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中國後 走一路感嘆一路(圖)

2011-05-04 10:36 作者: 余曉平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加拿大的那個家
作者加拿大的家

回到中國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了,這段時間裏一直行走於中國的二線城市,一路走,一路感嘆!

當飛機剛剛降落在北京首都機場的時候,有一種窒息的感覺,我感覺失去了兩樣人類生存最重要的東西——新鮮的空氣和完整的信息。也同時失去了人類兩樣最重要的感覺——安全感和幸福感。令人感到悲哀的是,這些日子一直走在那些過去曾經認識的,還有不認識的朋友們中間,經常聽到的是無奈的嘆息,人們對未來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一段時期以來,我的逃跑理論得到很多朋友的認同。自從移民以後,回國的心態有了很大的改變,過去我在路上開車,時不時地有軍車違章插到前面,面對擁堵不堪的街道,嘈雜的環境有一種煩躁的感覺。現在不一樣了,因為我覺得這個環境已經不屬於自己了。我已經盡我的努力將自己的家人以及那些願意出國的朋友一個又一個地弄到國外,他們現在和我一樣過著祥和的生活,我做了我該做的事,義務地幫助那些願意出國的人。也是做了自己能做的事,人生如此,死而無憾了。

我能夠體諒那些還沒有出國,或是不可能出國的人,那種心情我經歷過,眼看這個國家被些歹人肆無忌憚地糟蹋,自己又是那麼無奈,而且這個事實又不願意被別人點破,多麼悲哀的一件事情啊。問題是這樣,不可能人人都逃離這個環境,而現狀無論是否去點破它都依然存在。怎麼辦?只能靠大家的努力去抗爭,去爭取。然而很多人又沒有那個膽量,看著周邊的空氣一天比一天污濁,商場裡的物價一天比一天地提高。只能一邊罵著,一邊麻木自己,一邊急切地等待有人來解救自己,事實上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人只有自己才能夠救自己。聽一位朋友說,有本事的人都跑了,留下中國這個爛攤子怎麼辦?我說你這種思維就是太依賴別人了。

其實逃跑理論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我也從來不認為這能夠解決中國的現狀。更多的人不可能靠逃離的方式來解決問題,而逃離的人是為了更好地保護自己,沒有道理讓那些本來可以找到更好生活的人陪著你一起享受著污濁的空氣,尊重別人的自由是基本的道德。其實就我個人而言,逃離了這個環境才能夠更好地幫助別人,給那些願意讓我幫助的朋友提供無償的資源,包括信息和機會。這也是我到處去走走的意義,談論政治其實很少,大部分情況下都是談論如何出國,包括幫孩子辦理出國。

一路上受到博友的熱情招待,本人有言在先,不收錢財,不得使用公款吃請,對於一些出國的朋友進行義務指導,經常是幫別人解決了根本性的問題。有些人改變了行程安排,有些人改變了出國申請策略,畢竟我這裡是那種非營利性質的建議,應該有更強的可信程度。有朋友甚至勸我還是乾脆成立一個移民公司算了,當然這決不可能,即便是在國內掙了錢我也要捐掉,還是免費吧。

讓一些有條件的人走出去學習西方先進的東西是對我們這個民族有利的舉動,無論是散佈在海外的人,還是散佈在海外的錢,其實和中國都脫離不了什麼干係,中國的條件允許,這一切都是會回來的。這些人回來的時候帶來的不但是才能,更重要的是西方的理念。那才是引領西方社會走向富裕的根本。

那麼留在中國的人能做什麼呢?最重要的是要明辨是非,自己想辦法去獲取那些被屏蔽的信息,有了足夠的信息才能進行思考,自己去判斷正義與邪惡,對於邪惡的東西不合作是最好的抗爭辦法。那種自我的麻木實際上就是一種自殺的行為,而消極的等待也有同樣的效果。從我這些年的經歷來看,能幫自己的不是別人,只能是自己。

走了一路,一路都在感嘆,中國人真慘,慘在什麼地方呢?不是說沒吃沒穿的那種慘,因為現在生產力發達了,每個人的創造力加強了。慘就慘在到底是誰把自己弄得那麼慘還搞不清楚呢。對殘害自己的人,對殘害這個國家的人還奉為大救星呢。對那些造孽的人還沒有清算呢。你說前面的路該有多長吧,你看得到希望嗎?人的生命一年一年地過去,一代一代地過去,你還說要等,生命都沒了,那就更沒希望了。

留戀在加拿大的那個家,離開時候我家門口的路上櫻花怒放,天空湛藍,那才是正常的人應該居住的環境呢。 中國要是沒有大躍進,沒有大煉鋼鐵,沒有人害人,人整人,肯定也是這個樣子。

来源:余曉平博客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