的5月3日設定為世界新聞自由日,目的在於提高新聞自由的意識,提醒各國政府尊重公民的新聞自由和言論權利。

總部設在美國的人權監察組織自由之家,星期二公布2011年全球新聞自由報告,新聞自由度最低的國家依序為朝鮮(97)、土庫曼(96)、緬甸(94)、利比亞(94)、烏茲別克(94)、白俄羅斯(93)、古巴(92)、伊朗(91)、中國(85)、寮國(85)等國。新聞自由度最高的是芬蘭,評分為10。其次是挪威和瑞典,評分皆為11。

報告按照「法治」(legal)、「政治」(political)、「經濟」(economic)3大領域,為全球196個國家與地區評定新聞自由程度。分數在0至100之間,評分越低代表越自由,0至30為「(新聞)自由」,31至60為「部分自由」,61以上為「不自由」。自由之家認為,在過去的1年中,3大負向趨勢值得擔憂:政府藉發照與管理機制箝制媒體;極權政府更加嚴格管控新媒體,包括衛星電視、網路、手機。

目前在香港浸會大學擔任訪問學者的中國知名媒體人長平星期二向本 臺表示,過去一年中國政府不斷打壓新媒體:「新媒體給百姓帶來了新的話語平臺,但它同時也受政治權力和商業利益結合起來的制約。比如說新的博客和微博,實際上都是在兩種權利的交替擠壓之下,出現了一些新的控制言論的辦法。像微博在中國的情況和它誕生的時候,去中心化、反精英化,這些特點在中國變成了另一種中心化,精英化採取傳統的方式進行審查,話語引導等等,這些都是在中國出現的新的特徵。」

在過去的一年中,大批中國大陸的記者遭到打壓,從報導安元鼎黑監獄的龍志,到報導復旦大學18驢友被困黃山的殷玉生、龍燦,再到被辭退的長平,還有最近被當局找去調查的實習記者張賈龍,多位媒體人被迫離職引起了外界諸多關注。本臺記者星期二再多次致電張賈龍,但電話一直關機。據瞭解,張賈龍曾關注過趙連海案的開庭情況,同時也關注一些維權事件。

長平對此表示:「的確算是最嚴重的一次,很多媒體人失業或是被調離工作,或者是受到高壓不敢說話,這種情況的確令人很擔憂。在中國這一種幾十年訓練的寒蟬效應,就是發出訊號,現在採取這樣的方式仍然有效。所以尤其是在世界新聞自由日,我覺得這樣的事情應該引起更多的關注。」

曾任《中國海洋報》等多家媒體記者的浙江作家昝愛宗認為, 中國大陸的新聞報紙都是「官辦」,所以沒有競爭,更沒有新聞自由。只有正常的新聞競爭,才會有新聞自由,否則談新聞自由只是一種奢侈。新聞人當下的職責和熱情,就是爭取新聞自由,反對任何勢力剝奪這一自由。昝愛宗告訴本臺記者:「黨的喉舌都是佈告板、留聲機之類的,是被控制的。一旦黨報的媒體人都要求新聞自由了,那我們的自由就來得更快了。」

曾經榮獲聯合國頒發新聞自由獎的中國大陸資深媒體記者高瑜表示,大陸沒有新聞自由,想要實現這一目標仍非常遙遠。有網友回應本臺記者網上查詢對新聞自由日的看法時嘲諷地寫道:新聞自由?日!

近年來,中國的新聞環境持續惡化,據「記者無疆界」組織發表的2010年全球新聞自由度排名,在178個國家當中,中國居第171位。本臺記者星期二在新浪微博上搜索「新聞自由」卻出現:「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搜索結果未予顯示」幾個字。

在世界新聞自由日來臨前夕,維權網站民生觀察工作室負責人劉飛躍家日前突遭斷網,其服務商鐵通公司的答覆是,接到湖北隨州市綜合治理辦的文件,說他瀏覽非法網站,因此取締其網路服務。劉飛躍告訴本臺記者:「這應該說又是他超越底線的一個新動作,他們又向前跨了一步。我現在上不了網了,就說明當前中國的人權狀況越來越糟糕,新聞自由、網路言論自由正在大踏步的後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